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s♪

高三卸lof,一年后见
Sils,叫阿汐就行
主业:瞎bb打游戏,喜欢小偶像小男孩小美女
副业:写点文
准高三狗随时失踪,更新看心情
爬墙如风,墙头多如草,目前实名吹爆💖九条天💖
主要是:凹凸/es/i7,什么都看,你主动我们就有故事

【瑞金】Universe 07(星际abo)

前篇戳头,其他作品见归档~
欢迎关注!♡

“——秋姐在那里?”格瑞难得激动,他急切的问。

“现在也只是猜测罢了,”丹尼尔不急不缓地整理袖口,他说,“可能是在虫族皇星……马上军区就会组织战士前往搜救,你要去吗?”

“这个答案不用我说吧?我一定会去的。”

“即使这是一个不确定的猜测,即使你可能回不来?”

“是的,我会去。”格瑞直视丹尼尔的眼睛,坚定地回答,“不管是从个人还是从联邦的角度出发,这次救援都需要我。”

“很坚定的回答,我很欣赏。”丹尼尔笑了笑。

“那么,格瑞少将。”丹尼尔站起身,他收敛了笑容,手背在身后,“这次行动的队长位置交给你。”

“是。”格瑞颔首,他略犹豫了一下,开口说,“有一件事要拜托您,将军”

“你说。”

“这件事情,不要告诉金。”

“哦?”丹尼尔饶有兴趣地挑眉,格瑞有所隐瞒的情况可不常见,“这次又是什么原因?”

“这次行动很危险,金知道了一定不会让我独自前往,就是用尽一切办法都会跟着我过去……但是如果,我是说如果,”格瑞觉得自己下面说的话好像不是太吉利,他强调了一下才继续说,“万一我没找到秋,留在了皇星,我也希望他能有机会继续寻找。”

“可以,我会帮你保密。”丹尼尔爽快地答应了。

“那么借口呢?金很聪明,他会察觉的。”

“紧急任务如何?”丹尼尔想了一下就回答,军人临时被分配到任务是常有的事情,这个借口是听起来最为普通且挑不出错来的。

“嗯。”格瑞对这个安排也比较满意,他表示赞同,然后开始和丹尼尔确认起了各方面的细节。

凯莉从他们谈话开始就一直默不作声地站在一边玩头发,她看似漫不经心,脑子却乱成一团,一刻都没停止思考。

金肯定通过监听器知道了这件事,他的举动凯莉都不用猜——一定会偷偷摸摸地跟着去皇星,但是凭金一个人的力量绝不可能做到毫无痕迹,他只有求助他人这一个选择。

那么自己要如何?等到金向她开口的时候,自己是帮助还是袖手旁观?凯莉冷着脸揪掉了一根尾部分叉的头发,轻轻咬住了自己的舌尖。

凯莉这边正纠结着,金这里也绝好不到哪里去。

房间里只有金一个人,他为了不惊动别人连灯都没有开,监听器闪烁的红光成了黑色空间中的唯一光源,明明灭灭地照亮了金僵硬的脸庞,红色印进他的眼底。

整个空间都寂静的可怕,只能听见金急促的呼吸声,他紧紧贴着金属门站着,好像要是没有它就能立刻倒在地上一样。

……他刚刚听见了什么?金的脑子仿佛生锈了一样无法转动,只能把那些话一个字一个字拆开又合在一起,组成一段他无法理解的晦涩语言,他手指用力按着门,仿佛连手指都要扣进去,背后冰冷坚硬的金属刺激着感官,让他多少冷静了一点。

金费了好大功夫才理清楚刚才得到的信息,秋姐可能找到了,所有人都在瞒着他。

这真的过于刺激了,金全身上下出了一叠层的冷汗,要是今天他没遇见凯莉,没有用监听器怎么办?

他就会一无所知地祝格瑞任务顺利,心安理得地等待,若是格瑞运气好,带着秋姐回来了,那便是双倍的幸福,若是出了什么意外,金就会失去生命中的最重要之人。

金想到这里,几乎是立刻就下了决断,在黑暗的房间中只看得见他那晦暗不明的蓝色眼睛。

得想个办法跟着去才行。

*

办公室里的小型会议一结束,凯莉就立刻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把脖子后面藏着的监听器用鞋底碾了个粉碎,然后直奔19层,在一个昏暗的小房间里找到了金。

“你听到了吧?打算怎么办?”凯莉抱起手臂,看向金。

金出奇的冷静,他平静地站在墙角,回答:“如果这是格瑞希望的,我什么都不会做。”

凯莉狐疑地眯起眼睛,金什么斤两她还不清楚,这话绝不真心。

“你认真的?”

“当然咯,你看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金无奈地笑笑。

凯莉揶揄他说:“谁知道你这次想怎么样?”

“我是军人,凯莉。”金伸手指了指衣服上的肩章,一脸正气凛然,“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按军衔来说,格瑞还是我的上级呢。”

“你反正不会在乎这个的不是吗?”凯莉似笑非笑地望着金的眼睛,仿佛把一切都看透了,她盯着金好几秒,在金耐不住开口之前移开视线,说,“不管怎么样,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

凯莉说完后朝金摆摆手,直接离开了。

“我不会做连累同伴的事情的。”金轻轻说,他朝凯莉的背影挥挥手,然后决绝地转身。

两天后,丹尼尔果然开始传下命令,金到处打听,参加人员果然和他听见的名单差不多。

在之前听见的谈话中,金听见了很多参加成员的名字,有些是熟悉的,有些是根本没听过的,金在简单分析之后选出了几个对他有用的人。

金再次来到19层,现在他即将前往装备部去拜访其中一人——鬼狐天冲。

金之前只听说过这个名字,却没怎么见过他的人,一是没有什么必要的交流,二是格瑞曾再三警告他不要接近鬼狐天冲。

站在鬼狐天冲办公室的大门前,金在心里默默对格瑞道歉三声,抬起手敲响了大门。

过了几秒,金属门就哗的一下打开,金在门口喊了一句报告,得到里面人的允许之后走进去。

坐在椅子上悠哉悠哉喝茶的男子看到金倒是一愣,旋即笑起来,他的声音隔着厚重的黑白面具传出:“让我瞧瞧,真是稀客啊,金。”

“晚上好,鬼狐上校。”金觉得莫名不舒服,他抿抿嘴,“我有事情想和您商量。”

“什么?”

“后天的那次紧急任务,您是负责准备装备的是吗?我想混进仓库里。”

“有意思。”鬼狐天冲又笑了笑,“你是指作为装备部成员混进去?”

“不。”金摇了摇头,他指了指自己的脸,“我这张脸已经太出名了,做不到的。我是想混在机甲仓里。”

“我可以帮你,但是作为报酬?”

“只要我能做到,都可以。”

鬼狐天冲不紧不慢地给自己加了杯水,金紧张兮兮的看着他。

“那好,”鬼狐天冲也没沉默太久,他伸手点点桌子,“我要你和格瑞少将一起行动。”

“……呃?”金没反应过来,他觉得这个条件简直是莫名奇妙,因为这根本不用鬼狐提出来,他肯定会和格瑞在一块的。

“怎么了,做不到吗?”

“不不不,我可以!”金立刻答应了,他点头如捣蒜。

“那好,后天凌晨,在这里等我。”

金诚心诚意地向鬼狐天冲道谢。

*
金从鬼狐天冲那里回来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搞定了一项大头之后他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金按开了宿舍的灯,一下倒在床上。

马上他就要去虫族皇星了,去找秋姐,这原本是他一直期待的,但是现在却感觉不到一丝兴奋,反而感觉到一丝不安。

这一切都顺利的可怕,好像是有人捧着送到自己面前。

金想到这里不由一抖,感觉从脚底板都有寒意传来,然后他伸手敲敲自己的脑袋笑了笑,让自己不要多想。

金打开终端随意浏览着军区论坛,突然感觉到后颈的腺体传来一阵刺痛,好像有人用刀直接从后面挖下一块肉,剧烈的痛感几乎让他从床上弹起来。

这还仅仅只是开始,针脚样密的刺痛感开始从后颈处蔓延,一点一点爬遍了金全身的皮肤,然后开始往身体里面渗透,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几乎连血管都要裂开。

金意识到大事不妙了,他下意识地去摸口袋,结果发现抑制剂根本不在那里,金挣扎着想爬起身去拿床头柜上的抑制剂,发现自己竟然没法移动一丝一毫。

鼻尖缠绕上了糖霜的甜味——那是金自己信息素的味道,随着香味越来越浓郁,金的心也在一点点下沉,他最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要发生了,抑制剂将不再对他起作用。

就在这时,有人敲响了宿舍的大门。

金痛到蜷缩成一团,他酝酿了许久才努力控制住自己的声音,问道:“……谁?”

“是我。”格瑞的声音模模糊糊穿过来。

绝对不能让格瑞进来!金在心中尖叫,事实上格瑞并没有他房间的权限,自己也没有一点力气去给他开门。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金尽量平稳地回答。

“……你怎么了?声音不太对劲。”格瑞站在门外,敏锐地察觉了金的颤抖,他有些焦急地再次敲门,“开门,金。”

“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金在床单上蹭去了一头冷汗,他狠狠咬住嘴唇,急促的喘气,颤抖着撑起上半身,努力伸长了手去摸药瓶,金勉强撑着对格瑞说,“……你回去吧!我不会给你开门的。”

门外的格瑞还在继续讲话,但是金已经听不见了,耳边爆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声,眼前的世界都瞬间瓦解崩裂,剧痛仍然锲而不舍的捶打着神经,甚至又多出一种陌生的感觉开始流窜。

真是糟糕透了。这是金失去意识之前脑子里出现的最后一句话。

作者的碎碎念:

嗨大噶好有米有想我我终于更新了嘻嘻嘻嘻(ntm)

首先声明我没有急刹车啊,因为下章也没车,下下章也没车,总而言之就是车在天边。(嘻嘻)

现在我在云南旅游~~每天除了下车跑景点就是在车上补觉,总之就是咸鱼生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8)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