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s♪

高三卸lof,一年后见
Sils,叫阿汐就行
主业:瞎bb打游戏,喜欢小偶像小男孩小美女
副业:写点文
准高三狗随时失踪,更新看心情
爬墙如风,墙头多如草,目前实名吹爆💖九条天💖
主要是:凹凸/es/i7,什么都看,你主动我们就有故事

【瑞金】昼与礼赞 09-10

人类瑞x幽灵金
前篇后续戳头

09.

“起床啦格瑞——起床——”

金一大早就出现了,几乎是才刚刚破晓,他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在格耳边叫了。他不敢太大声,像耳语一般用气音说话,语调拖得很长。

格瑞在金唤他的第一声时就醒过来了,他又躺了一会儿才睁开眼睛。

“早上好,金。”

“早上好!”金坐在床头,背着光朝他笑。

金和格瑞约好了在今天去教堂,金是不需要过多打扮的,反正也没有人看得见他。格瑞的衣橱中的礼服也多是黑白灰,没什么好选的。

因为今天起的实在是早了些,父母都是没有起床,格瑞下楼时还能看见提着扫除工具,慌慌忙忙跑过的女仆。众多仆人们也因他的突然早起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却又有条不紊地准备好了早饭。格瑞心安理得地享受了一顿不用餐前祷告的早餐。

“我出门了。”格瑞抽出餐巾抹去嘴角不小心粘到的沙拉酱。

年迈的管家就站在他旁边,他躬身说:”我会转告老爷和夫人的,需要为您准备马车吗?”

格瑞站起身走向大门,门口有男仆递上礼帽和黑色手杖,格瑞伸手接过了。

“嗯,去人少些的教堂。”

路上还算平稳,只有几次遇到了坑洼和小石子才颠簸一下,虽然只有格瑞一个人,但车厢也十分宽敞。座位上铺着红色的天鹅绒毯,看起来软乎乎的,中间有一张小桌子,上面放着几样点心。

金坐在格瑞旁边,他显然兴奋极了,并且对桌上的甜食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格瑞并不讲话,他不知道马车厢的隔音效果如何,万一被车夫听到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金也理解,所以大部分话都相当于他的自言自语,偶尔会抛出几个问题,但之后他就立刻自己回答了,根本不用格瑞开口。

车行不多会儿就到了教堂,它停在路边。格瑞打开门走下来,抬头压低了帽檐,挡住了照到眼睛的清晨阳光。

他抬起头,打量着眼前陌生的建筑,庄园附近有很多教堂,这是格瑞一向所知晓的,他也和母亲去过其中的不少,但这一处却是他从没来过的。或许也来过,但已湮没于他的记忆中了。

金与他并肩站着,遥遥看向还有一段路的教堂大门,露出了一种怀念的微笑来。

“很久不来了吧。”

“什么?”格瑞反问。

“没什么。”

通向教堂还有一段小路,地上铺的石板刚刚去了晨雾,仍留下一丝潮气。石板被人磨得光亮,无数人曾带着愚笨的虔诚从这里走过。石板缝里因疏于打理长出了几根杂草,路边长着些野花,叶片上还带着露珠,水珠滚过时叶子被微微压低,又飞快弹起来,露珠在阳光下像剔透的水晶。

教堂看起来有些时候了。外墙壁上掠过漆黑的水痕,平添了许多皱纹。白色的罗马石柱泛上古朴的黄,柔和地沉淀了光阴,浮雕倒是被人擦得光亮,柱子或者是尖端上停留着几只白鸽,它们悠闲地自由踱步,不被生人影响。钟楼上静悄悄的,十字架在屋顶上兀自伫立。

金与格瑞一路走来都没有遇见人,这让格瑞产生了不小的疑惑,仿佛这里隔绝了人界,人们有意回避,或是刻意遗忘。

在他们将要走到门口的时候,教堂沉重的雕花石门被缓缓推开,里面有人走出来了。

格瑞认出了其中一个——是艾比,她今天打扮得十分庄重。在她旁边站着的还有一个女子,看起来比艾比年长些,大约20多岁的年纪,提着小洋伞,穿着层层叠叠的粉红色洛丽塔,黑色的长发挡住了眉毛,一双海蓝色的眸子似笑非笑的盯着格瑞。

艾比也认出他来了,她有些吃惊,上前两步提裙行礼:“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格瑞先生。”

“日安,艾比小姐。”他行了脱帽礼,又转向旁边微微鞠躬,“您也是,女士。”

黑发女子没有弯腰,她直挺挺地立着,眼睛把格瑞上下打量了个遍才慢悠悠的开口:“我记得我见过你,格瑞先生。”

“你来这里干什么?”她紧紧逼问,眼角高高挑起,看着格瑞的眼神严厉的几乎要将他洞穿。

格瑞不明白她突然的敌意从哪里来,但这个问题几乎把他问愣了,他难得觉得嗓口干涩。

“我来做礼拜。”他回答。

他看见女子眼中有一抹希望突然破灭了,转而漫上了些愠怒,她脸上笑意更浓了,说话像尖锐的嘲讽:“这里可不适合礼拜,先生。有亡灵沉睡于此。”

格瑞只能无言,他惊愕的听着。他感觉女子的话意有所指,但他又回想不起一丝一毫。

艾比伸手去拉女子的姬袖,她皱着眉,无奈的劝说:“好了凯莉,他不知道。”

凯莉的眉毛高高挑起,她闭嘴了,但脸上仍然带着几分讽刺,她盯着格瑞又看了几秒才低头撑开小洋伞,伞面挡住了格瑞的视线,也挡住了凯莉的表情。

“我们走吧。”她兀自踩着小高跟哒哒的走了,艾比跟在她身后离开。凯莉目不斜视地走过格瑞旁边,在他们擦肩而过的瞬间,有一句话若有若无的传进了格瑞耳朵里:

“你何时才想的起来呢?”

这一句话直直地把格瑞钉在了原地,他的眼睛募地睁大了,仿佛瞬间陷入了茫茫之中,周围全是他记忆的走马灯,他此时才发现了某一处的缺失,心底好像有什么要破土而出。

在格瑞看不见的身后,金看着两个女孩笑起来。他伸出虚无的手,松松地环住了她们,荷叶边的衣角穿过了他的手臂。

金毫不在意,他用一种极轻的随时能飘散在风中的声音说:“好久不见,凯莉艾比。”

金把沉浸在回忆中的格瑞喊醒已经是五分钟之后的事情了。金有些嗔怪地笑,俏皮的眨了眨眼睛,轻轻推了推格瑞:“想什么呢?这么认真。”

格瑞眼中还有未褪去的茫然,他目视着不远处的石板,顿了顿说:“我好像忘记了很重要的东西。”

金保持着他一贯的乐观,回答说:“不用刻意去想,它总有一天会回到你身边的。”

格瑞想了一会儿,他觉得金说得没错。

他的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但很快被他压下去了。

格瑞抬眼,看见金仍然耐心地注视着他,心中突然涌过一股热流——好像就是他无数次地停驻,也总有人在等待他一样。

“你说的对。”他握紧了手杖,“我们去里面吧。”

这里确实被人遗忘很久了,大厅中的木椅上都落了一层灰,只有一张椅子——想必是刚才两人坐过的——还算干净。两边开着圆顶的大扇窗户,每一粒尘埃在阳光中都散发着碎金的光芒。正中的雕像后有两扇彩色玻璃窗,窗台上有几只正在梳理羽毛的鸟。

金似乎对这里很熟悉,他甚为欢喜的到处飞着看。

“凯莉是不是很凶呀?”他突然没头没尾地问。

格瑞刚刚挑了干净的木椅坐下,他把手杖斜斜的靠在椅子边,低头脱去了他黑色的手套。他回想了一下那个女人凶巴巴的脸,不置可否:“还行。”

金绕着大厅的穹顶看了一圈,他对着壁画研究了很久,发出了满足的叹息声。

“凯莉其实人很好的,就是嘴不饶人——她的圣歌唱的很好听哦。”

“唱诗班?”

“对,她和我一起的。”

金落在格锐的对面,原地转了个圈,狡黠地眯着眼睛笑,后面的阳光透过玻璃,五彩斑斓得模糊了他的轮廓,像梦境中一样。

金双手十指相扣着放在脸颊旁边,他睁着湛蓝色的亮晶晶的眸子看着这教堂中的唯一一人,脸上泛起了红晕,他的嘴角无法控制的上扬,绽开一个灿烂的微笑。

“要听我唱圣歌吗?”

格瑞欣然点头同意了,他靠着椅背坐直,眼神温柔地落在面前的少年身上——他的眼睛不知什么时候合上了,睫毛如在花朵上停歇的蝴蝶的美丽翅翼一样微微颤动,于他的眼脸上投下一小块的阴影。

他的神情安然又虔诚,小心翼翼像在为人呈现稀世珍宝,他的身后飘荡着的尘埃混着暖和的日光,成了天使落下的柔软光羽。

格瑞静静坐着,他好像回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

曾何几时,他也坐在这儿,听着一位少年口中吟唱出的神之爱语。

10.

教堂后有一个小树林,那里的草生得极好,总有孩子会在里边嬉戏,但今天是安息日,孩子们大多被父母抓去做礼拜了,到不见谁的身影。

“金——金——!”

黑发少女气呼呼地在草地上跑过,口中还喊着一个人的名字,她粉红的带荷叶边的裙角急得打旋儿。

少女还带着些稚嫩的声音穿过层层叠叠的树木传入林中,过了不多会,林子里也传来了拖得长长的应答声。

“我在!凯莉快来——”

她听到声音后停驻了一会,大概辨认了方向就跑进树林里了,她猜测金应该在他们常去的大树根那里——雨后他会去那里采蘑菇。

凯莉老远就看见了金显眼的闪耀着光泽的一头金发,他和艾比一起背对着她蹲着。

凯莉有些无可奈何,她知道金肯定又在偷懒了,她加快了脚步,一边走过去一边说:“干什么呢你俩?怎么这么喜欢逃礼拜。”

俩个人同时转过头来,眼眸里都闪着兴奋的光。金先向她打了招呼,然后就着蹲着的姿势往旁边蹦了两步,露出了一个人——

这场景实在是有些好笑了,一个贵族家的小少爷面无表情的坐在草地上,冷眼看着前面一大一小两个人笑的像个傻子。他穿着黑色的小西服,银发半长,紫色的眼睛平稳地注视前方。

“是谁家的孩子?”她第一时间转头去问了金。

“不知道啊,我们来的时候他就在这里啦。”

“因为他一动不动我们就来看看他。”

“不是故意要逃礼拜的哦。”

“本来以为这里没人的。”

金和艾比争着七嘴八舌的回答凯莉的提问,他们的声音又大语速又快,两人说着说着还咯咯笑起来,乱成一团。

凯莉好不容易勉强弄清楚了事情的缘由,说白了就是因为他们偷偷溜出来的时候发现了陌生的孩子。

“那现在怎么办?要帮他找找家人吗?”金站起身,拍掉身上沾到的草屑,“一直让他在这里也不是办法。”

凯莉现在才想起她的本来目的:礼拜结束之后是要进行扫除的,修女们在组织唱诗班的孩子打扫卫生时发现少了几个,催她来看看。

“那好吧,艾比要和我回教堂。”凯莉略一思索点头同意了,她无视了艾比不情愿的叫嚷声继续说,“金你带他去门口看看吧。”

格瑞看着眼前的陌生少年,他比自己要大不少,但是笑容却不收敛,就像温暖的阳光那样灿烂。他在对着两个女孩的背影用力挥了挥手,然后转过身再次蹲下了。

“你好,我是金。”他眯着眼睛笑,格瑞能平视他的眼睫毛——在阳光下是灿烂的金黄色。

“我带你去门口吧。”他朝着格瑞伸出右手,手心向上摊开在格瑞面前,他的左手放在膝盖上,指甲盖修剪的整整齐齐,圆圆的泛着粉红。

“……”格瑞没有说话,他直直的看着金,似乎实在分析金是否值得他相信。

金耐心地等,他仍然微笑着。

金觉得孩子毕竟还是孩子吧,他回忆了一下姐姐是如何照顾自己的,他想起她温暖的手,补充说:“需要牵着我的手吗?”

格瑞终于发话了:“不要。”

他无视了少年对他伸出的手站起身,金这时才看清楚孩子全部的样子,他板着脸,身后还有厚重的黑色披风,古板的像个大人。

“没关系。”金丝毫不觉得尴尬,他收回了右手,撑着膝盖起来了,低头看向矮了他一大截的孩子,“第一次来这里吗?我送你去门口吧。”

格瑞没有理由拒绝他确实需要的帮助,他冷淡地点了点下巴。金觉得他真的像极了贵族老爷,连神态都像,他有些好笑地抿了抿唇角,提步走了,格瑞跟在他后边。

一开始是金蹦蹦跳跳的走在前边,但是他的步子对于格瑞来说大实在是大了点,这使格瑞有些吃力。金很快察觉了这一点,他不再跑跳了,转而开始刻意放慢了脚步,他走两步还会回头看看,查证一下他是否把孩子搞丢了。

从小树林穿过教堂去门口其实不远,但金不能这么做——他可不想被修女抓个现行,所以他只能带着格瑞绕远。

他觉得路程过于漫长了,身后的孩子也和个闷葫芦似的不讲话,金不喜欢这种安静。

“我是格瑞。”银发的小少爷突然发话了。

金略略惊喜了一下,他飞快的回答了:“你好啊格瑞,你第一次来这个教堂吗?”

“……”

“应该是第一次来吧,不然你肯定会认识凯莉的——她可是很受欢迎的哦。”

“这里平时没有什么人来的,也就是安息日人多些。”

格瑞的一句话就像一把钥匙,直接打开了金的话匣子,他也不在意格瑞是否会给他回应,自娱自乐般的讲着一些关于这里的小事。

格瑞跟在他后面静静地听,他一向喜欢安静,但是不知为何,他无法斥责这个头发丝里都装满了快乐的少年。

作者的碎碎念: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晚了好久十分抱歉!!!!爆字数了所以还是没写完三章…………我这样下周真的能完结吗……

还有一段回忆杀,很快就可以写完了!!!

官爹的傻白甜金实有点惊到我了……。我还是坚持我对金宝的理解,他积极向上乐观开朗,重情义重朋友,勇敢且敢于冒险,他不会吝啬自己的善意,但也不会毫无底线的相信他人,他有自己的小聪明。

怕会被骂。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