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s♪

高三卸lof,一年后见
Sils,叫阿汐就行
主业:瞎bb打游戏,喜欢小偶像小男孩小美女
副业:写点文
准高三狗随时失踪,更新看心情
爬墙如风,墙头多如草,目前实名吹爆💖九条天💖
主要是:凹凸/es/i7,什么都看,你主动我们就有故事

【瑞金】昼与礼赞 04-06

人类瑞x幽灵金
前篇后续戳头

4.

    不知是否是心理作用吧,格瑞觉得自从有了这个十字架开始噩梦就少了很多,就连幽灵都开始离他远去,难得看见几只,大多看到他就跑远了,就好像他周身多了一层保护套一样,隔绝了世界的恶意。

   总之是好事,格瑞这么想,这也让他更加接近正常人——毕竟没有人会想在享用下午茶时看见一只断头鬼。

   今天是与艾比小姐的会面,母亲邀请她来庄园做客。

    “要我去么……不好吧。”

    格瑞婉言拒绝了母亲让他招待客人的邀请。

    但是他的母亲并不介意,只是用扇子掩住嘴笑:“不用担心。”

    “那孩子的未婚夫……三年前死了,估计到现在还没缓过来呢。”

   
    花园里在举行茶会,草地上摆着圆形的欧式茶桌,桌子左边是红茶罐,右边是白瓷茶壶和三只茶杯,中间是装满点心的甜点架。

    桌上的花瓶里插着今天刚刚换好的鹅黄色鲜花,还有几点水珠落在花瓣上。花的甜香和浓醇的茶香混在一起,丝丝缕缕如最精致华美的丝绸,悄悄的撩拨着神经。

    格瑞对甜食没有什么兴趣,他看着面前的奶油觉得发腻,倒是母亲和艾比十分受用。

    他自己挑了一只杯子倒了半杯红茶,褐色的茶汤在白瓷杯中轻轻晃动,荡起一圈圈波纹。

    格瑞端起茶碟小小的抿了一口,略带苦涩的茶香被柠檬的清香盖住,从舌尖蔓延开。

    “艾比小姐可真喜欢吃芒果蛋糕呢。”母亲看着艾比把最后一口奶油送进嘴里,她无心提起。

    她不好意思地摆手:“其实我也不是特别喜欢……只是他喜欢。”

    他。

    格瑞听见了,他略一思索——是那个三年前死去的她的未婚夫。

    “艾比不用勉强嫁给我的哦。”

    在艾比的记忆里,那个一直笑的灿烂的少年经常对她说这样一句话。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可能是坐在围墙上,可能是跨在树丫上,也有可能是站在小溪边,他比艾比高一个头,小小的艾比总要抬头仰望他。

    “不会勉强呀——我很喜欢你。”那个小小的她会急忙辩解。

    然后那个少年就会很高兴的笑,走到她旁边摸她的头,一下一下帮她顺她不算服帖的红色长发。

   “我和艾比不一样,”他缓慢的继续说,“我是被神遗弃的孩子,和我在一起艾比也会受牵连的。”

    “有什么不一样呢?”

    “我不能说哦。”他温柔的回答她,帮她重新梳起头上的辫子,“艾比以后会遇到比我更好的人的。”

    “而且,我把艾比当妹妹。”

    之后他会恶作剧般的把她的头发扎成小球,然后哈哈大笑。

    艾比伸手去摸自己的头顶,然后佯装愤怒的踩着小皮鞋追着他跑,他乐得陪她闹了,草地上回荡着他们欢快的笑声。

    但是所有美好毁于那场火。

    不管是温暖的笑容还是高兴的笑声都被烧的一干二净,在木柴的噼里啪啦声中变成了她来自灵魂的悲伤号哭。

    再也见不到了,她爱的少年。

    那日之后,她的头上别起了黑纱。

    “……是那个孩子吗?”母亲轻轻的提问。

    艾比的脸上不见了笑容,她端起茶杯挡住了嘴:“是的。”

    “他……唉。可惜。”

    “以前去教堂还经常能看见他呢。”

 

    打破沉重气氛的是前来送信管家,他端着托盘,上面是一封古旧的盖着火漆印的信。

    “抱歉打扰您,”他把托盘低到格瑞眼前,微微弯腰,“有您的信件。”
   
    格瑞觉得奇怪,他想不出有谁会给他送信他满肚子疑问的接过,拿起开信刀划开信封。

    信纸是羊皮纸,边角都有点泛黄发黑,像是穿越了数万年的光阴来到这里似的,沉淀了默然的时间。

    信上没有署名,只有短短一行字:

    “去月光下看看十字架吧。”
  
    格瑞的心扑通扑通跳起来,他预感有事情要发生了。

5.

    会发生什么呢?

    格瑞睁着眼睛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消磨时间,他在等。

    直到他确定父母已经睡着了才起身,他赤着脚走到窗边,木质地板发出细微的咯吱咯吱的摩擦声。

    格瑞拉开厚重窗帘的一条缝隙,今晚月色很好,朦胧的像雪纱,缥缈缈的在夜晚铺了一层又一层,窗外的树叶被镀上了银边,闪着光。

    格瑞深吸一口气,把十字架迎着月光举了起来。

    然后那颗纯粹的蓝宝石闪了一下,格瑞看见了奇迹。

    宝石发出了柔和的白光,开始还是一缕一缕的,后来就渐变成了一团。温温柔柔的,看起来软乎乎的,像冬日的暖阳。

    格瑞想起了那无数次的噩梦。

    白光中他看见有人出现了,和他差不多大的十六七岁的年纪,穿着简单的小西服,梳着一头闪亮亮的金发,他睁开的充盈着笑意的眼睛就和十字架上的蓝宝石一模一样。

    他悬在空气中,身体有点透明。

    格瑞知道他是幽灵,但他和自己之前见过的是不一样的,没有幽灵能给他带来温暖的感觉。

    是天使降世吧,他想。

    幽灵少年一点也不奇怪格瑞能看见他,他背对着月光站着,对格瑞摆手笑:“你好,我是金。”

    在深沉的夜里,丘比特拉开他的弓弦。

6.

   “嚯,让我看看……这是什么书呀?”金没有实体,他就在空中到处飘,他绕着格瑞的脑袋转圈,凑过来看格瑞手中的硬壳书。

    格瑞不觉得他碍事,他知道金只有夜晚能和他在一块,所以格外珍惜这一会会的时间。

   “是我母亲带回来的诗。”他翻过一页,“都是教会里赞美神的,没什么好看的。”

    金似懂非懂的哦了一声,但是他对神这个词好像很感兴趣,他坐到了格瑞椅子的把手上面,说:“我想听诶,格瑞读给我听?”

    “我不喜欢读这个的……我给你换一本吧。”

    “格瑞不喜欢的话就算了,和我聊聊天就好了。”金倒是无所谓这个,他本来也只是想和他多说会话而已。

     格瑞有些无奈了,他实在不会聊天,他想了想,还是找了一本书过来:“我给你念诗吧。”

     金笑嘻嘻的坐好了,他喜欢这个时候,格瑞垂着眼帘,用轻轻的话语念诗,只给他一个听。

     I have learnt the simple maeaning of the whispers in flowers and sunshine——teach me to konw thy words in pain and death.

    格瑞慢慢的讲话,他知道这首诗是什么意思,但他怕金不明白,他慢慢,慢慢的念,像情人的喃喃低语。

    金好像听懂了,有好像没有懂,他只是睁着眼睛看着远处,不知是在发呆还是想心事,他前后晃着腿,享受这难得静谧的夜晚。

    书桌上放着一盏烛台,橙色的火焰跳动着,照亮一小块的黑暗,浅黄色如味甘的上好佳酿,沉沉晕晕的散在空气里。

   

    “格瑞也让我多晒晒月光呀,我也想白天和你一起出去。”

    “好。”

作者的碎碎念:

沉迷打游戏结果更新晚了,我忏悔。

这次让金宝出场啦啦啦啦啦,只要他还在就会很甜哦(暗示)所以下一次还是甜的,大概吧,看我写到哪里。

诗取自飞鸟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查查看。不要在意时间了,反正这篇的宗教设定也是我瞎掰的,大家当半架空看就odk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