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s♪

高三卸lof,一年后见
Sils,叫阿汐就行
主业:瞎bb打游戏,喜欢小偶像小男孩小美女
副业:写点文
准高三狗随时失踪,更新看心情
爬墙如风,墙头多如草,目前实名吹爆💖九条天💖
主要是:凹凸/es/i7,什么都看,你主动我们就有故事

【瑞金】Universe 08(星际abo)

前篇戳头,其他作品见归档~
欢迎关注w

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昨晚的疼痛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空气中残留的淡淡甜香昭示着它并不是一场梦。

……我还活着吗?金迷迷糊糊地想,尝试动了动手指头,然后立刻清醒过来。他又在床上躺了两秒钟,确定自己还能动之后立刻爬了起来,紧张兮兮地从把自己从头到脚检查了一遍。

没缺胳膊少腿,腺体也暂时没有异常,除了小腿上有一块不知什么时候撞到的淤青之外,一切都没有问题。

金摸了一把后颈,对昨天的事情心有余悸,他翻身下床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没发现有人进入的痕迹,门也锁得好好的,金把吊着的心暂时放回肚子里。

好像就是这两天开始,抑制剂对他的作用越来越小了,身体也开始接二连三地出问题,金定定地盯着放在床头柜上的药瓶看了一会儿,移开了视线。

看来提前退役的老年生活得提前了。

金换下被揉得皱皱巴巴的军服,重新喷好了抑制剂,他耸耸鼻子没闻见自己信息素的味道,在镜子面前长舒一口气。很好,过了一个晚上还是一条好汉。

这时突然传来敲门的声音,金对着镜子整理的衬衫领,随意问:“是谁呀?”

“是我。”门外传来格瑞的声音,金动作一顿,但没过多犹豫就走过去开了门。

”早上好啊,格瑞。已经到了吃饭的点吗?”金倚在门边上笑嘻嘻地打招呼,看起来没有半点勉强的样子,与平日一样充满活力。

格瑞把金仔仔细细的打量一遍,发现他没有哪里不对的地方,紧张感稍稍缓解了一点,但仍然不是很放心:“早上好,昨天你怎么了?”

“昨天?”金略微思索了一下,然后非常爽快地回答他,“昨天你来的时候我正好撞到了脚,没办法给你开门,抱歉啦~因为实在疼得厉害。”金合掌道歉。

“你不看路的吗?”格瑞叹一口气,“撞得严重吗?”

金摆手,指着自己的小腿说:“只是青了一块,真的没事。”

格瑞怀疑地看着他。

“难道我还要把裤管撩起来给你看吗?”金揶揄地笑。

被他这么一打岔,格瑞的心情顿时轻松不少,他没好气地轻轻拍了一下金的头:“赶紧出来,食堂要关门了。”

*
二十五层,食堂。

金坐在椅子上晃腿,心安理得地等着格瑞去拿牛奶回来。他们来的有些晚,人都差不多走完了,平时热热闹闹的食堂也显出几分冷清来。格瑞很快端着两个盘子回来,他把点心往桌子上一放,坐在桌子对面。

“哎——就这些呀。”金看着碟子里的面包撇嘴,他不满地拖长了声音抱怨,“格瑞你拿的太清淡啦。”

“不吃就喝营养液。”

“我错了。”金举手投降,讨好似地朝格瑞一笑,伸手去拿了面包。

“明天你就可以自己去拿大鱼大肉了,记得别睡过头。”格瑞把牛奶推到金的面前,垂下眼帘,淡淡地说。

“诶……那个紧急任务,是吧?”

“你知道?”

“我肯定知道喽,好多人都收到通知了,格瑞你这么厉害肯定也会去。”金随意地说,“是不是很危险啊?”

格瑞拿起杯子的动作一顿,然后若无其事地回答:“不危险,等我回来就行。”

“好哦。”金低下头,没去看对方的表情,也没做出什么有情绪波动的样子,他掀起眼皮瞟一眼格瑞,偷偷做了一个口型。

“那你明天早上就走啊?”金问。

“嗯。”格瑞在金黄的面包片上均匀的抹上了一层蓝莓果酱,他不太吃甜,直接把面包递给了金。

“那好吧,祝你任务顺利。”金没再再多嘴了,他咬了一口面包,糊了一嘴角的果酱,格瑞看了眼金,从旁边抽出一张纸巾,想了想还是没自己动手,把纸放在对方手边,等金过会儿自己擦掉。

格瑞说:“这次回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金闻言惊讶一秒,他很快收敛了表情,连连点头:“好啊,我有事情和你说。”

“那正好。”格瑞略勾了唇角,笑了一下。

格瑞作为这次行动的总负责人还有很多事情要忙,他陪着金吃完早饭之后就匆匆离开了。他走之前再三叮嘱金注意安全,别再到处惹事。金自然连连点头答应,做出一副乖宝宝的好样子,但格瑞一离开他的心思就立刻活络起来,眼珠子一转手一拍,立刻闪得没影了。但金也没有闲到可以到处浪费时间的地步,他也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金首先去了后勤部,走了好友安莉洁——也是后勤部部长的后门,拿到了一份标配的物资包。金没明说自己要干什么,但是安莉洁联系最近的事情一想就知道了,她没多说什么,只是在金的胸口点了个十字。

金把东西送回宿舍,之后就马不停蹄地去了趟新兵营,找到了紫堂幻。

“紫堂快帮我个忙。”金急匆匆地闯进办公室,一屁股坐在紫堂幻面前。

紫堂幻无奈地笑了一下:“又来啊?”他依言打开终端,敲起了键盘。金也不着急,他朝紫堂幻笑了一下,耐心的趴着等了一会。

“好了。”紫堂幻收了键盘,“真的搞不懂你为什么要来找我,不能去找格瑞开吗?”

“当然不能啦。”金耸耸肩,他手上的终端滴地响了一声,“这件事格瑞不能知道。”

“紫堂要对格瑞保密啊。”金转头认真地叮嘱说。

“我知道,我知道,都帮你瞒了两年了。”

真不知道在闹什么变扭,明明平时看起来好得能穿一条裤子,还非得瞒这瞒那的。紫堂幻默默叹气摇头,朝着金一蹦一跳出办公室的背影挥了挥手:“别去危险的地方啊。”

金找紫堂幻开假证明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自从他俩认识,金又知道紫堂幻有这种天赋之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要一张出门证。

“哎呀紫堂,我不是要去干坏事啦,这次绝对按时回来不被格瑞发现。”金可怜巴巴地磨他,“就这一次,就一次。”

“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紫堂幻木着脸看他,两个月前他也帮金伪造了一张证明,结果那天金回来晚了撞上格瑞,差一点点就没瞒得住。

“拜托拜托,我真的会小心的!”

“……所以你到底是去干嘛啊,偷偷摸摸的。”紫堂幻扶额。

“去见一个人啊。”金回答说。

“啊?”

“怎么说……”金摸了摸下巴,思索了一下,“没了她我可能没法站在这里吧。”

*

其实金说的有些夸张了,因为他要见的人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只是一个黑诊所的医生罢了。

金拿着紫堂幻开的假的出门证离开了军区,轻车熟路地摸到了离军区有段距离的繁华街道,敲开了街角的一家没什么人会注意到的店铺。

门被里面的女孩拉开,她穿着宽松的白大褂,看了一眼金:“来了?”

“我有点问题想问您,希尔斯小姐。”金说。

她把门打开,让开身子:“进来说?”

金摆摆手,他就这样站在没动,皱了皱眉头:“不,不用了……您之前给我的抑制剂,提前失效了。”

“你是说,你的信息素抑制不住了吗?”

“是这样,虽然我现在看起来还算正常。”金的表情有些僵硬,他小心翼翼地问:“我会怎么样呢?”

女孩沉默了一会,她冷静的吐字:“当时你找到我的时候,你就已经知道了啊。”

“……是啊。”金露出一种怀念的表情,然后轻轻笑了。

作者的碎碎念:

我好忙,我头要掉了,为什么我生在江苏啊(爆哭)

小高考就在下一周了最后冲刺,下周就这个点我已经出考场了呜呜呜呜呜呜好害怕(p)

一点点揭开谜底的感觉我真的好喜欢呀,又卡在了乱七八糟的地方,结尾有我的瞎jb客串(我圈名的译名)

本子的进度比较稳,争取五月之前搞出来(好意思)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