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s♪

高三卸lof,一年后见
Sils,叫阿汐就行
主业:瞎bb打游戏,喜欢小偶像小男孩小美女
副业:写点文
准高三狗随时失踪,更新看心情
爬墙如风,墙头多如草,目前实名吹爆💖九条天💖
主要是:凹凸/es/i7,什么都看,你主动我们就有故事

【瑞金】我们本来就相爱 03(史密斯夫妇au)

前文戳头
其他作品见归档

03.

金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

他本来没有定闹钟,打算日夜颠倒直接睡到下午,却在上午十点半时被叫醒。他的手机铃声是默认的流水,叮叮咚咚的响,由慢渐变到快,声音也越来越大。他随着柔和的音乐迷瞪地做起,努力伸长了手去够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他眼睛酸涩得无法睁开,像盲人摸象似的胡乱找了一通,才摸到手机。金的手触到了带了些微凉的的金属仪器,怕冷似的一缩,又倒回软软乎乎的被子里。

金看也没看就点了接通,声音还带着些未睡醒的模糊:“喂……?”

“喂,是我,凯莉。”

金含含糊糊应了一声,他知道凯莉肯定有事找他,但他还是选择在被子里蹭棉花。

“你不会还没起床吧?”那边调笑了一句,没等金回答她就接着说,“该起来了帅小伙,准备你的好家伙,我们今天出发。”

金应答了一声,喉咙口发出意义不明的叹息,他挣扎着睁开了眼但又很快闭上,他问:“这次在哪里?”

“a国海边,后天傍晚。目标是来自m国的一队du贩子。”

金深吸了一口气,他一下子睁开眼睛,眼中再无半点困倦,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

“知道了,马上见。”

“一会儿我去接你。”凯莉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

金坐起来后就不再留恋被子的柔软了,他开始一件件找衣服——有几件被他踢到床下去了,落了一地,这倒是使他忙活了好一会儿才穿戴整齐。

接着金就趿拉着拖鞋去卫生间洗漱,不一会儿就叼着牙刷出来,头仰着去了厨房,他在烤面包机里放了两片吐司,再飞奔回去吐掉口中的甜香泡沫。他的早晨常常是这样忙乱,但好在最后总能收拾妥当。

当他用湿毛巾压着脑袋上睡得翘起的头发走进餐厅时,面包片正好从机器里叮的一声弹出。金取出一片,把它暴力地揉成团状,一下子全部塞进嘴里,他鼓着腮帮子奋力咀嚼,拍掉了指尖的面包屑。

金掏出手机,他看着屏幕想了一会儿,决定给格瑞发个消息。

“我今天下午去a国玩儿几天。”

绿色的对话框边的小圈圈只出现了一瞬间,立刻就显示了已发送。金可不打算和初恋少女一样等对方回信,他径直去了更衣室。

即使他们都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衣服,更衣室仍然很大,他们各有一个柜子放工作用的衣服,共有一个大柜子放平时的居家服。

金拉开自己专属的衣柜门,拿开挂在右侧的帽子,用力把衣帽架往下一按。

——有谁能想到衣柜里放的最多的不是衣服,而是枪支呢?合得严严实实的衣柜壁缓缓裂开一道大口,在黑暗中沉寂了许久的冰凉金属也再一次得以曝于日光之下。它们被主人精心打理过了,整整齐齐地一个挨着一个放在排列在架子上,危险又优雅。

金笑嘻嘻地对它们吹了个口哨:“好几天不见啦。”

本是死物的枪械自然是无法回答金的话的,它们一动也不动,只是兀自散发着火药味。金满意地观赏了一遍所有的宝贝,才开始不紧不慢地上挑选。

他是一个狙击手,但其实他什么都会,什么都好,只是狙击最为出色——理所当然的,他的狙击枪最多,几乎占据了大半江山。

金这次选择了m82a1作为他的搭档。他个人很喜欢这款暴力的枪械,即使它噪音巨大,也无法掩盖住强大无比的威力,扣下板机的一瞬间好像是将一切掌握于手中。同样暴力的突击步枪就是AKL,这次也被金划拉进装备列表。

金又在衣柜面前站了一会儿,在手枪中犹豫不决。他对手枪没什么特别要求也没什么偏好,这倒是给他挑选带来了不少的麻烦。金闭着眼睛开始点兵点将,伸手随便一指——是m9。

看起来是天注定,他无所谓的耸耸肩,一把捞过了,干脆利落的把衣帽架网上一抬,刷的一下关上柜门,准备就此完毕。

手机铃声恰到好处地响起,金随手一滑,把手机夹在肩上,开始哗啦啦的往背包里装东西:“你到了?”

“到了。现在下楼,我们去总部。”

“好,等我一分钟,我再塞几包糖。”



那边的格瑞刚下飞机,他用来补眠的黑色眼罩还没有摘下来,被推到额头上挂出了刘海,他坐在轿车的后排座位上,仰着头。

前面的副驾驶位置上安迷修正在看咔吧咔吧地吃动物饼干,手里拿着一沓报纸看得起劲,偶尔还会对一些娱乐新闻评头论足一番,到是把格瑞吵得不行。

格瑞深吸口气睁开眼,他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让安迷修停止他的业余点评,于是问:“晚上如何?”

“还能如何,”安迷修根本不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他连头都不抬,“我只负责场外监控,相信你的能力。”

“你倒是一点也不担心。”他说。

安迷修倒是有些惊讶,他莫名其妙:“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可是全球排第二的杀手,这次任务可没有半点危险性。”

“随你。”格瑞懒得说话了,勾着眼罩的带子打算休息。

“哦。”安迷修耸耸肩,“我不打扰你睡觉了,到地方叫你。”

格瑞闷闷的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他突然想起自己手机还没有开机,于是放弃了睡觉的念头,掏出手机按亮了屏幕。

格瑞一眼就看见了金给他发的消息,他有些迟疑,如果今晚任务结束不能立刻回去,金再在a国就可能遇见他。

格瑞犹豫再三,他最终只回答了一句话:玩得开心。

安迷修看见他发短信了,他有些好奇:“在给你爱人发消息吗?”

“对。”格瑞微微颔首,他还不至于因为一句话感到冒犯,但也不会刻意多说。

“那我能冒昧的问你一个问题吗?”安迷修举手,“为什么之前你说在和他闹离婚?”

“这个问题有点难。”格瑞沉默了一会儿。

“嗯……不说也没事。”安迷修看着对方摆摆手。

格瑞又沉默了一会,他把视线从窗外不断变换的景色处移开,认真的看向对方的眼睛,回答说:“因为在意。”

“……在意?”

“因为在意,”他再次肯定的重复,“所以害怕伤害。”


是夜,天空盖上深色的幕布沉沉睡去,仅留下一轮弯月惨白的照着光。世界繁华喧闹已成那夜晚熟睡的鼾声,彩色的霓虹灯光爬上它的被角。

酒店中灯光大亮着,在如此的黑夜中却毫不突兀,水晶挂坠串成串,一帘又一帘,半遮半掩的挡住门口,折射着瑰丽的七彩灯光,迷幻如陷入幻境。

往里看看就是巨大的自助餐台,香槟酒杯叠成塔,酒色透亮如黄钻,粼粼缓慢摇动,一下一下闪着光。

女子们毫不吝啬的露出大片雪白的后背和纤长的腿,肤色凝白如羊脂玉,细腰不堪一握,脊柱处的凹陷柔和的延长,陷入艳色礼服中。她纤细的手臂挂在男士的肩膀上,保养良好的手执着手水晶高脚杯,红唇印上杯子边缘,酌饮下美酒。

安迷修早就帮格瑞搞到了一张工作证,他在傍晚时分就混进了后厨里。

“先生,您来得可真够晚的!”主厨看见格瑞他进门那瞬间就对着他愤怒地大吼起来,“快回到你的位置上!”

格瑞连一秒钟都没有愣住,他立刻答应:“抱歉先生,路上有些堵。”

主厨在一阵铁器的叮呤咣啷中咆哮起来,声音大的能挣破耳膜,他的面色都涨红了,黄色的胡子向天翘起,他对格瑞怒目而视:“像你这种不听话的学徒——先生,如果不是人手不够,我是绝不会任用你的!”

格瑞被骂的不痛不痒的,他本来也不属于这里,但样子还是得装,他假作恐慌,往人多的地方一缩,开始浑水摸鱼。

格瑞会做饭,但不代表他乐意花时间精力在任务地点施展厨艺,做点心给外面那些半截身子预订入土的人品尝。

他面无表情地站在烤箱面前掐秒表,这已经是他来到这里第十炉甜点,他在心中暗骂资产阶级腐败,同时庆幸这是最后一道甜食。

安迷修通过通讯器在他耳边叽叽呱呱的讲话:“嘿格瑞,老鼠已经离开大厅了,你得想个办法去房间里把他给毙了。”

格瑞淡淡的嗯了一声,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秒表上的数字,他在心里盘算着等这一炉结束就去打晕一个侍者和他换个衣服溜出去。

“小子,外面人手不够了,你去帮个忙。”

突然有人一把抢过格瑞手中的表盘,他带着不悦和一丝怒意抬头,却被强塞了一个巨大的盖着银盖的托盘。

“我来看点心,你把这个送到1012去。”较他年长一点的厨师长把他从烤箱面前顶开,叉着腰下达了命令。

格瑞的怒意在一瞬间消失,他爽快地接过托盘,迈开长腿。

——可真是天助我,他想。

安迷修安安稳稳地坐在电脑面前,大块巨大的屏幕上映着的是酒店中各处的监控,幽蓝的荧光落在他眼瞳中,他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右上角的一小块画面。

“你看得见他在哪里吗?”耳机传来了格瑞的声音。

安迷修唔了一声,他拉了拉耳麦话筒,一把扯过键盘噼里啪啦地开始狂敲。右上角一出场景被放大,视线偏转,锁定了一个房间的号码牌。

“在1501。”他语速很快,扫了眼屏幕,“我刚才看见他进去,再没出来。”

“了解。”

格瑞松开按着通讯器开关的右手,扯松了些领带,解开衬衫的最上面一个扣子。紫色的眼瞳中闪着冰冷的光芒,他面色沉稳,扬起下巴。

“十分钟以内干掉他。”

走廊里没什么人,这倒是给格瑞提供了很好的条件,他走路很快,像一阵风,同时又小心的避开了所有的探头,他微微垂头,让银白的发丝遮住面孔。左手托着的托盘稳而不颠,黑色的马甲与白色衬衫对比分明,黑色的皮鞋跟敲击地面急促,像古点。

格瑞选了一次没人搭乘的电梯,他按下按钮,等待电梯升上15楼。

“在你出电梯门后的左拐角处有一位女士,把她引开。”安迷修对着耳机说。

格瑞了然,他出了电梯门在转弯的那一瞬间,脸上挂上了淡淡地格式化微笑,径直走向出现在不远处的华服女性。

“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吗,女士?”他在女性面前站定,微微欠身。

女子眨眨眼睛,她慢吞吞地开口:“哦,我要去1501。”

是老鼠所在的那个地方。

格瑞呼吸轻轻一窒,他闻到了来自对方身上的浓烈香水味,还带了些麝香,心里已经有了判定。

他面色不改地开始扯谎:“那您走错方向了,女士。”

“是吗?”她明显存疑,“那我应该往右边走吗?”

“您要去的房间是统总统套房。”格瑞顿了顿,“它在最里面,你一直往里头走就是了。”

女子犹豫了一下,向格瑞道了谢,往返反方向走了。

几乎是她格锐擦肩而过的那瞬间,格瑞就立刻迈开腿,迅速移向走廊的尽头。

“技术一流。”安迷修全程旁听,他游刃有余地感叹,“虽然根本牛头不对马嘴,但好歹你的脸还是有那么点欺骗性的。”

格瑞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面上却不显,他已经看到1501的号码牌了。


     必须做到一不留一丝破绽。

     格瑞端着托盘站立,他按响了门铃。门内有了动静,他听见有人拖鞋踢踏靠近门边,但却迟迟不见开。

他耐心地等待了几秒钟,才开见门打开一条小缝,露出一只浑浊的蓝眼睛,紧紧盯着他这个不速之客。

格瑞一下子想到了金的眼睛——同样也是蓝,却与他的很不同。金的眸子透彻明亮如纯净的海,又有朔北寒天的一抹晴空,他笑起来眼中落入星子,如宝石般闪着光,每一寸都溢了光彩。

他的眼睛可真丑。

格瑞在心里中肯的评价,他看向门内的男人,不紧不慢的开口:“先生,您的订餐。”

“我可没有定什么餐。”男子干脆地开口拒绝,“带着你的托盘滚回去。”

格瑞适时的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他说:“可是先生,一位女士让我把东西送到这里来。”

“一位女士?”

“对,个子比我矮,棕色长卷发,穿银白色的礼服……”

“好了,我知道了。”男人不耐烦地打断,“那就送进来。”

男人的脸缩了回去,格瑞看见门缝里露出来的铁链子在晃,伴随着清脆的碰撞声——他打开了保险锁,然后门被渐渐拉开,终于露出了男人的整个身体。

格瑞打算敬职敬责的演到最后,他朝着男人微微欠身:“放在桌子上吗?”

“可以。”男子敷衍地回答,他转身,走进房间,格瑞紧随其后。

然后他摸向了自己的领带,抽出了一根细长的钢丝。

“——任务完成。”他低声喃喃。

作者的碎碎念:

非常没有手感的一章,我可能不适合当流水账文手

所有枪械知识来自我后座的男同学……真的很感谢他能听我的白痴言论

下章瑞金掉码夫妻拆家现场,应该能完结

反正最后一章绝对会爆字数的(。)

评论(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