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s♪

高三卸lof,一年后见
Sils,叫阿汐就行
主业:瞎bb打游戏,喜欢小偶像小男孩小美女
副业:写点文
准高三狗随时失踪,更新看心情
爬墙如风,墙头多如草,目前实名吹爆💖九条天💖
主要是:凹凸/es/i7,什么都看,你主动我们就有故事

【瑞金】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01

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01

♪现代学pa,又名《误会犹如滚雪球》(闭嘴好吗)
♪因为忘记带oys的手稿回来所以提前发的新文
♪双向暗恋,双方面解读n个误会(x)
♪其他作品请戳头,你们的喜欢是我前进的动力
♪ooc,段子产物

♡金part♡

正是春季,万物复苏,少年少女春心萌动。

午时阳光正好,懒洋洋的晒着,午休时间老师都不在教室里,任由各个班级自己闹腾了。

金刚刚去了一趟老师办公室,现在跑着回去赶着参加狼人杀,途中经过高一的教室,转头一看发现高一更嚣张一点,大部分已经人去楼空回宿舍耍了,留几个人在教室里昏昏欲睡。

教室的窗子擦的明亮,金转头看自己在窗户里的倒影,没注意看路。

然后他一头撞进一个人怀里。

胸不是软的,我没有性骚扰。他有点庆幸的这么想。

金一抬头,看见的是格瑞,对方一手揽着他,一手拿着一份白色的信封。

“格瑞?”他有点惊讶,但是既然撞到的是熟人他也不准备道歉了,直接从格瑞怀里钻了出来。

他把视线移向人手里的信。

“你来的正好。”格瑞把手臂收回来,把信封递给了金。

金简直莫名其妙,一脸懵逼的接了过来。上下翻着看,就是一份很朴素的信封,摸摸厚度也不像是装了钱的样子。

“干什么的?”他抬头问。

格瑞指指窗户里,金转头去看。

外面光线太好,不容易看清教室里,金睁着眼睛看了很久才发现对面窗户边上坐了一个女生,正低头写作业。红头发冲天辫倒是很好认,金思索了一会,想起人家是生活部部长,学生会干事。

这又关他什么事?金还是不懂。

高一的学妹,信封,不该出现的地方……金摸着下巴想了想,恨不得给自己点个烟斗。

突然脑子里有火花一闪而过,他心里咯噔一下。

不会是情书吧?他吓得立马低头,信整整齐齐的没有多余的装饰,感觉还真的有点格瑞的风格。

“喜欢?”金也指指窗户里。

格瑞点头。

金不可置信的抬头,他上下打量格瑞:如艺术家精心雕刻般的英俊脸庞,带着若有若无忧郁的紫罗兰眼睛,丑不拉几的天朝校服平整了几分,仗着自己是学生会长不会被扣分就连着戴二十个小时的黑色头带都换了花纹,怎么看怎么像思春期少年。

好的吧,自己还没有拱到的白菜都要去拱别人了。

金的内心充满了绝望,简直比打算送格瑞的天山雪牛奶过期了还悲痛欲绝。

“我先回教室了。”格瑞站了一会就道别了。

金敷衍的嗯嗯了两声,继续想心事。

这可如何是好,金攥着信封看向格瑞远去的背影,他深深叹了口气。

金走到班级旁边的墙边上靠着,他拿着信封晃来晃去的玩,放在眼前挡了一点阳光。

格瑞这么出色,长这么帅,人又好,这情书只要一递出去那个女生肯定就会同意的,他可不愿意看到这种结局。

我喜欢了这么多年,凭什么让给别人啊?金心里莫名委屈,信封也越来越烫手沉重。

那我不给她就好了吧。

于是金决定满足自己的小小私心,转身把信扔进了垃圾桶。

♡格瑞part♡

格瑞觉得自己可能遭了水逆。

先从早上说起,起床收衣服的时候打翻了牛奶,连着旁边的头带也遭了央,然后又是两天前洗的校服仍然没有干,只好从衣柜底层翻出备用款。

这些小事先不说,现在连情路也不顺了。

格瑞闻着校服上散发出来浓烈樟脑丸味道,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艾比。

“会长!!拜托你!”她的手里拿着一封信,“能不能麻饭你转交给金学长?”

格瑞在心里默默的说不能,但表面上仍然不做声,他在认真思考拒绝她的借口,并且不显僵硬。

答应吧,怕金就同意了,从此真的变成了单相思,不答应吧,又怕被副会长安迷修拉去骑士道教育,可真是左右为难。

“就这一次!”艾比已经叨叨絮絮讲了很久了,她再一次央求。

背着她偷偷扔掉好了。格瑞想了想,叹了一口气,他朝着艾比伸手:“给我吧。”

在那一瞬间,格瑞看到她的头发一下子上竖。

“说好了说好了不能反悔啊。”艾比迅速把信封塞给了格瑞,她不放心地再三叮嘱。

格瑞点头,看着她一蹦一跳回了教室。

那么接下来,就是要找个……

他刚刚转身,金就撞到了他怀里。

垃圾桶。格瑞一手拿着信件,一脸冷漠。

销毁失败,他也不好敷衍,把信封递给了金,指了指窗内。

金明显不明白,这让他稍松一口气。

“喜欢?”金看了很久,然后向他发问,指了指教室里的艾比。

确实是喜欢你。格瑞点头。

他挺担心的看着金的表情,希望能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丝不情愿,但是他的解读能力并不过关,只看出了金的忧心忡忡。

可不得了,格瑞有点后悔为什么当时没有早点离开,他觉得金是在思考要不要答应,他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艾比确实可爱又讨人喜欢,金也没理由拒绝。

再说……格瑞回想了一下金刚才的动作,他记得金可是看了很久的,没有人能保证金对艾比没有一点喜欢。

格瑞约想越心塞,他觉得下一秒金就可能当着他的面拆开信封然后大声朗颂三句话的情诗,接着冲进教室接受艾比的表白。

人生真的好难,格瑞想。

——tbc——

作者的碎碎念:
这是一个我自己都被笑到的脑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虽然我是理科生但是语文真的好博大精深,所以想写一个因为省略句引发的连环血案,于是有了这篇文。
希望大家喜欢www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