Sils♪

高三卸lof,一年后见
Sils,叫阿汐就行
主业:瞎bb打游戏,喜欢小偶像小男孩小美女
副业:写点文
准高三狗随时失踪,更新看心情
爬墙如风,墙头多如草,目前实名吹爆💖九条天💖
主要是:凹凸/es/i7,什么都看,你主动我们就有故事

【瑞金】界限之外(杀手paro)


♪没什么质量的小片段
♪描写练习
♪对军械战术一类的一窍不通,有bug,情节白痴大家看看就好

霓虹灯一盏盏亮起,拉开夜晚舞台的帷幕,在混沌的黑夜中撕开一条缝隙,白日里安稳不敢作祟的黑色势力不再蛰伏隐藏,亮起爪子巨大了身形,开始了一天一度的狂欢。

金碧辉煌的大厅里挂着数盏水晶灯,切割成水滴状的吊坠连着细小的珠子旋转摇坠,灯光被折射成七彩的虹色,混在明亮的昏黄色中晃人眼睛。舒缓优雅的古典音乐丝丝缕缕地缠绕在人们周身,却掩饰不住一丝一毫的情色气息:女士的大红波浪裙边遮掩着绅士们的裤脚,背后是裸露的大片雪白,涂上寇红指甲油的双手搂着男士的脖颈跳着贴面舞,血色红唇喃喃着经不起推敲的甜蜜情话。

在这双人甚至三人成对的盛宴中,仅有的几个服务生就显得十分突兀了,他们低眉顺眼的端着酒杯在人群中穿行,却也不刻意隐藏自己的容貌——谁会拒绝一次美好的一夜情呢?

格瑞穿着制服混在服务生中——着实辛苦了些,他已经以垂眼避而不视拒绝了诸多暗示与邀请,因为他的容貌实在是过于出众了。普通的侍者工作服穿在他身上就显得十分挺拔,银发在头顶张扬的支棱着,垂下来一缕遮住了小半张脸,木槿色的眸子有如深不见底的潭水,没有一丝波澜,但又带着如凛冬般的锐利与寒冷,无论是谁被这样一双眼睛盯着都不会好受。格瑞借着四处行走的机会张望着——他在寻找今日的目标。

透明的落地窗就像分割两个世界的神秘结界,里面是灯红酒绿,外面就是沉寂的黑夜。

离这里不远处的大楼天台上闪过一抹金色。

“金,报告你现在的情况。”金发少年的耳麦中响起滋滋的电流声,不远处的格瑞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一切正常,好像还没人发现我。”金按着耳麦小声回答。

格瑞那边过了一会儿才回复:“五分钟后目标人物会去楼顶的最右边的房间,结束之后停车场回合。”

“知道咯。”金切断了对话。

天台很空,除了两个巨大的铁罐子之外没有可以躲藏的地方,金端着狙击枪跑去试了试,发现铁罐好巧不巧的能挡住他的身形,他又左右看看确认没有问题,就放心的待在这里了。

哎呀,可不就是天时地利人和吗。金有些得意的弯了嘴角。

距离目标人物出现还有两分钟。

夜色浓稠的像化不开的黑色颜料,又像蛰伏着的巨兽,它贪婪的侵蚀着浸入黑暗的一切物体,把世间万物都吞入了巨大的胃里。云层重叠着遮住了星光,在黑色的天空里留下斑驳的灰影。

夏日的夜间无疑是闷热的,虽然不如白天的骄阳似火,但潮湿黏腻的空气仍然带给金不小的麻烦,他全身上下都附上了一层薄汗,手心也有些汗湿了。偶尔吹过一阵晚风,但是令人惋惜的是它带不来任何凉爽,只是裹挟着闷热的空气滚了一遭而已,金只觉得风吹过之后更热了。

衣服是彻底汗湿了,黏答答的贴在后背上,勾勒出少年瘦削的身体,脊柱的念珠骨微微凸起 ,形状姣好的蝴蝶骨展翅欲飞。金的发尾也有些湿了,脸颊上偶尔滚下几滴汗珠,顺着脖颈落入衣服里消失无踪。金感觉自己手心里汗都像积成了水潭,但是他的手仍然稳稳的端着枪,一动不动。

准点准时,五分钟。

金从狙击镜里看到了目标的那个大胖子,他领着格瑞到了最右边的房间,看样子是想到落地窗前拉窗帘。

离窗口越来越近了。

金屏住了呼吸,手指紧紧扣住了扳机,他沉着的移动枪支,让红色的十字中心对准了目标的头部。

三,二,一。金扣下了扳机。

子弹穿过了玻璃准确地穿过了胖子的太阳穴。

在金扣下扳机的后一秒,他就已经迅速整理东西起立准备逃跑了。一个狙击手最危险的是好久就是在刚刚射击过后,因为无论之前隐藏的多么隐蔽,在子弹发出的那一刻就已经暴露了自己的位置,身处危险中。

金深知这一点,所以在他逃跑的过程中出现了追兵他也完全不意外。金尽量跑出s型躲避身后的子弹,但是说实在的,他并不是一个体力型战士,抱着一个狙击枪不可避免的拖慢了他的速度。为了避免被追上,金难得超常发挥,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一路从楼顶跑到隔壁的停车场。

当金抵达的那一刻,他熟悉的黑色轿车刚好发动引擎,马达发出沉闷的嘶吼声,随时就能出发。

“格瑞!!开天窗!!”金边跑边竭尽全力大喊起来。

金向轿车跑去,风带起了他的金发和汗水,在他耳边呼呼的吹。轿车横冲直闯起来,撞倒了追着格瑞来的追兵,然后突然加速,朝着金的方向直冲过来。

金毫不慌张,在快要撞上车头的那一刻突然一跃而起,一下子蹬上车头,发丝在空中划过好看的弧线,他动作连贯的又向前跑了一步,手撑着车顶通过大开的天窗跐溜一下钻进了车里。

天窗闭合,金稳稳的坐在了后排座椅上。

“好险啊格瑞,”金貌似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我差点就要被追上了诶。”

格瑞专心开车:“所以让你多跑步的。”

金有点不满的嘟嘴,他把枪卸下来放在一边,用还有些汗湿的手去摸格瑞的脸:“格瑞,你今天是不是去色诱的那个胖子啊?”

“……”格瑞没有回答。

“就是有嘛!”

“工作需要……把手拿开,看不见路了。”

“不要,”金难得生气,“太过分了格瑞,你都不给我亲,竟然还去色诱那个家伙。”

“回去给你亲,现在开车呢。”

—FIN—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