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s♪

高三卸lof,一年后见
Sils,叫阿汐就行
主业:瞎bb打游戏,喜欢小偶像小男孩小美女
副业:写点文
准高三狗随时失踪,更新看心情
爬墙如风,墙头多如草,目前实名吹爆💖九条天💖
主要是:凹凸/es/i7,什么都看,你主动我们就有故事

【瑞金】且傲且骄 04-06(设计师瑞x模特金)

前篇戳头,其他作品见归档♡
欢迎关注!

04.
金稀里糊涂又十分顺利地成了工作室的专模,当他昏头昏脑的出了格瑞的作画室之后,看见了老神在在地刷手机的凯莉。

“出来了?结束了就走吧。”凯莉看到他出来,把手机往小皮包里一揣,朝金招招手。

“你好了??”金简直莫名其妙。

“好了啊。”凯莉也莫名其妙。

“合同呢?你都签好了?”

“嗯哼。”凯莉点点头,她刚才和安迷修确认过了合同,待遇简直好到让她觉得烫手不敢签字,但是凯莉的座右铭可是“有钱不赚王八蛋”,她确定没有问题之后就毫不犹豫地把金卖了。

金无言以对:“……那你可真快。”

“那可不是吗,明天工作室就会发公告了。”凯莉捧着脸笑了笑,“都是钱呀金,你要发啦。”

“谢谢啊。”金敷衍的道谢。

正如凯莉所说,合同签好的第二天“GREY”的官方推特就发布了签约专模的公告,在短短一个小时内就掀起轩然大波。

所有人看到这则消息的第一反应就是懵逼,什么?“GREY”?是他们想的那个工作室吗,那个恨不得鼻孔看人两百年不签专模的工作室?

无数人带着这样的疑惑,仔细确认了账号不是不是高仿之后,再次仔仔细细阅读了公告,又涌起了一个新的疑惑——金是谁?他有什么资格什么魅力?

于是,金上了本日热搜头条,推特粉丝暴涨到差点把手机卡爆,几年前刚出道的硬照都被人扒拉出来一一欣赏。

“啊哈哈……这张照片都被找出来了啊……”金窝在床上玩笔记本,他看着首页上的他的黑历史硬照干笑。

那还是金刚出道那会儿给一个二流杂志拍的内页,照片上少年一身纯白宽大长袍,在腰处猛得收紧,勾勒出少年纤细的腰。袍子上满满点缀着星子一般的水钻,闪着光的大大小小的水钻组成了奢华复杂的花纹,一层薄薄的雪纱飘起,掩住了耀眼的光华。

金斜靠在一张纯白的华丽沙发上,懒懒散散地看向镜头,他眼睛半阖着,涂成银白色的纤长睫毛上撒了一层闪粉,樱粉色的唇瓣光泽鲜亮诱人,表情似笑非笑般得漫不经心,就如冰雪中诞生的精灵,美到令人窒息。

金摸着下巴仔细看了看两年前的照片,挑出了自己不少动作站位上的错误,然后去看了最新的评论。

在颜控多如狗的时尚圈,不管是谁都喜欢美人,虽然这张硬照不乏灯光动作的错误,但照片里的里少年的美貌就足以弥补这些不足了。

“天哪,我无法想象!这么貌美的模特为什么不是超a?他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男模都可爱,金就是天使!!”热评第一位,他的赞美综合了每个人的心声,简洁明了概要极了。

金不是没有被人夸过好看,但一下子被这么多人疯狂夸奖还是头一次,他不好意思地捂住脸。嗨哟,我会害羞的啊。金又有点骄傲的笑起来。

外貌协会成员对金的赞美还没有结束,一则对格瑞采访的短视频又把圈内人炸了出来。

在短视频里,金发红唇大波美女主持人萝丝玛丽和格瑞面对面坐,萝丝玛丽先对着镜头甜甜一笑:“晚上好各位观众,欢迎来到萝丝的晚间闲聊五分钟,今天我们邀请到了著名设计师格瑞,这还是他第一次接受公开采访呢。”

格瑞点了点头,脸上没什么表情,他也不开口接话,坐那就是一尊冰雕。

萝丝玛丽也不是第一次遇见不爱说话的嘉宾,她也不觉得尴尬,非常自然又活络地与格瑞开始聊天,她大多问的是不痛不痒的简单问题,格瑞也很给面子地一一回答。

“格瑞先生,关于最近您工作室的新专模……”萝丝玛丽终于问出了大家都关心的问题,她俏皮地眨眨眼,“方便和大家说说您的想法吗?”

“您是指?”格瑞彬彬有礼地问回去。

“比如说,您是怎么认识金的?选他作为专模的原因是什么?”

格瑞难得勾了勾唇角,他十指交叉放在膝盖上,说:“我在塞纳河畔见到金。”

“哇哦,真是浪漫。”

“确实如此,他是法国人。”

这么听起来怪怪的,就好像是快结婚的人在感情栏目的相遇回忆一样。

“那么选择他的原因呢?要知道,GREY可从来没有签过专模。”

“这个很简单,是设计师的直觉。”

“像女人的第六感那样吗?”

“是吧。”格瑞和萝丝玛丽对看了一眼,“我第一次见到他就感觉世界都变化了,他是我的灵感源泉。”

“金的美超越性别,他是水边的纳西赛斯,我认为没有人可以抗拒金的魅力,他与我是绝配,我的设计为他而生。”

金坐在电脑面前看完了这五分钟的小视频,一张脸从脖子红到耳尖,他把格瑞的话看了一遍又一遍。金倒在床上用被子蒙住头开始打滚,好一会儿才露出一双湿漉漉的猫眼。

呃……他真的会害羞的呀。

05.

“为什么不让我给金量尺寸?”安莉洁抱着手臂站在格瑞的工作间门口,“你是打算抢我饭碗了?”

“他是我的。”格瑞头都不抬,“做你的样衣去。”

安莉洁表情复杂地看了格瑞将近一分钟,尊敬地表达了自己的愤慨之情后扭头就走,还不忘甩下皮尺。全程旁观的安迷修对此啧啧称奇,觉得仿佛千年铁树开花。

在一楼乖乖坐着的金也想不明白,明明凯莉已经把他前一个星期刚刚测量的数据详细地发给了格瑞,他却仍然要求再一次测量。

再怎么说也不可能在一周之内身材变化巨大吧?金怀疑的捏捏自己肚子上薄薄的肉,确认自己没吃胖,楼梯口传来脚步声,他赶忙抬头,却发现走下来的不是安莉洁而是格瑞。

“……呃?您来给我量尺寸吗?”金觉得略奇怪。

“没错。”格瑞扬了扬安莉洁的尺子。

“安莉洁小姐是走不开吗?”可是刚刚自己过来的时候她还在打超级玛丽。

“是的,我来替她测量。”格瑞面不改色地瞎说八道,他走到安莉洁的工作台旁边拿了纸和笔,朝金招手让他过来。

金满肚子疑问,但是他转念一想对他来说谁测都没差,立刻就释然了,大大方方地走过去,端端正正地在格瑞面前站好张开手臂。

“由我来测量对我也有益。”格瑞自然地蹲下来展开尺子,说。

“什么?”金低头,看着格瑞线条硬朗说鼻梁问。

“直观感受,更方便我设计出适合你的衣服。”

“唔。”金不置可否,软尺在腰际轻轻环了一个圈,格瑞的手指若有若无地触碰着金的后腰,金不可避免地抖了抖,觉得有些痒。

格瑞淡淡瞟了一眼数据,又仔细看看眼前的细腰,眼神闪了闪,在心里感叹了一句身材真好。

格瑞松开尺子站起身,转身在纸上写了几个数据,然后再转过来测量金的胸围。金整体偏瘦,不论是手还是腿都极纤细,但他不缺乏锻炼,薄薄的一层肌肉恰到好处得构成流畅的线条,使他看起来不过分瘦弱,也不过分健壮。

格瑞站在金的面前,好像是看不清数据一样略微靠近金低下头,他们的呼吸几乎交错在一块了,金能闻见对方身上淡淡的松木香,就像他本人一样优雅又低调。

“金。”格瑞的声音轻轻的。

“……怎么了,格瑞先生?”金略微扭过头躲避格瑞温热的吐息。

格瑞顿了一下,有些不满地皱起眉毛,说:“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你可以不用敬语。”

这是不满他表现生疏咯?金眼珠子咕噜噜转了转,从善如流地说:“那我就叫你格瑞。”

“可以。”格瑞满意地点头。

06.

量过尺寸之后的好几天金都无所事事,每天待在公寓里不是睡觉就是打电玩,他现在可不敢像以前一样随便出门,生怕一出门就被媒体淹没。

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电视机里播放着《罗马假日》,金裹着空调被吃哈根达斯,看着屏幕里的小公主坐在台阶上吃下一个冰淇淋。金摇头晃脑地哼歌,发现一个陌生的电话打进来。

这是金的私人电话,除了朋友和少数圈内人之外没人知道,金犹豫了几秒,按下了免提:“您好,我是金。”

“早上好,金。”一个低沉的男声传过来,金的耳朵麻了一下,觉得这个声音十分耳熟。

金犹豫了一下,问:“是格瑞吗?”

“是我。”那边的人似乎心情很好,语气都很愉悦。

“哦哦上午好,有什么事?”

“我在设计一套衣服,你有空过来看看吗?”

“好啊!”金眼睛一亮,“我马上来!”

“别忘记和你的经纪人说一声,挂了。”

“Au revoir~”金开心地挂了电话,随手给凯莉发了个消息,他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跑到更衣室里认认真真地装扮起来。

*
金到达工作室的时候可谓是全副武装,开门的安迷修差点没认出他来。黑不拉几的鸭舌帽扣的严严实实,RayBan的飞行员款太阳镜挡住他那水光潋滟的眸子,还蒙了个白色医用口罩。

“怎么蒙这么严实?”格瑞一脸惊讶地看着金坐在沙发上摘帽子口罩,不由停下了笔。

“我自己来的啊。”金一点也不客气,他捞过茶几上的红茶喝了好几口,“差点被认出来,好险好险。”

格瑞静静地看了着他喝了两口水放下杯子,就让金过来看他的设计图,金兴致勃勃地跑过来看。

设计图上是一件军装大衣,已经完成了大半,只剩下部分细节等待完成。金仔细端详了许久,毫不吝啬地夸奖说好看。

“关于这个袖口,你有什么想法?”格瑞用笔尖点了点设计图,询问金的意见。

“啊……”金摸着下巴皱起眉毛,“仔细看看,感觉有点违和。”

自己的作品被自己是专模批评了,格瑞也没有一丝一毫的不满,他脸色平静地点点头,继续问:“那你觉得怎么样比较好?”

这件军装大衣整体用色是传统的军绿色,在领子和袖口处用了暗红色面料点缀,白色布料细细包边,袖扣和大衣扣子则是闪闪发亮的金色鹰纹,配上同色的胸章和挂链。

“设计主题是?”金有点为难。

“刀锋美人。”

“但是它明显是男士的。”

“锐利、冷酷,却不乏柔软,这是我的设计理念。”

金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这场景说实在的也挺难见,很少会有设计师同自己的模特商量一件高定服装的设计。模特擅长搭配选择,擅长让物品体现出它最美的一面,但这不代表他们能够设计。

“暗红色包边如何?”金搓搓手指。

“可以。”格瑞稍微思索了一下就立刻同意了,他拿起铅笔在设计图上涂抹几笔,“一样用鹰纹袖扣吗?”

“换一个?”

“猫眼石怎么样。”

“听起来很酷,但是效果怎么样我不知道啊。”

“那就多准备几种,晚点试试看。”格瑞毫不心虚地给安莉洁挖坑,心安理得地压榨员工。

金耸耸肩表示他随便,他又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问格瑞说:“为什么要问我?”

格瑞笑了一下,回答暧昧又礼貌:“因为这件衣服只有你一个人能穿上。”

“我们天生一对。”

作者的碎碎念:

大噶好!!虽然我没什么想说的但是我还是坚持要瞎bb

希望大家喜欢这个貌美金金和撩撩瑞锅

本来我以为寒假时间足够我搞完这一篇,结果被告知返校时间提前了我好绝望,我尽量爆肝试试看吧……因为马上返校,第一周我们是不放假滴。



评论(18)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