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s♪

高三卸lof,一年后见
Sils,叫阿汐就行
主业:瞎bb打游戏,喜欢小偶像小男孩小美女
副业:写点文
准高三狗随时失踪,更新看心情
爬墙如风,墙头多如草,目前实名吹爆💖九条天💖
主要是:凹凸/es/i7,什么都看,你主动我们就有故事

【瑞金】Universe 03(星际abo)

前篇戳头,其他作品见归档
欢迎关注w

凯莉目送金和格瑞手挽着手离开,她撇撇嘴,懒洋洋地又靠了一会儿才直起身,她抚掉梯形裙上黏到的细小绒毛,边走边伸了个懒腰。

送走这两祖宗送走之后干些什么呢?凯莉边走边思量,她现在正处于休假期,没有任务也没兴趣去训练,为避免无聊到长毛必须得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做。

走廊里人来人往,他们的军衔或高或低,神色却是一样的匆匆。到处传来军靴踏地的响声,人们简短的闲聊,或是仅仅略打一个招呼。

作为联邦全联邦的军事中心,每天从指挥部里发出的指令多到吓人,每一分钟都有士兵从这里出发,去往遥远光年的虫族母星,他们或许回来,带着一身的血腥气味,带着其他死去战友的希望;他们或许不回来,以血肉做为祭品,把骨灰扬于千万星海,换会联邦一时的安宁。

“哦……忘了,还得去给那两人擦屁股呢。”凯莉轻轻自言自语,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径直往会客室那边走,打算三言两语的把那个o打发走。

凯莉走过一个转角就到达了会客室门口,她面无表情的推门走了进去,把视线移向坐在沙发上的红发少女。她在沙发上端端正正地坐着,像是要极力营造一个良好的形象一样。

少女正处花季,一头亮红色的头发服服帖帖地披在身后,于头顶扎起一个问号一般的冲天辫。她的衣服是和军区格格不入的休闲装,宽松的白色露肩上衣上印着夸张的黑色花纹,黑纱的花瓣裙只遮住一半白皙的大腿,左手手腕上扣着的粉红色终端是时下最流行的款式,她红色的杏眼又大又圆,一眨一眨灵动极了。

少女旁边还坐着一个黑发少年,扎着一个同样的辫子,他低头玩终端,看起来兴致缺缺,就是凯莉推门走进来也没抬一下头。

红发少女倒是立刻着急地立刻起身,她努力抑制住自己期待的表情,露出标准的微笑。她两手扣着裙角,略微仰头去看凯莉身后,轻轻发问:“请问……金少校没来吗?”

凯莉摆上官方客套用的标准笑容,她貌似带着一丝歉意其实没有一丝愧疚地开口:“真是抱歉,金现在走不开。”

“那我能问问他在干什么吗?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他。”

“他被派去了新军营,有新的任务需要他执行。”凯莉干脆地回答,“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你可以下次来找他。”

“是么……那好吧,我想去见丹尼尔将军。”

哪里来的不懂事的大小姐。凯莉不耐烦地皱眉,有些烦躁,早知道让专门负责的人过来了,她讨厌无用的外交。

“最新的一次战斗报告才送到,将军还忙着整理。”凯莉说,“如果不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最好不要去打扰他。”

这句话后面是很明显是在赶人了,少女挑眉,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她抱起手臂有些强硬地再次要求说:“我希望,你能去通知他。”

凯莉最烦有人命令她。她脾气本来就不算好,升上上校之后,除了将领和高级指挥官之外已经再也没有人敢这样与她讲话了。更不必说她自认身为alpha,本应处于统治地位,被一个陌生的o命令在她看来是有够丢面子的。

凯莉无名火从心头起,她扯扯嘴角皮笑肉不笑,带了些讽刺意味开口:“注意你的措辞。即使你是哪位大人物的千金,也没有资格对军区士兵叫喊了叫喊去的,你以为你是谁?”

红发少女也是有脾气的,她毫不客气地还击:“我的身份地位与你无关。我有总统府下发的特权,你也无权对我指手画脚。”

“特权?真是好笑。”凯莉嗤笑一声,对这个词嗤之以鼻,她眯起眼睛看着红发少女,海蓝色的眼瞳中闪着危险的光芒,从她身上开始若有若无地散发出alpha特有的威压来。

凯莉缓缓的迈开步子。向对方走过去,她尖细的高跟鞋在地上敲击的清脆哒哒声在安静的空气里横冲直撞,敲击在每个人心上。

“在军区可没有什么特权一说,有的只有实力至上,胜者为尊。”

“如果你在这样的态度下去,我完全有权利用扰乱军区秩序的理由让下士把你请出去。”

一直坐在沙发上不动的黑发少年终于有了反应,他抬起头看着凯莉步步逼近,自己也关掉了终端起身,走到红发少女的面前,伸开双手,把她挡在了自己后面。

他皱着眉,一脸嫌恶与警惕地看着凯莉,问:“你想干什么?”

凯莉在少年面前站定,脸上已无半点笑意:“……想和我动手?你可想清楚,作为一个beta,在性别上你就已经输了。”

少年并不答话,凯莉微微抬起下巴,她看了看少年身后被护住的是少女——她没有半点慌张,镇定地垂直手站着,凯莉又把视线转回两人身上,说:“你们看起来并不慌张,想必是有什么筹码?”

“以为自己是a就很了不得吗?”少年答非所问,他几乎是一字一句的对凯莉说,“要是你敢动我姐一下,我保证你明天就能丢掉上校军衔。”

凯莉对这种威胁的话语毫无反应,她挑眉,无所谓地抱起手臂:“听起来很厉害。凭什么?说说看。”

“这很简单。”红发少女拨了拨刘海,她上前几步,与他的双胞胎弟弟同列,少女从容地抬起头,直视凯莉的眼睛,然后她深吸口气,红唇轻启,说:

“因为我们手上有‘塔因斯战役‘总指挥舰的记录仪。”

凯莉的眼睛瞬间睁大,她上下打量两人,沉默许久。

“这个理由足够有分量吗?”

凯莉收敛了周身松散的气息,她调整了站姿,慢慢站直。

此时她才显现出真正的军人气质来——海蓝色狭长的眸子如鹰隼般锐利,认真的盯住了少女的脸,仔细分辨他的表情变化。判断她是否在刷撒谎。凯莉表情严肃,不怒自威,她笔挺地站着,如一柄出鞘的锐利长剑。

凯莉缓慢地吐了一口气,说:“出示你们的身份证明。”

少女知道自己在这场短暂的交锋中取胜了,但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喜悦,同样严肃地打开了手腕上的终端,调出了自己的身份证明,把屏幕转向凯莉,一边的少年也同样做出的动作。

“我是在艾比,这是我弟弟埃米。”红发少女无意识的抿起唇角,话语掷地有声,“是十年前‘塔因斯战役‘总指挥官的遗孤。”

凯利将身份证明与两人对照,确认无误之后,她缓缓抬手行礼了个军礼——但是与其说她在向两人行礼,她更像是在通过他们,向一个事件,向其他的人表达敬意。她的眼瞳中划过一抹怀念和悲伤,好像看见誰一样,她的动作缓慢却又认真,铿锵又有力。这一时刻好像在进行什么隆重盛大的仪式一般,没有一个人说话。

“……我现在去向将军汇报,烦请你们在这里等着。”

凯莉说完之后立刻转身,快步走到门口——她的脚步比任何时候都要急迫,金属感应门刷的一下打开,人来人往的繁忙走道再一次与会客室相接。

她刚刚抬起脚准备迈出门口,却又似想到了什么一样,又放下了。她在那里站了两秒,然后回头,看向仍然站在沙发面前的两人。

“还有什么事情吗,上校。”艾比露出浅淡的得体笑容。

“我希望你没有在说笑。”凯莉也淡淡地笑了,她深深地看了一眼艾比,“不然你将承受整个军区的怒火。”

她扔下一句话之后就走了,留给房间中的两人一个复杂到令人读不懂的背影,金属门缓缓合上,会客室有归于一片寂静,放在茶几上的永生花仍静静开着,空调风吹动一两片叶子,一切和之前都没有任何不同,仿佛一开始那个刻薄毒舌脾气又差的alpha只是他们做的一个梦,根本没有存在的。



联邦军区三层,新兵营。

金和格瑞一路问人一路自己摸索,好歹摸到了信息兵部的大门。在两人的到达的时候正好是午餐时间,信息部的士兵大多去食堂吃饭了,整个兵部都没有什么人,只留下寥寥几个士兵,他们被格瑞和金的突然造访吓了一跳,慌忙放下手里的资料立正,结结巴巴的问好。

格瑞冷淡的点头,金友好地向他们笑笑,摆了摆手说:“没事不用紧张,我只是想来问问……”omega是不是在这里呀?

结果他的话还没问出口,就被格瑞一把捂住了嘴,在几个新兵恐惧的目光中被扯着领子扔到了一边。金不满地挣扎两下,他伸手去扯格瑞带着手套的手,格瑞的手太过用力,他感觉自己将要窒息。

“你们的教官在哪里?有事找他。”格瑞理都不理他。

站着的士兵不约而同在心中吐槽,他们可没在三区见过这两人,想必他们是上层来的,但是这个少校和少将是怎么一回事?现在军队的指挥官都成这个样子了吗?

吐槽归吐槽,长官的问话还是要回答的,其中一个略像领头的站出来答话:“报告长官,教官刚才去装备部了,还没有回来。”

“是吗?可真不巧。”格瑞松开手。

金一被放开就开始跳脚,他报复性地用手肘去拱格外的腰。格瑞拍掉金的手,示意他别在外面闹,却不想金更加来劲,甚至撸起袖子打算去挠格瑞的咯吱窝。

旁边的几个士兵一看情况不对,麻溜地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也不管不告而别会不会被罚这种事情了,脚底抹油一溜烟小跑出来信息部,把整块空间都留给了这条看起来奇奇怪怪的alpha。

格瑞再次木着脸拍掉了金试图伸过来的魔爪,他无奈的没什么强制意味地劝金别玩儿了,一边讲一边扒开金凑过来的脑袋。金是玩一边笑,好一会儿才才收手。

“干嘛刚才不让我讲话?”金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格瑞的后背。

“不然让你说出那种像来抢人一样的话?好端端的少校,非把自己搞得跟星际海盗似的。”

“我也挺想的,听起来就很酷。”金随便应和,“等我到25岁就退役当星盗去。”

格瑞不屑地瞟他一眼,根本没把他的胡言乱语放在心上,金随口瞎说的话实在太多,他总不可能每一句都当真。

既然金都在瞎讲了,他也没必要认真回答,格瑞张口就是没过脑子的话:“行啊,你去吧,到时候执行追捕通缉犯的任务一定能够遇见你。”

“别瞎说,我这么正义……诶格瑞,你太不够意思,你不应该和我一起去当星盗吗?我俩同进同退。”

“谁和你同进同退,”格瑞对金这种消极的想法进行了严肃的教育批评,“25岁就退役,打算提前去享受老年生活吗?”

“对呀,人老了身体吃不消啦。”

“才当了5年兵就吃不消了?看看丹尼尔将军,他年龄数得上军区最大了。”

“你不信呀?”

“不信。”

金朝格瑞做了个鬼脸:“你到时候看呗,我也就能当几年兵。”

各位一个手刀朝金的后脑勺劈过去,他皱眉,不悦地说:“瞎说什么。”

金看看格瑞要生气,赶忙闭嘴了,不再提起这个话题。他把双手举起做投降状,一副虚心认错的样子,他一脸真诚的向格瑞保证:“对对对我瞎说,我200岁再退役,保证次次任务平安回来立大功。”

格瑞没什么表情地看着金耍滑,心里却半年轻松不起来。

一开始好像还没什么,但是后面的对话,他实在无法把金所说的当做他童心未泯的玩笑话。格瑞在六岁就遇见了金,到现在已经20年,在某些方面他对金的了解甚至超过了解自己,看出金的态度和心情这种小事自然也不在话下。

金在说退役这件事情的时候,即使他刻意表现的像开玩笑似的轻松,格瑞还是看出来了——

他是非常认真的在说这件事情。

这和金平时的态度差太多了,到底是什么原因会让他这样想?格瑞隐隐觉得不安,他眉头锁得更深,犹豫着开口讲话:“你……”

他话还没出口就被打断了,门口传来个熟悉的声音:

“格瑞?金?你们怎么在这里?”

金和格瑞同时惊讶地转过身,信息部的大门被推开,门口站着的人是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他们曾经的战友紫堂幻。

金的嘴因震惊渐渐长大成o型,瞪大了眼睛看着门口的人,门口的紫发青年也瞪着眼睛看他。两人显然都没有遇见这一次突然的见面。

金又僵住两秒,白白眨了两下眼睛,终于反应过来,然后他一下子跳起,蹭蹭两下迎上了快步走过来的紫堂幻,他一下子抓住了紫堂幻的右手,紧紧地攥好了。

“好久不见,金。”紫堂幻从容地露出一个微笑,“任务顺利吗?”

“非常顺利,这不用你担心。”金有些粗暴地截断了对方的话断,他看起来非常的不高兴,脸色差的像块随时能拧出水来的旧抹布。

金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对方,他尽管他在极力克制自己,但是微微抽动的唇角和颤抖的手臂诚实地泄露了他此时的心里状态——他不高兴,甚至可以说是恼火,他浅蓝色的眸子中出现了火星子。

“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作者的碎碎念:

总算把金小队四人都写到啦嘻嘻,主线剧情已经开始了!!!!!

写凯佬和艾比的对手戏真的很爽很溜,我个人非常喜欢这种针锋相对的感觉,希望你们看的也很爽。

想要写一个“每个角色都是有故事的人”的故事,希望我瞎埋了这么多伏笔大家能猜得到(太明显好吗)

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喜欢!!!爱李萌!!!😘

评论(8)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