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s♪

高三卸lof,一年后见
Sils,叫阿汐就行
主业:瞎bb打游戏,喜欢小偶像小男孩小美女
副业:写点文
准高三狗随时失踪,更新看心情
爬墙如风,墙头多如草,目前实名吹爆💖九条天💖
主要是:凹凸/es/i7,什么都看,你主动我们就有故事

【瑞金】昼与礼赞 01-03

【昼与礼赞】
人类格瑞x幽灵金
后续戳头

1.
    格瑞时常做梦,大多是噩梦。

    他常梦到有黑色和红色侵蚀他的世界,所见之物都腐朽化作灰。有人在他耳边怪笑,像嘲弄也像怜悯,由近及远的,由左至右的,四周都是笑,好像有什么荒诞的事情在发生。

    他四下望,全是空虚的黑,红的血色扭曲成怪异的形状,使人头晕目眩。
   
    然后他视野所及的最远处有一点点蓝光晕出来,它推开红与黑,慢慢移过来,直到包裹他的整个身子,像太阳般温暖的包裹住他。隔绝了可怖的笑声,格瑞仿佛听见有人在喃喃,像轻颤的树叶,又像勾动琴弦的手指。

    蓝色的光团就是他存在的乌托邦,安适舒心又快乐,整个世界都被它所净化,只留下朦胧的洁白。

    白色像青空中的云团那样浓厚,金色的出现有如夕阳予他的加冕,晕着红又出现了。

    神明降世于此。

     随后的天使吹着圣乐,神明的身后爆发出强烈的金色光芒。

    他不得不闭上了双眼。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他的世界再归于一片黑暗。

    再没有蓝光了。

    每当这时,格瑞就会从梦魇中惊醒。他的母亲的脸就会出现在眼前。她穿着白色睡裙,像游离于夜晚间隙中的幽灵。她端着烛台,微弱的烛光仅照亮她半边的脸,火光忽明忽灭。

   格瑞没来由的觉得渗人,他想躲。

   “可怜的孩子,”她在格瑞额上落下一吻,“神明保佑你。”

    他再次闭上了眼睛。

2.
    清晨的庄园自太阳还没升起就喧闹起来,女仆们拿着清洁工具清扫每一个角落,后厨叮叮当当地响起餐具的碰撞声,茶与烤面包的香味混在一起,腾腾散开。挂在墙上的铃铛不时响起,昭示某位主人睁开眼睛。

   格瑞前夜又做了梦,所以起床迟了些。当他下楼去客厅时,他的父母已经放下刀叉了。

    “早上好,格瑞。”格瑞的母亲坐在椅子上抿嘴笑,不同于夜晚的森然,现在的她才像真正像一位贵妇。

    一边的男仆为格瑞拉开了椅子,他直接坐下了,照常道了早安。

    格瑞的父亲在对面看报纸,他把报纸下移了些,露出了他的金丝框眼镜。他点了点头,算是回礼。

    格瑞想去拿刀叉,手刚伸出去就被母亲嗔怪的眼神挡了回去。

    他想起他忘记了什么——是餐前祷告。他的父母都是忠实的信徒,但格瑞并不是,他常常对此存疑。

    年幼的他坐在母亲的怀里,听着头顶传来的福音书,渺远又虚幻的,勾出一个他从未知晓的世界。

    不远处的教堂传来当当的钟声,一声接着一声,惊起尖顶上的一群飞鸟。

   他拽着母亲的袖口问:“真的有神存在吗?”

    母亲温柔地回答声还在耳畔:“有的哦,神会怜悯每个人。”

   “可是……我能看见。”他的眼睛看向远方,凝视着某处,喃喃说:“黑色的,寒冷的……幽灵。”

    母亲的手蓦地捂上了他的嘴,她不知为何开始慌乱,声音尖利得像濒死的哀叫,她急忙说:“嘘,格瑞,嘘!别说话!”

    格瑞默不作声了,即使他并不知发生了什么,他感觉母亲的手臂勒得他生疼,他靠着的身体变得僵直冰凉,还在颤抖。

    过了一会儿,等她平静下来,声音又归于温柔。她轻轻拍了拍格瑞的肩膀,小声说:“只是神明忘记暂时忘记你了,你是受眷顾的。”

   是吗?

   他在心中发表疑问,但格瑞并不讲话,只是把眼皮合上了。

    钟声仍然响着,如灰涩的微明的歌,回应着他内心的疑惑。

    格瑞闭着眼睛,在内心默念着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的祝词。他并不感激每一顿来自神明赐下的饭食,也不指望神保佑他一天顺利,一切只是做给父母看的仪式。

    在他吃早餐的时候,母亲在看一本诗集,是他没见过的封面。

    “是新出的吗?”他随口问了。

    “昨天我去教堂的时候,神父给我的。”母亲合上书回答说,“说到这个,我的孩子,你还在做梦吗?”

    “是的。”

    “昨天——我去教堂的时候,和神父提到过你的事。”

     母亲摆摆手,站在她旁边的贴身女仆就先离开了,过了一会捧着一个珠宝匣子过来,把它递给格瑞。

    格瑞接过它。是一个沉甸甸的金属匣子,上面雕了花,像极了教堂的壁画。打开匣子就看见了放在天鹅绒上的银色十字架。

    “神父说,十字架或许会保护你。”母亲温柔的笑,她鼓励格瑞说:“戴上吧。”

    格瑞拿起它仔细端详,是古老的质感,银色有些灰蒙蒙的暗,冰凉又沉重。顶部挂着长长的链子,只有拇指大小的架身雕刻着细小精致的藤蔓,在层层叠叠的藤蔓中间嵌着一颗蓝宝石,尤为清澈透明。

    格瑞觉得一阵心颤,他感觉这蓝色似曾相识,柔和又明亮,透彻又瑰丽,似乎见它在遥远的将来,或在临近的昨日。

    鬼使神差般的,他把这条项链挂在了脖子上。冰凉的感觉隔着衬衫传到皮肤上,格瑞感到异常安心。

   “愿神明保佑你。”

3.
 
    格瑞知道,他是与众不同的,他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比如幽灵。它们大多保持着死前的惨相,浑身冒着黑气,沉默地阴森地站在远处盯着他,有少数会向他撞来,一次次散开又重新聚合,在他面前摆起狰狞的鬼脸。

    刚开始他还有所惧怕,但是很快他就学会了无视这些家伙,他的适应能力强的惊人,也因此他活的还算正常,他完美融入了一般人之中,从未被发觉过——除了他唯一一次的漏嘴。

    “我们的格瑞……是通灵者呀。”

    他记得那日父母手中掉落的银叉,在地上发出的撞击声宛如斩首前的响铃,烛台噗的熄灭了。

    他记得那日母亲难看的微笑和父亲紧锁的眉,和数月之后广场上的火刑。

    他记得母亲牵着他的冰凉的手,和能够灼伤眼睛的漫天的红,人们的目光狂热又呆滞,他们看着熊熊火焰中若隐若现的金色欢呼,格瑞好像听见了哭泣的声音,但很快就被人们的嚎叫淹没。

    “烧死他!烧死他!……恶魔的仆从!”

    在灼热的火焰面前,格瑞感觉到了彻骨的寒冷。

    “看见了吗?”母亲的声音轻轻的,传出又被风吹散,“别说,格瑞……别说。”

    大风吹过这荒诞的小镇,火焰被吹的歪歪扭扭,张牙舞爪好像巨兽,灼烧的木炭扬起明亮的火星,弥散在空气中洋洋洒洒,闪着闪着就灭了,宛如繁星坠落。

    在母亲微弱的叹息声中,格瑞恍然看见了一抹温柔熟悉的蓝。

作者的碎碎念:

这是我第一次构思这么一个故事,灵感来自一篇散文《废墟》。这篇将是一点也不甜的小破文,不会很长,国庆假期就能搞完。

结果到现在金宝还是没有正式出场😂

如果你们能领会到一点点我想表达的绝望就好啦

评论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