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s♪

高三卸lof,一年后见
Sils,叫阿汐就行
主业:瞎bb打游戏,喜欢小偶像小男孩小美女
副业:写点文
准高三狗随时失踪,更新看心情
爬墙如风,墙头多如草,目前实名吹爆💖九条天💖
主要是:凹凸/es/i7,什么都看,你主动我们就有故事

【がくてん】暮迟迟,日长长 (一)

第一次写89可能有点把握不住,是和风,我也不晓得我写的是哪个时期,捏造有,ooc有,常识错误可能有(总之欢迎指正)

查了很多资料发现说法都不一,有的说太夫卖身有的说不卖……总之,请大家当做不卖来看吧

【一】

时隔六年,八乙女乐终于回到京都。

这座城过过了这些年仍没有什么变化,沉沉然在三月的雨中坐着,安静地绽放着的收敛蕴含的美丽。三月的早樱已开了花,满载着浅粉的枝丫微微欠了身,偶尔被下不断的细雨带下一两瓣落樱。街上的人踏着木屐嗒嗒地走过一个个浅浅的小水洼,踩出乐最熟悉的清脆声响,有些人走得急些,就有水珠溅起来染上洁白的袜子。

八乙女乐和他的朋友——十龙之介在街上的小茶馆里喝酒,乐去国外留学经商的这些年,龙就留在京都,现在的他已经是一名军官啦。

“欢迎回来,乐。你基本没什么变化啊!”龙爽朗地笑起来,他举起有些粗糙的小陶泥杯向乐敬酒。

乐也笑,他和龙碰了一下:“龙你倒是变了不少,我差点没认出你呀。”

“哈哈,只是换了个发型,应该没有那么夸张吧。乐,你不也是把头发剪短了么?”

“这么说起来,我好像也没什么资格说你。”

两人相视一笑,然后又满上了酒。久别了的两位随意聊着天,等待着雨停。店里的女主人不知去了哪里,留了个小姑娘看台,她对着镜子点了红妆,盘起乌黑的长发,仔细地瞄着纤长上挑的眉粥,旁边放置的茶水嘟噜噜地煮,从茶壶口漂出了一丝苦香。

“京都倒是没怎么变。我总是这样,回来时也这样。”乐瞧了眼窗外,雨渐渐停了,人们收了纸伞,阴云散去了些,露出一片好看的火烧云来。”连纸伞都花色都还差不多。”

“已经变了不少了。”龙说道,“五六年,足够哪里的人都换一批了。”

乐笑:“花街也是吗?”

“是了是了。”龙点头,“原先的太夫走啦,换了个更好看的来呢。”

【二】

“少爷,八乙女少爷,您现在就出门吗?”老管家看着乐从衣架上取了帽子下来,不由开口担忧地说,“可下午还有别家的来呢?您这么久才回来一次……”

“下午谁都不见,让老爷去吧。”乐冷冷地拒绝了,他扣上帽子就出了门。龙早就在外面等他了,两个人约了今天一起去看表演。

“请不起太夫只好委屈你了!”龙说。

“怎么会,我都很喜欢!”乐不怎么在意的摆手笑笑,“之前在国外的看不见,好容易才回来。”

“要是运气好,说不定能见的上太夫一面呢。”

“总是太夫,太夫的。究竟是怎么个好看法?”

龙被问住了,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红了脸,摸了摸鼻子说:“这……怎么讲呢,确实好看得紧呢,就是……”他磕磕巴巴地开口,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总之,乐见过就会明白了。”

“哦,你又脸红了,”乐开他的玩笑说,“你这么说,我也想认识一下看看了。”

请太夫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一来是那太夫贵的紧,二来是花楼的主人眼光又高,一般的客人可难入她的眼,所以就算在花街从早到晚呆上两个月,才可能见上太夫出街一次。正如龙所说,得运气足够好呢,龙之前也不过见上两次罢了。

他们两人准备回家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按平日来说,街上早该空了,至多还有些不愿归家的孩童人在聚着玩。今日却怪了,满满当当都是人。

“怎么,今天是什么节日不成?”乐见这架势,他有些吃惊地闻地问。

龙一愣,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又高兴又着急地扯着乐往前挤,说:“今天是走大运了!估计是太夫来了。”

乐了然,他只是小时见过一次太夫出街,却也不太记得清了,这会儿才忆起花街的规矩来——想必是哪位富人花了大价钱,正在另一头等着太夫穿过一整条街去见他呢。

两人好不容易挤到靠前处站定了,这里几乎是离路上最近的一处,视野好得很,一丝障碍都没有,但现在只看得见穿着各式和服的人,黑压压一片。

太阳快落下了,桔得发红的云从远处铺开,像纱一样若有若无薄薄的一层,叫人说不清究竟是天空染上了色,还是云染上的色。昨日下着雨没全干透,还留着些许湿润,光亮亮地延伸开来,像金子铺开了路一样。

乐一晃神,听见前边有声音传来,他朝路的尽头看去,是太夫来了。后面两个打扮精致的小女孩,恭恭敬敬地捧着绣着家纹的红色衣角,旁边的女孩儿撑着绘了古画的花伞,像是怕天会黑似的,还有人提着纸灯笼。那太夫踩着极高的三尺木屐,黑色腰封里插着把木头扇子,在身后打了一个异常华丽的结,他不紧不慢地走过来。太夫走近的时候,乐就站在最前边,也多亏这点,他得以好好看上那么一眼。

那太夫是真的好看极了,浅粉色的长发在头顶高高盘起,发间插着复杂的簪花,绣着艳丽花纹的布花团团簇簇,细细的金箔垂成一幕坠在后边,他每走一下,就发出清脆的撞击声。肌肤细腻的就像东边泊来的白瓷,让人不敢去碰一下,唇上点了胭脂,眼角也染了微红,在绛红色的肩无地的衬托下,燃得像团火。

他美得摄人心魂,就那样张扬地出现在这繁华的花街上,把这红色的身影烙于乐的眼底,通红的夕阳甚至不及他的一片衣角。

人群中静了几秒,然后就有不断的赞叹声传出来了,他们大多用艳羡的目光瞧着,也不知是在瞧那好命的有钱人,还是在瞧这奢侈华丽的太夫。

“真漂亮呀。”龙旁边站着的一个小女孩通红了脸,她小声说。

也不知那太夫是不是听见这句话了,他略转头看过来,朝着这里笑了一下,这一转一笑可不得了啦,好让乐看得更明白了——这太夫的眼睛居然是竖瞳,真是不晓得是怎样的一个心高气傲的主呢!

乐这么一看,是越发移不开眼睛了,他开始在心里默默盘算起请太夫的事情了,若是说钱,他自然是不缺的,但听说太夫也是要挑合眼缘的客人的呢。

想到这里,乐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脸——希望从小被夸到大的它能派上用场吧。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