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s♪

高三卸lof,一年后见
Sils,叫阿汐就行
主业:瞎bb打游戏,喜欢小偶像小男孩小美女
副业:写点文
准高三狗随时失踪,更新看心情
爬墙如风,墙头多如草,目前实名吹爆💖九条天💖
主要是:凹凸/es/i7,什么都看,你主动我们就有故事

【瑞金】Universe 02(星际abo)

前篇戳头,欢迎关注~♡
其他作品见归档

格瑞敏锐地察觉了金的不同,在这短短半年时间里,他又有了新的变化——这变化说不上太大,仅仅是周身气息的微小改变,青年又褪去了一点稚嫩,多加上了一丝坚韧,他看起来更像一位联邦军官、一位少校了。

“你们刚才在说什么?”格瑞问,他略微低头,额前的长发垂落。

金可等着这句话呢,他立刻亢奋起来,表情愤慨地宛如被欺压了两百年,他忙上前两步,一下子扯住了格瑞的衣袖,哇啦哇啦地叫开了:“格瑞你来的正好,凯莉要带我去和一个o相亲!快来救救我!”

格瑞木着脸听完了,他的回应非常冷淡,只回答了一个简单的“哦”字,但这明显不是金想要的答案。他更加激动,两手搭上了格儿的肩膀开始前后摇晃。

金确实也差不多年纪了,与他年龄相仿的——除了个别人之外的alpha大多有了伴侣,有些是自由恋爱,有些是出于某种政治目的的联姻。金本身外貌条件不差,虽然军衔还不是很高,但是胜在天赋禀异,前途一片大好,或多或少都有人向他表达了爱意。格瑞自然更不必说,他比金还大两岁,算得上是全联邦最年轻的少将,已经不知道被按着见了了多少或是帝国皇室或是联邦高层的o,却也没见谈成一个。

“格瑞格瑞你理解我的吧!我们俩同病相怜耶,你也不喜欢去见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吧?”

“不想去就不要去。”格瑞伸手把金放在他肩膀上的手拉下来,他被摇的有点头晕。

金自觉放下手:“哦,真的吗?”

“真的,随便派个人说你不在就行了。”

     凯利插嘴:“有没有绅士风度啊你们,对女性放尊重点。”

格瑞看了她一眼眼:“但是金不想去。”

“呕。”凯莉语气平稳地表达了自己对这对发小深厚感情的态度。

金有了人撑腰,自然也硬气了起来,他扒在格瑞身后,对凯凯莉做鬼脸,他开玩笑说:“你不也是单身吗,你去见那个女孩好了。”

“哎哟,你是想笑死我吧。”凯莉说,“人家又不是来找我的,我去了干嘛。”

“管她找谁,我要和格瑞去食堂。”

格瑞十分不给面子的开口:“我不去食堂。”他话刚出口就收到了来自金埋怨的眼神,格瑞看着他那双湿漉漉的蓝眼睛心里一颤,顿了一下改口:“我和金去新兵营,刚才丹尼尔将军交代过的。”

凯莉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他俩在瞎扯谈,她也再懒得费口水揭穿。她本来想拉金去会客室就是想找点乐子、看看笑话,作为出了名狡猾的星月魔女,她向来能很好的把握住玩笑的度。现在凯莉乐够了,还来了个不好惹的格瑞,其实金去不去也没所谓。

“随便随便,你们两个大龄单身alpha自个儿找地方乐吧,我才不管你们呢。”凯莉靠着墙站着,她朝着两人挥手示意他们赶紧滚蛋。

格瑞没动,他可不认为一个上校能命令得动他,但是金却如蒙大赦一般拉着格瑞就跑了,连招呼都没和凯莉打。

瑞格被拉得无奈,他只能跟着金跑,问:“你往哪儿走?”

“不是说去新兵营吗?正好我也想去看看这一批的。”

金跑了两步之后速度慢了下来,他还拉着格瑞的手,那热乎乎的触感隔着白手套都能传到格瑞的手心里了。格瑞向前跨了两步,和金并排走,他也没有挣开金的手,任由他抓着。格瑞偏过头,随意的开口和对方聊天:“才升上来的?”

金点了一下头,他才回到军区总部两天,很多事情来不及了解,但通过终端论坛和一些士兵的闲聊也或多或少听到了些许风声:“两个月前才来第一批,听说素质还算高。”

“是吗?”格瑞没有太大兴趣。

金扯着他的手,朝他眨着眼睛,笑说:“别这么冷淡呀格瑞,你肯定想不到——”金拉长了语调,他故意停顿想卖个关子,引起一下自家发小的注意和好奇,但他卖的这个关子对格瑞毫无影响。金看着格瑞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在心里略微抱怨了几句无聊,他撇撇嘴,开口说:“这一次送进来一批o。”

“……?!”格瑞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他不太相信这个事实。

“omega军人?”格瑞艰难地开口。这么重大的事情他这个少校怎么没听见一点风声,莫非是联邦高层和军区高层脑子都出了问题,认为o已经可以上战场了吗?

“哦,对啊,好像是才刚刚批准的。”金对于格瑞吃惊的反应很是满意,“你不知道很正常,这项决策被推出来的时候你还在虫族母星上杀敌呢,怎么可能会通知你呀。”

“但是好像都不是机甲兵,要么是医疗队要么是后勤部的。”

格瑞感觉好像从金的的话语里听出了一丝惋惜,他沉默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开口:“能当机甲兵或者是指挥部的才奇怪吧?”

“为什么这么说?”

格瑞很认真的考虑金是不是在和他开玩笑。好歹金也当了好几年的机甲兵,更别说现在做了一个少校,手底下少说也也得有一个队的士兵,也不见得能见到一个o。

格瑞知道现在不论是联邦帝国还是中立地区都在鼓励omega平权事业的发展,他本人对性别也并不是过于在意。但说实在,作为一个指挥官、作为一个军人,他实在是不大赞成o从军。先不说因性别产生的素质差异,万一一个没控制好在战场上发了情,就是一种极为恐怖、极为难控制的情况了,光是想想就觉得天崩地裂。

“……总之omega不适合当军人。”格瑞懒得多废话,他硬邦邦地说,别过头,正好错过了金僵硬的表情。

那种奇怪的表情只在金脸上出现了一瞬,僵硬和刺痛感立刻被充满活力的笑容取代了。金语气轻快地调侃格瑞,他做出惊讶的表情,夸张地感叹:“哇哦格瑞,我竟然一直都不知道,你是沙文主义者吗?真让我吃惊——”

“我没有性别歧视。”格瑞对金给他扣的大帽子表示了不满,“只是实事求是,你也不希望自己手下的士兵在战场上发情不是吗?”

“a不是也有发情期吗,吃抑制剂不就好了。”金小声嘀嘀咕咕。

格瑞多看了一会金,他说:“不会那么频繁,又没有什么影响。”

金又不是没上过生理课,他对格瑞的科普没有丝毫兴趣,甚至产生了点不耐烦,他急忙打断,转移话题:“好吧好吧无所谓,反正分不到我这里的,我们就去看看。”

“去看o?”格瑞扫了他一眼,伸手扯住领子把金拽住了。

  
金乖乖站好了好了,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开口问:“怎么了格瑞?”

格瑞往后退一步,他松开拽着金领子的手,盯着对方的后颈看了几秒。他伸出右手,把金挺立着的军服衬衫领子压低了,然后用左手拨开了对方脖颈后面附着的一层细细软软的金发,露出他雪白的后颈来。格瑞的手指微凉,清触着金温暖的皮肤。

金被对方的动作搞的有点发毛,他僵硬的像个木头人,也不敢转过头,只能硬着头皮结结巴巴地问:“……嗯,格格瑞,我,我有什么问题吗?”

“你别动。”格瑞没多说,他有些出神——金的皮肤有着不同于任何alpha的细腻,像是古华夏烧制的精美白瓷,颜色白得像奶;他的信息素没有一丝一毫的霸道和侵略性,芒果布丁的味道甜丝丝的好像是一团软软糯糯的白色糖霜。

格瑞靠近金后颈的腺体闻了一下,然后立刻收回了手,他淡淡的开口:“你发情期快到了?”

金立刻伸出手捂住脖子,有点紧张兮兮地眨巴两下眼睛,他鼻尖动了两下,转过头迟疑地问:“……没有吧?我信息素味道很浓吗?”

格瑞点头,确实甜极了,果香味腻人,他说:“你这个样子过去,他们的发情期至少得提前半个月。”

“真的假的,我怎么闻不见。”金皱着眉,他转头闻自己的肩上,“凯莉刚才也没有说啊。”

“她脑子里都是糖精。”格瑞抱起手臂说,“要是想去新兵营,现在就回宿舍吃抑制剂。”

金深以为然,但他也没打算回宿舍,而是直接从军服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白色的、小小的塑料瓶。瓶子上没有标签,光秃秃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金拧开盖子,从瓶子里倒出几颗白色的小药丸,像吃糖豆一下一样把他们一下子全部扔进嘴里。

格瑞看着金掏出药瓶,他可从来不知道金有随身带着抑制剂的习惯,这让有些奇怪——事实上也不会有a会习惯戴着抑制剂的。金的抑制剂看上去和格瑞自己吃的并不一样,不是军队后勤部统一发的那种,神神秘秘的。

“需要这么多吗?”格瑞看见金吃药的架势有些发楞,他顿了顿开口纠正他这种不要命一样的吃法,“服用过量容易导致性激素分泌紊乱。”

金倒是不在意地摆摆手,说:“诶,只是这一次有些急嘛,我平时没吃这么多的。”

“希望如此。”格瑞的语气放缓了一点。

过量的药剂确实效果明显,仅仅是他们说的两句话的功夫,带着奶油甜香的芒果味道就消下去了不少。格瑞鼻尖总算不再被这种香味缭绕,让他略松一口气,倒不是说他因为a的排斥同类的本能让他对金的信息素产生了排斥和反感,而是因为其他的无法言说的原因——嘘,现在还不能说。

“那我们现在可以过去了吗?”金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格瑞立刻回神,他点了点头。金走进走过来拉住他的手,往升降梯那边走。格瑞比金高那么大概一个头,金要微微仰着头看他,和他讲话。金眯着眼睛边说边笑,格瑞则略略低头仔细听。他们两个人之间倒不如其它alpha那么一般拔剑弩张,一言不合直接开打。或许这也是幼驯染的特别效果,他们仿佛天生就这么亲密。

两个alpha的奇怪组合本来就足够吸睛,更别说这两人在全军区都算有名,一个是全星际第二的年轻少将,一个是公认的最有前途的少校,他们之间的气场,甚至比ao之间都要和谐,一路上引得不少人侧目。

路上还遇到了不少手下的士兵,格瑞手下的被管的严,到不敢有什么其他的动作,只管趁着敬礼的工夫偷偷摸摸地看两眼他们相挽着的手,而金手底下的就大胆多了,有几个beta女孩笑嘻嘻的跑过来,拍了拍金的肩膀。金就拉着格瑞一起停下来,然后回头。

女孩的眼睛亮晶晶的,她们扑红着脸和金开玩笑:“少校少校,联邦是不是aa婚姻法通过了?”

金也不生气,他好脾气地打发这些女孩:“你们随便离开岗位也不怕被抓呀?赶紧回去,我和少将还有事情。”

女孩们笑闹的更加厉害,她们也不过多纠缠,和两人行了军礼之后就跑开了。

“你的士兵可真活泼。”格瑞看着打闹着离开的女孩们的背影中肯的评价。

金耸肩:“是吧,我还挺喜欢这样的。”

他们两个人继续走,金扯扯格瑞的的袖子:“嘿格瑞,刚才她们的话有些不太恰当,你别放在心上。”

格瑞本想反问“哪一句”,但他略一想就明白了,女孩们所说的能引起误会的也只有唯一一句——询问金是不是aa婚姻合法了。这句话中的意思不用过多思考就能明白,无非就是觉得他们很般配,像一对情侣。格瑞抱着小小的私心,没有斥责那几位女性,好在他向来冷漠,对乱七八糟的事情不甚关心,这一小小的举措也不是那么突兀。

“没事,我不在。”格瑞淡淡地回答。

金露出松了口气的表情,他放松地拍了拍胸口,像是是真的很怕给格瑞添麻烦一样紧张兮兮的。在得到格瑞肯定的回答之后,他就爽快地揽过了对方的肩膀说:“那就好,不然耽误你找omega伴侣就不好啦!”

格瑞听了这话没来由的觉得变扭,他微微皱眉:“为什么你也觉得我需要一个伴侣?”

“……哦,”金愣住想了一下,然后就飞快地回答,“不是小时候就学过的吗,ao不及时标记伴侣就会引起信息素紊乱,之类的。”

“那还早呢。”

     格瑞感觉金他像是被联邦政府那些高层拉来当说客的一样,好让他不要再拒绝那些乱七八糟的见面。

“随便你,反正这种事情我也没资格管的。”金无所谓的耸耸肩,他十分识趣地终端了这个话题。他们恰好走到升降梯前面,两人一起走进去,移动到新兵营所在的三层。

军区的第三层全部是给新兵用的,如果没有上级的允许,一般新兵没有机会去到上面看看。所有未被正式授予军衔成为正式军人的士兵一切活动范围都被限定在了这一楼,因此,这里的设备极为齐全。金已经很久没来了,看什么都觉得稀奇。

“omega也和其他士兵一起训练吗?”金问格瑞说。

“……我怎么会知道。”格瑞轻叹一口气,“先去信息兵部看看吧。”

作者的碎碎念:

奥我好久没更了……良心好不安🙏

算是过渡章吧,03要开始走主线啦

下次更新有艾比和凯莉的对手戏,写的我很爽了(。)

评论(9)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