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s♪

高三卸lof,一年后见
Sils,叫阿汐就行
主业:瞎bb打游戏,喜欢小偶像小男孩小美女
副业:写点文
准高三狗随时失踪,更新看心情
爬墙如风,墙头多如草,目前实名吹爆💖九条天💖
主要是:凹凸/es/i7,什么都看,你主动我们就有故事

【瑞金】Universe 04(abo星际)

前篇戳头,其他作品见归档
欢迎关注~

面对金气恼的、咄咄逼人的质问,紫堂幻只对他报以一个不慌不忙的、略带歉意的微笑,他抬起左手按在了金紧紧揪着他袖子的手上,轻轻说:“我出院了,金。你应该恭喜我才对。”

“我恭喜你——恭喜你提前半年出院?”

“我已经恢复了,只是调到了新兵营的信息部而已。”

“紫堂幻,你是不是当我是傻子。你告诉我,你一个beta——没有特殊的痊愈能力,能提前半年出院?”金恼火地想跳脚。

紫堂幻收敛了笑容,他像是被戳到了痛处一样皱起眉,不再说话了。

“提前结束治疗,你是不是不想当机甲兵了?”金气急,他还想再说,但却被走过来的格瑞揪着领子往后拉了好几步,他不得不松开了拉着紫堂幻的手,退到格瑞身边。

格瑞扯着金站到自己旁边,金显然恼火得不行,他那张总是笑着的脸皱成一团,嘴角拼命地向下撇去,眼睛里好像要喷出火来,眼看他又要往前冲,格瑞只好伸出手,摸上了对方毛茸茸的脑袋。金被格瑞的动作搞得一愣,气势一下子消下去大半。

这还是在很久很久之前——在他们两个人亚性别都没分化的时候,格瑞用最常用的安慰方式,不管是什么大大小小的破事,也不管金是怎么的恼火和难过,在这个人难得表现出的温柔中,他也不是那么好意思再过生气了,最终总是背这个动作成功安抚,这次也一样。

格瑞修长的手指随意拨弄着金的发丝,冰凉的指尖时不时无意擦过他头皮,一点点浇灭了他的怒火,金不太好意思动了,任由格瑞一下一下捋直了他的头发。

格瑞看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就撤下放在金头顶的手,他也没忘记自己旁边还站了个人,就抬起眼看向了面前的中尉。

格瑞比金大两届,紫堂幻却与格瑞同期。在那时紫堂幻并不突出,他天赋不高,表现平庸,属于既不会被遣送去其他星球的分军区,但也不能正式升为士兵的那一类人,所以等过了一年,格瑞被破格提升当中尉直接离开新兵营的时候,紫堂幻还留在三层奋斗呢。紫堂幻和格瑞并不相熟,倒是金因为在新兵时期与紫堂幻搭档的缘故,和他关系很好,同他一起从新兵营毕业,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机甲兵,之后也他们也一起参加过几次任务。

“是你主动要求调到这里来的?”格瑞问。

“是我自己提出来的。”紫堂幻点点头回答,他扭头躲过两人探究的目光,眼神躲躲闪闪的,“现在我和莱娜少校一起在信息部工作。”

“是之前信息部的教官吗?”金感觉这名字挺陌生,他突然在一边提问。

“不是,她刚刚从研究所调出来。”紫堂幻轻轻摇了摇头,“她是o。”

“哦……现在连教官都能够让o担任了吗?”金摸了两下下巴,若有所思。但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应该是要兴师问罪的,于是板起脸,抱起手臂,又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只是很可惜,现在他假作的怒气可没什么用处了。

紫堂幻看着他这个样子还挺想笑的,同时还抱着一丝歉意,他自然知道金是好心想关心他的身体,但到底怎么样还是自己最清楚。

一年前金小队四人执行的任务由于配合有问题出现了失误,虽然最后任务圆满完成所有人安全返回军区,但是他的手臂在战斗中损伤。虽然金信心满满地告诉他军区医院一定会治好他,但是医师却说无法回到以前的状态。

在金接到新的任务出发后,他自己决定提前结束治疗。

     “好了好了,你就别激动了,我当然知道我应该做什么啦。”紫堂幻扯出一个笑容,他朝金安抚的小小,然后摆摆手,他看金又像是要生气的样子,连忙补充说,“原因以后再告诉你,绝对不会对你有半点隐瞒。”

金看着他,皱着眉摇头:“不信。”

“是真的,用小斯巴达的名义对你发誓。”

     小斯巴达是紫堂幻给自己的机甲起的名字,金是知道他有多爱惜它的的,听他这么一说,心里一抖,信了一半,他语气软下来歇,但还是不太情愿的样子,抱起手臂嘀嘀咕咕:“真的吗?所有的告诉我。”

“等到时候,我就告诉你。”

金盯着紫堂幻在黑框眼镜后的眸子好几秒,勉为其难地点头:“我相信你。”他眨眨眼,想起了自己此行的原本目的。

“那个……紫堂,你知道刚才说的那个教官那个o,叫、叫什么来着?”

“莱娜。”格瑞在一旁提醒说。

“对对,她现在在哪里呀,我想见见她。”

“好像去上层的装备部了,还没回来,怎么了?”

“没什么,我才回来嘛,听说军区开始接受omega军人了,就下来看看格瑞是陪我过来的。”

”这样啊……但是信息部没有你想见的士兵呢,你要么去医疗部看看?”

“我们这就碰碰运气,看不到也没事,就当散散步了。”金摆摆手,他伸手扯住了站在一旁格的袖子,他偏头问说:“那我们现在过去?”得到格瑞肯定的回答之后,金向紫堂幻打了招呼后就离开了,却在门口撞见了人。

是个新面孔,就是金这种交友极广范的人都没见过,但她也不是新兵,金瞥了一眼那人的肩章——是个少校。从对方套着的宽大的斗篷隐隐约约勾勒出的身体线条来看,应该是个女性,一张黑白的面具掩住她的整张脸,只能看见一头黑色的长发,她径直朝两人身后的大门走去,看见军衔比她高很多的格瑞也没有一点要停下来行礼的意思。

在与她擦肩而过的一瞬间,金感觉有人好像盯住了自己,这视线说不出的奇怪——冰凉,却没觉出一丝恶意,这感觉仅仅出现了一瞬间,时间短到让人以为这只是自己的错觉。

……是这样吗?金微微皱起眉,他抬手摸了摸右边有些发凉的脸颊。

“怎么了?”格瑞看见他的小动作。

“你认识刚才那个走过来的人吗?我感觉她好像知道我。”

“不认识。”格瑞回头,看了一眼那人的背影,“等上去之后查一查。”

联邦军区56层,总指挥部,第一军团将军办公室。

原本人来人往的办公室门口现在没有一个行人,以大门为中心,十米内全部被清空。用作警戒防御的钢铁门严严实实地封住了办公室大门,两边的走廊上三步一士兵,全部处于警戒之中。如此的警戒,仅仅是为了办公室中的四个人而已。

丹尼尔一只手撑着下巴,一只手在桌面上轻轻敲击,他眯起好看的金色眼睛,看向坐在对面的一对双胞胎姐弟,露出一个微笑来看。凯莉抱着手臂站在他的后面,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无声地嚼着不知从哪里掏出来的草莓味泡泡糖。

丹尼尔问:“喝点什么?”

“太客气了,不需要什么。”艾比正襟危坐,她总觉得被大将军看的有点发毛,明明他在笑,但这个笑容却让她脊背都发凉了,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

哎哟,你紧张什么,又没有说谎。艾比在心里暗骂自己,逼着自己坐得更直,看起来更更有自信些。

“那么我就直说了,我想了解你的手里记录仪的事情。”

“这是我作为联邦子民该做的,您想知道什么可以直接问。”艾比张口就是套话,她这种年纪小架子大的样子确实有些滑稽,但现在没有人会想笑的。

丹尼尔缓缓放下了手,他也坐直了:“那么请问,艾比小姐,你是什么时候拿到‘艾伦比特’号的记录仪的?”

“说起来您并不一定信。半年前我的母亲去世,在她寄存在联邦中央银行的遗产中,我们发现了这个记录仪。”

“一开始只是知道它是某个零件,我将它带回到家之后,请了家族专聘的机甲机师对它进行鉴定,结果不必我多说。”

“抱歉,我打断一下。”丹尼尔说,“在得知这个记录仪可能纪录塔因斯战役信息的情况下,你们有没有打开看过吗?”

“我们也曾试过,但它的开启需要当时的总指挥——也就是我父亲的指纹,但这显然我们是没有的,所以根本无法打开。而且在一次尝试失败之后,它就再没有打开过,直接成了一堆废铁。”

“本来我也有所怀疑,但就在昨天,它自动开启了,这才是我们奇怪的地方。”艾比抿抿唇,“昨天在它重启之后,显示收到一条求救信息。”

“……你是说,它收到了士兵发来的消息?”丹尼尔的表情有些古怪,一脸不可思议。

   “没错。而且,信息发送的时间是在它重启的前一天,地点坐标是虫族0号皇星。”

    “它显示了发送者没有?”

“发送者,是秋。”

“你是说,当时第三军团的秋……?”丹尼尔沉默许久,再开口时,声音竟然有些颤抖,他嗓音沙哑,缓缓的问。

“参加那场战役的,只有一个秋。”

凯莉打断:“我有一个问题。”她连报告都没打,本应是逾越了,丹尼尔却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点点头示意她可以继续说。

“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你没有第一时间上报丹尼尔将军,而是去找金?”凯莉紧紧盯住艾比。

艾比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和尴尬。

凯莉挑眉:“怎么,说不出来吗?”

“倒不是。”艾比犹豫了一下,她吞吞吐吐地说:“之前我调查过金。”

多半是这位大小姐暗恋心理作祟,免不了想了解了解心上人的各种信息,这种举动也情有可原,但这和她来找金有什么关系?

“然后呢?”凯莉耐着性子问。

“所以我知道他的姐姐是秋。再之后,他的任务地点大多去向53号母星一带,我自然猜的到他要去干什么——去寻找幸存者。”

“能猜到这个,你很聪明,”凯莉没什么情绪地开口,“所以你就想把这个消息先告诉他?”

“那还真是有点可惜。”丹尼尔温和地笑笑,他端起杯子喝一口水,然后脸色瞬变,周身气场一下子沉淀下来,到是把双胞胎两人吓了一跳。

丹尼尔撑着桌子站起来,联邦的大将军发布了今天的第一条指令:“把两位带来的的记录仪送去装备部坚定。”他顿了一下,赤金色的眸子严肃地扫过在场的三人,他缓慢的警告:

“这件事情,谁都不要对金说。”

作者的碎碎念:

为什么要把战线拉这么长,我要疯,如果是之前写的那种篇幅今天就应该是完结章了,但是这篇到现在大boss也没出场!!!!

把前面的一点点伏笔揭了两个,然后埋下了更多个,反正我也不太喜欢搞阴谋论,剧情真的很好猜

关于几点最近比较多的问题集中回答一下:

1.关于更新。就是周更,再多写不出来,寒假可能4.5天更新一次,忙,故事要构思。

2.关于每个人的亚性别。瑞金之外的任何角色的性别都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不用猜,影响不了剧情的

3.关于每个人的过去。都有不一样的过去,他们的隐瞒或是决定的原因理由都不一样,都不一样。除了既定反派,其他人都不会黑谢谢。

谢谢大家的喜欢,下周准备期末学校不放假,更新随缘

评论(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