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s♪

高三卸lof,一年后见
Sils,叫阿汐就行
主业:瞎bb打游戏,喜欢小偶像小男孩小美女
副业:写点文
准高三狗随时失踪,更新看心情
爬墙如风,墙头多如草,目前实名吹爆💖九条天💖
主要是:凹凸/es/i7,什么都看,你主动我们就有故事

【李泽言生贺】草莓甜的黑加仑

李泽言x你 

是给my怼怼的贺文!!!生日快乐哇!!!!


今天是难得的休假。


昨晚睡前你把手机调成飞行模式,连闹钟都没定,打算睡一整个上午的大大懒觉。现在是上午十点半,睡得过饱了的你才悠悠转醒。


你闭着眼睛伸手去摸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冰凉的金属物件被冷落了一夜,现在像块冰,你一把捞过手机窝回被子里,把它放在胸口暖了一会儿才按下开机键。


屏幕亮起,粉红色与白色相间的棉花糖一下子填满了整张屏幕,你眨了眨还是很模糊酸涩的眼睛,盯着这少女风格的屏保好一会儿。



你想起来了,今天是你和李泽言在一起的第13天。



新年跨年那天晚上,李泽言在新年钟声第一声响起的时候就给你发了祝福短信。你礼貌地回了两句之后就关手机睡觉了,直到早晨才看见他发的一条长长语音。


有什么事要发这么长的语言啊,不能打电话说吗?你叹一口气,认命般的点开那条长达一分多钟的语音消息,却没听见一点声音。



……不会是手机坏了吧?你疑惑的检查了一下媒体音量,确实调到了最大,却还是听不清楚。



你把耳朵贴近了音响,终于听见一点。



你听见有呼吸声,那声音轻轻的,却又很沉稳,仿佛能从这细微的声响中看见他起伏的宽厚胸膛,看见他舒张的鼻翼。你猜现在他可能在闭目养神,柔和的灯光投在他纤长的睫上,抚着他的面庞。



这是一段很长很长的沉默。你出奇地没有任何不耐,只是静静地听,他有规律的呼吸声就在耳边,和你的心一起慢慢安定下来。



这样的安静又持续了几秒,然后你听到较大的声响,呼吸声更清晰了一些——应该是李泽言把手机拿近了。


你听见他说话了。


他声音低沉的如醇厚的大提琴的琴弦颤动,酥酥麻麻的感觉从你的耳廓开始蔓延,像有微小的电流在耳边炸开,有温度蔓上你的脸颊。鼻尖好像缠绕上了甜甜的草莓巧克力的味道,这甜香还带了些醇醇的酒味,一下子把你带入了朦胧之中。



你听见他说——我喜欢你。



之后你说了什么、做了什么,现在已经回想不起来了。那个早晨的记忆好像是被烘焙师揉进了松软软的面团里,打进甜丝丝的淡鲜奶中,然后被送进热乎乎的烤炉里,做成精致漂亮的小点心。你只知道记忆它最后开了花,结了果,却不知道过程的步骤去了哪里。



再之后——再之后,你就是李泽言的女朋友啦。



你又在被窝里窝了几分钟,终于把飞行模式关闭。那一架白白的小飞机刚刚飞离手机的弹窗口,就有电话打了进来。来电显示是三个大字——李泽言。


你迷迷糊糊的按下了接通键,把脸埋在棉花枕头里蹭了蹭,懒懒的软软的应了一声:“喂?”


电话那边静了几秒,然后就传来李泽言富有磁性的嗓音,他好像还在笑:“还没起床?都几点了。”



“我才睡醒……”



“怪不得敢不接我电话。”


“睡醒就起来,我三十分钟后到楼下。”


“哦……”你慢吞吞的坐起来,“那我现在起床。”


“嗯,起来吧。”


“好,挂电话啦。”


“挂吧。”


你挂了电话之后终于开始磨磨蹭蹭地起床,从床上的各个角落里找衣服,等到梳妆结束已经过了25分钟。



李泽言向来很是守时,他说半小时到就是半小时到,你估摸着还有五分钟他就会打电话来了,就打算再想想还有什么东西没带齐。



你拿过手机看时间,一眼瞟到了被日历上标红的小圆点。


噢,你想起来了。今天是李泽言的生日。


生日礼物是在好几个月前准备好的,在礼物到家的那一刹那你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了,以至于差点就要忘记了这件事。


当时给他买的礼物放在哪里了呢?你努力回忆了一会,记得好像之前把它放在衣柜里了——因为它实在是大极了,是一只高达一米五的毛茸茸的玩具熊。



那天你正好从礼品店门口走过,在窗明几净的橱窗里看见它。当时看着这只熊,你眼前一下子晃过李泽言的身影。虽然这听起来挺好笑的,但他们俩确实有着微妙的相似处:都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都打着整整齐齐的黑色领带。这戳中了你奇奇怪怪的萌点,让你生出了“把这个作为生日礼物送给李泽言”这样奇奇怪怪的念头。



送这个礼物一定会被吐槽上三天三夜,但是还是很想看看李泽言那时的表情,怎么办。



你抱着这样的心态忍着笑,买回了这只被私自命名为“李泽言二号”的玩具熊,抱着它一路跑回家,用防尘袋仔仔细细包好了,扎上粉红色的缎带,塞进柜子里。



虽然熊的体型足够庞大,但你在衣柜里翻找时还是费了不少力气。你一边取出乱七八糟的衣服放在一边,一边寻找那个白色的防尘袋。



李泽言的电话到来得很不是时候,你于百忙之中抽出手接电话,知道他已经到楼下了。


“下楼了吧。”李泽言开门见山。


“哦哦哦你等一下呀!”你一手拿着手机,一只手拨开挂了一排的他送给你的衣服——都是在他吐槽你穿衣品味之后送的,你努力把身子往衣柜里探,伸长了胳膊去够那露出一个角的李泽言2号。



“你在干什么?”



“我在找东西——”你的声音穿过层层叠叠的衣服有些模糊,你一把拽住了白色的袋子,用力把它往外拉,“我找到啦,现在下楼。”




已经快到饭点,连坐电梯的人都变多了,当你终于到达一楼的时候又耽搁了两三分钟。老远就看见李泽言的车停在路边,你两只手抱着与你差不多高的大型熊往车子那边跑。


李泽言也看见你了,他在你到达之前就打开车门下了车,靠在车窗旁边看你有些笨拙地跑过来。



然后他盯着住了你手中的装着熊的大号袋子:“……这是什么?”


他伸手接过你递给他的东西掂量了两下:“软的……是玩具?”


“对喔,”你笑嘻嘻地点头,扯上了他的西服袖子,略抬起眼十分期待地看向他,“是送给你的生日礼物。”



不出所料,李泽言果然露出了你熟悉的嫌弃表情,他皱着好看的眉毛沉默两秒,之后他唇瓣轻启,冷冷吐出两个字:“幼稚。”



我猜到了,不过如此。你在心中狂笑,脸上却做出很不服气的表情,你假装不满地撇了撇嘴,跺着脚去抢他手中的袋子,说:“干什么这么说嘛,它和你可像了。”



“和我可像了?”李泽言根本没打算和你争,他就站在原地没动,任由你跟投怀送抱似的往他怀里扑,还很是配合地把东西往你眼前送送。在你接手这个玩具之后,十分自然地搂住了你的腰,把你整个圈在了怀里。



李泽言的胸口紧贴着你的后背,近得能感觉到彼此的心跳,你有点脸红:“是呀,我拆给你看。”


你扯下扎着口的缎带,把巨大无比的熊取了出来,你高举着它,生怕拖到地上。你有些吃力的扯着它的领带,伸出食指点住了熊一点也不上扬的嘴角。


“你看,一样的扑克脸。”


你手指游走,点住了它的眼睛,“一样的黑眼睛。”


点住它的领带,“一样的黑领带。”


李泽言在你耳边轻轻问:“还有什么?”


“……还有,”你犹豫了一下要不要说,“一样软绵绵。”


“一样软?”李泽言轻笑一声,他离你极近,更别说他还特意略弯了腰,就连温热的吐息都扑在你的耳廓上了,那种令人窒息的甜蜜感又一丝一丝漫上来,他胸腔的震动直接传到你的心里。


“想不通你是怎么挑礼物的。”他看你抬着这只玩具熊有些累了,伸出了一只手把它揽到自己的臂弯中,你看他虽然嘴上嫌弃的很,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波动。


冬日的阳光暖暖软软的,像是和着薄雪化为一层又一层的绒毛,洋洋洒洒飘下,弥散在周围的空气里。在寒冷的冬日里不知哪里传来花的甜香,细如丝般一缕一缕钻进你的鼻腔里。


“那你喜欢吗?”你踮起脚尖,揽住了李泽言的脖子。


然后你看见他笑了,这笑容很浅,却融化了一月的积雪,他的眸子中有流水浮动,泛起圈圈涟漪,宛如黑曜石在灯光照耀下闪着的柔光。


“喜欢。”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