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s♪

高三卸lof,一年后见
Sils,叫阿汐就行
主业:瞎bb打游戏,喜欢小偶像小男孩小美女
副业:写点文
准高三狗随时失踪,更新看心情
爬墙如风,墙头多如草,目前实名吹爆💖九条天💖
主要是:凹凸/es/i7,什么都看,你主动我们就有故事

【瑞金】Universe 06(星际abo)

前篇戳头,其他作品见归档
欢迎关注~

鬼狐天冲背着手站在大屏幕前,他微眯着眼睛看着蓝色光屏上快速滚动的一排又一排数字,这已经是第六次对零件的扫描。“如何?”他捏着银白色的发尾,转头问旁边的研究人员。

“确认无误了,鬼狐上校”。一个披着白大褂的少校推推眼镜,他脸色凝重,一刻不息地敲打着键盘,机器发出滴滴嘟嘟的声音,不断跳出满是术语的窗口。

“除了定位之外,记录仪里还有什么信息?”鬼狐天冲点头,他缓慢地在屏幕前踱步,扫过满屏的窗口。

“一定有人在上面动过手脚,这几个残留文件根本打不开。”

“我去把报告送给丹尼尔将军。”鬼狐天冲眯起眼睛,“你们把材料文件交给信息部,试试看能不能修复,速度要快。”

很快就有人领命下去,实验室乱成了一团,鬼狐天冲带着报告出了实验室,边走边发了个消息。

——“鱼上钩了。”

*
三层。

格瑞突然收到一条来自丹尼尔的短讯,他疑惑的抬起手,看见终端光屏标红的巨大感叹号。

“怎么了?是什么东西?”金好奇地把脑袋凑过来,看见这条短讯吃了一惊,“这……什么大事要用刀紧急标志啊?”

格瑞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他没推开金,一点也不避讳直接地点开那条信息,自己看过之后把屏幕转向金,好他看得更清楚。

“丹尼尔将军叫我去他办公室。”格瑞不着痕迹的皱眉,他放下手,自己也十分莫名其妙。他才刚刚回到军部,本着人道主义精神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给他发任务。

金和格瑞想到一块儿去了,他指着光屏咋咋呼呼:“天哪!将军难道要给你发任务吗?这不能吧,太过分了,明显是在压榨军官!”语毕还愤怒的挥了挥捏紧的拳头以示不满。

“别乱说,”格瑞伸手弹了一下金的脑门儿,看着他委屈的扁着嘴捂着额头不说话了,关闭了终端,“将军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

“那……那你现在要怎么办啊?”金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还能怎么办,上去吧。”格瑞指指头顶上。

金的三层一日游计划宣告破产,这让他很是不爽,但也没有再抱怨。服从是军人的本职,这是他从进入军校开始就被告知并一贯执行的,作为联邦的守护者,军人注定会需要放弃一些东西——闲适、玩乐、任性,他遗憾,但并不后悔。

格瑞看出了金的不满,他在升降梯里对金说:“将军没叫你,你跟过来干什么?”言下之意
就是让金留在三层,没必要和他一起上去。

“但是他叫你了啊?”金明显没听出格瑞的画外音,“我们不一直在一起吗?我当然要和你一起上去咯。”

格瑞决定说的更明白一点:“你可以留在下面自己去逛,不用因为我放弃自己想做的事情。”

“说什么呢,”金笑着轻轻撞了一下格瑞,“我们是朋友吧?只有和你在一起做的事情才能算开心嘛。”

格瑞心情复杂地看着金一边发朋友卡一边说着容易引发歧义的话,一时不知道是要感动还是咬牙切齿,他深深吸一口气压下了复杂翻滚的情绪,面无表情的斥责说:“胡说八道。”

“又凶我。”金习以为常,无所谓的耸耸肩。

“谁没事干要凶你?”格瑞推着金出了升降梯,“想太多,赶紧出去。”

金一踏出门就被吓了一跳,他看了看空无一人的走廊和严阵以待的士兵,迟疑的退回去看了眼楼层,发现自己没有走错。

“我们才下去没多会吧?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金被这严肃的气氛吓得不敢大喘气,他悄悄挪到格瑞旁边咬耳朵说。

这也不能怪金不敢相信,包括格瑞也没见过这样的情况,联邦这几年还算太平,没出过什么大事,自然也没有这么戒备严密的时候。

就在两人在升降梯前面傻站着的时候,一个领头的上尉朝他们走过来,一脸严肃地敬了个军礼:“请问是格瑞少将和金少校吗?”

格瑞和金回礼之后说:“是的。”

“格瑞少将请随我去办公室。”上尉略微颔首,他转过头对金略带歉意地说,“至于金少校,请您下楼吧。”

“我不能和格瑞一起去吗?”金立刻提问,“我们一直在一起的。”

“抱歉,这是将军的命令。”他不为所动,“还请您不要让我们为难。”

“金,我一个人去就行了。”格瑞说。

这可越发奇怪了,金暗自思考,丹尼尔将军知道他和格瑞关系好的,之前也没有出现过两人都在场却只喊其中一个人的情况,这次却突然这么例外,态度还很是强硬,究竟是什么事情只能和格瑞说?

“没事没事,我明白。”既然不能直接听到,那换一种方法就好了吧?金的眼珠子咕噜噜转两下,脑子里蹦出一个方法来。

“真是失礼了。”上尉鞠了个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请问,凯莉上校在哪里呢?”金在进入升降梯之前问。

“刚才去19层拿资料了,很快就会回来。”

“谢啦。”金按下19层的按钮,朝着外面的人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来。

*
金刚到19层就看见了急匆匆走过来的凯莉,金一把拉住她。

“嗯?干嘛?”凯莉看到金出现在这里吃了一惊,但她很快冷静下来,试图甩开他拽着自己胳膊的手,她另一只手里托着一个严严实实的保险箱,里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凯莉,你是不是要去将军的办公室啊?”

“对啊,干什么?”凯莉顿了顿,突然讶异的问,“你真的去三层见到omega了?”

“呃?”金被问地一愣,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结结巴巴的回答“没、没有啊。”

凯莉皱着眉头上下打量他,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她狭长的眼角上挑:“真的?那你身上那么重的芒果味从哪里来的。”

金心里咯噔一下。芒果味是他信息素的味道,但是明明几个小时之前他刚服用了大量抑制剂压下去了,这么快就又被闻到了?

金无意识地咬住了下唇,眉毛也皱了起来,他隐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却说不出是什么。……到底怎么回事呢?

“…喂,你这家伙脸色这么差,想什么呢?”凯莉看着金略显苍白的脸色有些担心。

金茫然地眨两下眼睛,用力地甩头,把这突然袭来的不安甩出自己脑袋里,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绝对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我没事凯莉,你待会去将军的办公室之后,能不能把你们谈话的内容告诉我?”

凯莉拒绝的倒是很干脆:“不行。”

金可怜巴巴的看着她:“诶——为什么?”

“丹尼尔将军不让说,你想让我违反上级命令掉军衔吗?”凯莉懒洋洋的说,她其实对这种约束根本不在乎,只是想逗一逗金而已。

“那,如果不是你告诉我的呢?”金一副“我就知道”的了然样子,他狡黠地超凯莉一笑,眯起水亮亮的蓝眼睛,眸子里全是小计谋。

凯莉饶有兴趣地挑眉,凭她的脑子怎么可能猜不到金想干什么,心里大概有了个想法,她语气上扬:“——嗯?”

金松开抓着对方的手,从军服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黑色装置,上面的指示灯一闪一闪亮着微弱的红光,他把它放到手心里托着放到凯莉面前,得意洋洋地炫耀:“看,这个。”

凯莉扫了一眼就知道是什么了,她说:“监听器?”

“对。”金点点头,“凯莉上校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我装上了监听器,然后我通过装置得知了你们的谈话内容……这样如何?”

这样一来就等于把凯莉从事情里撇的干干净净了,凯莉赞赏地瞟了金一眼,面上却还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淡淡的看着金。金被她这种不上不下的眼神搞的心里都不太安生,原本自信满满现在也渐不安起来,他踌躇地抓了抓头发,问:“怎么样啊?”

凯莉模模糊糊“嗯哼”了一声。

金摸不准她有没有答应,又问了一句:“你同意了吗?”他见凯莉还是不说话,干脆扯住她的袖管开始耍赖:“凯莉——凯莉你帮帮我嘛,我真的想知道将军会和格瑞说什么。”

凯莉听到这个名字白他一眼,甩开金的手侧过身子,撩起黑色的长发,露出她笔挺的军服领子。

金不明所以,凯莉不耐烦地回头说:“愣着干嘛?把东西放到我领子下面。”

金大喜过望,忙不迭应声,把监听器小心的塞到凯莉领子下面扣好,朝凯莉双手合十拼命道谢:“谢谢你凯莉!你真好!”

凯莉潇洒地一撩头发,留给金一个背影,大步流星地走了。金朝着她的背景挥手,一脸喜悦的样子。

完成!金高兴的挥了挥拳头,捂着嘴偷笑起来,他自鸣得意一分钟之后立刻收敛了表情,又是一脸认真的样子,他伸手拍了拍脸颊,转头在19层找了一个空房间进去,锁上了门。

*
凯莉带着记录仪到达办公室的时候,格瑞和丹尼尔的对话才开始没一会,她来的正是时候。

凯莉和格瑞向来不对付,她走过格瑞旁边的时候目不斜视,就当他是空气一样,格瑞看了她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东西带过来了,丹尼尔将军。”凯莉把保险箱放到丹尼尔面前,之后她就自觉走到他身后,背好了手。

“辛苦你了。”丹尼尔点头,他熟练地用指纹打开保险箱取出记录仪,把这个黑乎乎的零件放在桌上,对格瑞招招手,“来看看这个,格瑞。”

格瑞向前跨两步,垂下眼看桌上的东西,他虽然并不是装备部的,但好歹学过一点军械知识,盯着看了一会总算认出这是个记录仪,但是特意把他叫来还支开金是为什么?

“……这是记录仪,但是看起来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格瑞一板一眼地回答。

丹尼尔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他闷闷的笑了两声,用手指点点桌子:“还记得当时你刚上军校的时候,和我说过的目的是什么吗?”

“找到家族灭族的真相……还有,和金一起寻找秋姐。”

“第二个可能将要实现了。”

格瑞立刻意识到了:“你是说……秋姐有消息了?”


作者的碎碎念:

这一章稍微有点短!不过不影响!!我写的开心就好!(被打)

终于想起来要把性别拉出来溜溜刷刷存在感了

离rj夫夫联手杀虫族的日子不远了!起立鼓掌!!!👏👏👏👏👏👏

评论(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