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s♪

高三卸lof,一年后见
Sils,叫阿汐就行
主业:瞎bb打游戏,喜欢小偶像小男孩小美女
副业:写点文
准高三狗随时失踪,更新看心情
爬墙如风,墙头多如草,目前实名吹爆💖九条天💖
主要是:凹凸/es/i7,什么都看,你主动我们就有故事

【瑞金】Universe 01(abo星际)

欢迎关注♡其他作品见归档w

在联邦的首都星上坐落着联邦首都纳尔维亚,作为一座城它着实大了些,几乎占据了大半个星球。若是从整体看,首都星上除了高楼建筑之外,就是无法被利用的荒漠。

纳尔维亚的中心是总统府,再往外一圈是行政区,在近乎外围的地方是全联邦最好的军校——联邦军事学校,再往旁边去一点就是联邦军区,几乎是聚集了全联邦的军事力量。

军区的外围是一圈高耸的铜墙铁壁,大门紧闭着,只有一个小门供人出入,不论是高墙上还是门口都有众多联邦军把守。若是有人想进入军区,不仅要有军队高层的允许,还得经受众多检查。来人若是omega还得再多一项——释放量。

“军队是alpha的聚集地。”虽然这句话是这么说,但其实整个军区中的alpha也只是占少数。所以相对的,他们也得到了相应的优待。

作为为数不多的女性alpha军人之一,凯莉被特批了任意进入指挥部非机密场所的的权力,这和她本人的官职也有着不小的联系——她肩上闪亮的肩章是上校的标志。

凯莉在指挥总部的一楼走廊里边走边剥糖纸,随意的点头应付了一个又一个士兵的行礼,她随手拦下一个略眼熟的:“等等,你站住。”

被拦住的士兵看起来是今年刚从军校毕业,他一个颤抖,立马战战兢兢地立正站好,行了一个军礼,超大声地回应:“是,上校!”

“哦,不用这么紧张。”凯莉看了他两眼:“你知道金在哪里吗?”

“金?”对方表达了疑惑,缓慢的摇了摇头。

“就是金少校,知道了吗?”凯莉又补充,“全军区最可爱的男性alpha,你们是怎么叫的吧。”

那个人终于恍悟,他回答:“是的!金少校刚刚回来,他被丹尼尔将军叫过去了。”

全军区战士口中那个最可爱的alpha此刻正一本正经地站着给联邦第三军团的将军作报告。

虽然可爱这词一般不适用alpha,但放在他身上却确实有道理。他一头金发梳的整整齐齐,一双海蓝色的眼睛又大又圆,睫毛长而翘,如蝶一般轻轻煽动。联邦统一的深色军服包裹住他修长的身形,衬得他皮肤越发白皙,一根银白白的皮革腰带勾勒出青年纤细的腰,若不是他散发出的若有若无的alpha信息素,没有人不会把他认成了omega。

“R-109机型损失5架,损伤16架,士级士兵受伤921人,死亡33人。歼灭低等虫族5217只,中等虫族472只,高等虫族39只……”金低头读前面终端上长长地战斗报告,他面色平稳,似乎是对这些伤亡毫无反应。

     丹尼尔坐在桌子后面,他十指交叉放在桌子上静静的听,粽金色的眸子看不出什么情绪,整个办公室内只留下金一板一眼地汇报声。

“……就是这样,丹尼尔将军,我的汇报结束了。”金讲完了,关闭了终端,他垂下双手立正站好,下巴微微昂起抬头直视办公桌后的男人。

丹尼尔终于开口,他微微笑了下:“我了解了,你做得很好。”

“嗯……您过誉了。”金的脚尖偏了偏,他垂头盯着地面,“作为联邦的军官,这是我应该做的。”

“我是在认真地夸奖你,不用这么拘谨。作为一个新军官,你做的确实非常不错,金。”丹尼尔端起手边的茶杯抿了一口,他继续说:“如果我没有记错,你来到这里才三年,像你这样能这么快升上少校,的全联邦也找不出几个。可以说,你和你的姐姐一样优秀。”

金脸色僵了僵,他眉毛颤抖了一下,头垂得更低了,不再讲话。

丹尼尔自觉失言,他忙岔开话题:“这次虫族有什么新的变化吗?”

金很快调整了表情,他回答:“倒是没有什么新的招数,只不过……”

“什么?”

金犹豫了一下,说:“我不知道这么说是否准确,但我总觉得虫族的数量少了些。尤其是高等虫族。这次任务是遇见的数量明显不及以前,实力也有所减弱。”

“是吗?”丹尼尔若有所思,又继续发问:“那么,虫族第53号母星d区的搜查情况?”

     “非常遗憾。”金深吸一口气,几乎是一字一句地报告了这令人失望的消息:“仍然没有发现任何联邦军的生还迹象。”

“……我明白了。”丹尼尔轻声回答,“总之,这次任务辛苦你了,好好休息吧。”

金眨了两下眼睛,他举起右手行了个标准有力的军礼,他后脚跟敲击一下地面,军靴鞋跟发出沉闷的声响,他利落的回答:“是,我明白了。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有空的话去帮维德带带新兵,他都快忙不过来了。”丹尼尔看了看桌上的文件,挥了挥手示意金可以出去了。但是还没等金抬起脚,办公室的门就被人敲响。

门一下子被推开,凯莉从外面探进上半身来,她抬手摘下了军帽,朝丹尼尔略一点头算是招呼,然后她向金发问:“哎,还没好吗?”

金有些惊讶,他转过半边身子看对门:“诶,凯莉!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虽然我也知道你才出任务回来需要休息,”凯莉靠着门框玩味的笑起来,朝金挤了挤眼睛,她话音一转,“——但是你的终身大事更重要不是吗?”

金并不解,他摸了摸耳垂说:“啊……?什么意思?”

凯莉挑眉,她笑得更加厉害:“你忘记了?”她看金还是呆呆愣愣的没反应过来,终于好心好意的提醒:“就是那个,红发的呆毛妹,联邦一个高层议员家的omega。”

金半张着嘴拼命回忆了好会儿,才好不容易在记忆的最角落里找到关于这个人的信息。

他想起自己确实是见过那个女孩的,那还是在他任务之前被骗去的一次宴会上。金本来就不耐烦和那些官员套近乎,他和几个脸熟的打过招呼之后就找了个角落坐着发呆,正好同样遇见了想逃避客套话的红发少女。两人闲来无事,就随意聊了几句天。

金断断续续地说:“……嗯,我想起她来了,但这和我?”丹尼尔先金一步反应过来,他露出一个了然的神情,摆上了标准的眯眼微笑,他善解人意地开口:“好的金,那你先和凯莉去会客室吧。”

“可、可是为什么是我啊,明明军区还有其他没有伴侣的alpha……”金觉得大事不妙,他急忙说。

“哎哟,你傻不傻。多少人找不到对象啊,送上门来的你还不要?”凯莉可容不得他多说,她好像急于要看他的笑话了,几大步跨上前一把拽过金的手,扣着他的手腕就往外走。

金被凯里拉的一个踉跄,只得跟着她出了办公室。凯莉的军靴有十厘米高的跟,又尖又细,她走得又急,鞋跟在地上几乎要摩擦出火花,尖跟在金属地板上的摩擦声尖锐。金别过脸,伸出还能自由活动的手捂住了半边耳朵,他上身往后仰,以防凯莉那带着草莓味香波的长长黑发打到他的脸。

“我说凯莉,我真的不想去,你让我走吧。”金试图说服对方,“你看我才出任务回来,军服也没换,哪能这样去见贵宾呀。”

凯莉走在前面,口香糖吧唧吧唧地嚼得正欢,她连头都不回,语气轻快极了:“”少来啦,哪有晾着一个女孩子的道理?”

“不是,我是真的不喜欢她呀。”金又着急又无奈,他此时无比庆幸总指挥部的走廊足够长,能够让他苟延残喘多一秒钟。

“哦,你不喜欢她。”凯莉的脚步慢下来,“那你喜欢谁呢?”

“怎,怎么又问这个。”

“问问呗,她长得又不赖——虽然比本小姐差多了,后台也够硬,还喜欢你。你有哪点不够满意?”

金叹了一口气,他说:“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嘛,这还要什么理由?”他说着眼睛还咕噜咕噜的四下转,像是期盼着能找到下一个单身狗冤大头,好让他脱离苦海。

谁能想到一回来就摊上这种破事呢?金暗暗翻了个白眼,如果他能够预见到回来正巧赶上这位大小姐来访,他宁愿还在虫族母星上苦哈哈地喝营养液,即使那里气候恶劣条件艰苦,还有生命危险,也好过在会客室里受罪。

     金绞尽脑汁的找借口,他不想到还好,这么一思考就出了问题。他思来想去,总觉得自己是少问了一个人,但请原谅他那个仍被作战填满的脑袋吧,他也一时还想不起来。

金从嗓口发出艰难的嗯嗯声,倒是让凯莉回头看了他好几眼,她一脸嫌弃的问:“你干嘛?‘嗯’啊‘嗯’的怪吓人的。”

金一脸严肃,他微微扬起头看向光溜溜地天花板做沉思状:“凯莉,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啊?”

金又艰难地思考两秒钟,他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一下子如醍醐灌顶。金立马止住了脚步,他深吸一口气,恍然大悟地大声叫了一声:“啊!”

凯莉被他的声音吓了一大跳,直接往前跳了一步,甩开金的手。

“你得什么病了?”

“啊,抱歉抱歉,但是凯丽。”金扯了扯头发,“我是不是还没有问你格瑞的事?我才想起来,他是在我前两天就出任务了吧,怎么还没有回来?”

“哎呦喂,来了,你又来了。”凯莉拍了拍袖子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她没好气地抱起胳膊,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她也知道现在一时半会儿金是不乐意再走了,就自己到走墙边上斜靠着站好了。

凯莉用鼻子重重的哼了一声,她慢悠悠地说:“我说怎么会有你这种见了omega不激动的人呀,原来是惦记着你的发小呢?”

“你就别笑我了。”金有些着急,“格瑞回来了吗?”

“我哪知道啊,我也是才回来几天诶,又不是指挥部的。”凯莉看着金的焦急的样子只觉得辣眼睛,她扭过半边脸:“我说——你就放100个心吧,谁有事他也不会有事的。”

“啊,话也不能这么说。”金学着凯莉的样子抱起手臂,“我知道格瑞很厉害嘛,但是不见了他,我总觉得不太安心。”

凯莉毫不客气地嘲笑他:“你可别说自己是alpha了吧,哪有你这么婆婆妈妈的。你最关心的发小现在可是公认的全星际第二,恨不得来年就升中将了,用得着你来操心?”

“好吧,你说的都对——”金捏了捏耳边垂下的头发,他单手插着腰,歪着头看向凯莉,湛蓝色的眼睛眨呀眨的。

真不愧是全军区最可爱的alpha,这张脸用来装纯也够有杀伤力的。凯莉在心里默默吐槽,但是好可惜,她对alpha不感冒。

“恶……你要要干嘛?有话直说。”凯莉被看得一阵恶寒,隔着军服摸了摸手臂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以她对金的了解,她晓得对方肯定有事求她了。

     金直接了当的问:“”凯莉,你陪我去趟指挥部吧?”

“去问指挥官格瑞回来了没?”凯莉理斯条慢理的从上衣口袋里抽出一张餐巾纸,吐掉了被嚼得没味的口香糖,抬眼看了一下金。

金用力的点了一下头:“嗯!”

     “哦,那是没什么必要了。”凯莉把纸巾团团成一个小球,她靠着墙把纸团放在手里抛着玩儿。

“啊?为什么?”

凯莉不讲话,她伸出左手食指朝金的身后指了指。金感觉到背后好像吹来一阵凉风,他颤巍巍的回头,眼睛从下往上扫。

他首先看见的就是一双黑色的擦的锃亮的皮军靴,然后是修长笔直的腿和笔挺的军服,金把视线往上移,果不其然,看见了一张熟悉的扑克脸。

“格瑞!”金惊喜地叫了一声,他一下子转身,习惯性的张开手臂向人男人扑了过去。

格瑞淡淡地瞟了他一眼,早就料到似的伸直手臂,熟练地抵住了金的脸,偏过了头说:“别碰我,脏兮兮的。”

金不满的撇嘴,他又伸手抓了两下,发现也没法捕捉到格瑞一片衣角,他终于听话的放下了手,后退两步站好,把手背到身后,笑嘻嘻地打招呼:“格瑞,你回来啦!”

作者的碎碎念:

开新文了!!!纯粹为了爽开的新文,我写的吼开心!!希望你们看的也开心!!!

主要是想练练自己故事情节的节奏控制吧~有几个镜头我已经想写很久了!!!想想好激动哦!!

也不知道会多长,应该比前几篇文长那么一丢丢(吧。)我也不知道,随缘,随缘

新文也请大家多多支持了!!!🙏🙏🙏

评论(6)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