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s♪

高三卸lof,一年后见
Sils,叫阿汐就行
主业:瞎bb打游戏,喜欢小偶像小男孩小美女
副业:写点文
准高三狗随时失踪,更新看心情
爬墙如风,墙头多如草,目前实名吹爆💖九条天💖
主要是:凹凸/es/i7,什么都看,你主动我们就有故事

【瑞金】且傲且骄 07-08(设计师瑞x模特金)

前篇戳头,其他作品见归档!
欢迎关注www

07.

凯莉对天发誓,她带过那么多模特,从来没有见过金这样工作态度不端正的,她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金凭着一张脸就混的风生水起,还有傻子赶着给他送钱——没错,她说的傻子就是格瑞。

谈长相,凯莉可以毫不心虚地给金打满分,但是论工作热情,凯莉真是巴不得排个负,想想吧,哪有一个模特一周只工作两三天?而且就这样每天吃吃喝喝混日子,钱也拿到手软,凯莉了解了金的薪水,觉得他真是烧了八辈子高香。

“喂凯莉,我和你说个事情!”金打了个电话过啦。

“……你说吧,今天又是去哪里玩?”凯莉有气无力。

“诶,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出门啊?”金略微惊讶,“今天我要和格瑞去美术馆。”

“随便你吧,别被认出来追着跑就行了。”

“不会的~那我挂电话了,拜拜!”

凯莉握着手机坐在沙发上长吁短叹,这种电话从金签了专模之后就没断过,她粗略估计,这两个月她至少接了十几通电话。这些电话内容都很相似,无非就是要和格瑞去哪里玩,有种小孩子向家长打报告的既视感。

但是她并不想当家长啊!凯莉在心里咆哮,顺便认真思考起把金拉黑这件事情来。

另一边的金可不管他可爱到经纪人怎么想,他哼着歌挂了电话,心情很好地跑去试衣间挑衣服了。

今天要去的是卢浮宫,他可不敢穿得太随便,转了一会还是决定穿D&G的休闲西装过去,他犹豫了一下,选了灰色的西装外套和白衬衫,把袖子往上捋起露出小臂,换了一块黑色表盘的机械表。金倒没在其他地方纠结太久,穿了条修身的裤子蹬着皮鞋就出门了,他也没忘记让艾比给他化个妆,稍微掩饰一下他那张过于招摇的脸。

金请司机把自己送到卢浮宫的大门口,一下子就看见了站在巨大玻璃金字塔旁边的格瑞,他今天也穿的休闲西装,没有抹发胶,让银灰色的头发服服帖帖地垂下来。

金一路小跑着过去:“等了很久吗?格瑞。”

“还好,没多久。”格瑞把手机一收,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票,递给金一张,“现在开馆了,我们进去吧。”

“奥,格瑞你真好。”金笑嘻嘻地结果票,抬腕看了一眼表,已经是九点半了,开馆已经半小时,游客也开始多了起来,参观入口开始排起队伍。

“你今天没带墨镜,会被认出来吗?”格瑞仔细端详了一下金的脸,发现他特意掩饰了些,但还是不太放心。

“没事,被认出来也无所谓,我不要出去玩的啊。”金满不在乎地撇撇嘴,“再说——美术馆里可不允许大声喧哗,只要有教养就会明白。”

格瑞点点头表示同意,他和金一起走到队伍末端,随着长龙缓慢移动起来,他问说:“去看什么?”

“我们别跟着去人挤人了,反正之前也来过,去随便哪个小角落转转……如何?”金说。

“只要你方便,我怎么样都可以。”

“我就喜欢你这一点呀。”金笑嘻嘻的推了推格瑞的背。

很快就排到了他们,卢浮宫是巴黎的热门景点top1,即使是工作日也有不少人,金和格瑞在门口检了票,跟着人潮进了展厅,他们刻意避开了人潮,绕过《蒙娜丽莎》,跑到了奥地利安娜皇后寝宫里。

他们来卢浮宫也不是纯玩纯观光的,前一个月GREY的秋冬新款——“刀锋美人”主题时装秀刚刚结束,格瑞就要开始着手明年的春夏款设计了,这次他所定下的主题是“天堂眼泪”,想从十六七八世纪的欧洲装饰里汲取一点灵感。

展厅里没有多少人,格瑞对摆着的雕像没什么太大的兴趣,他走到墙边上仔细地看墙上的壁纸花纹,从包里拿出笔和纸,照着它开始勾勾画画。在格瑞安静设计的时候,金就站在格瑞旁边,他仰头看天花板上的巨大吊灯,两个人谁也没说话,只剩下轻轻的呼吸声。

突然有人拍了一下金的肩膀,他回头,看见了一个满脸通红的女性,她显然很激动,掩着嘴小声问:“请问……您是金吗?”

金一下子就明白他被人认出来了,有些懊恼地摸了摸后颈,然后他偏头看了看格瑞,发现他仍专心致志地话东西,像没感觉到这边的动静似的。

金转过身面对那个女孩,他朝人眨眨蓝色的眼睛俏皮地笑了,然后略微弓了身子,把食指竖起来:“……嘘。”

08.

金和格瑞从卢浮宫出来的时候已经将近十二点了,他们一合计,决定直接去塞纳河左岸吃甜点,好在卢浮宫就在右岸,直接走过去也不算远。

金熬了一上午有点按捺不住,他在路上就找了家店,眼巴巴地问格瑞:“格瑞,你吃可丽饼吗?”

“我不吃甜食,你吃吧。”格瑞看了一眼粉红色的招牌,说。

“不行,你要是不吃我就不能吃。”

“为什么?”

“凯莉不让我吃甜食啊,被她知道了我准要挨骂。”金吐吐舌头,然后竖起手指煞有其事地分析,“但是如果你吃就不一样了,我就可以说是为了陪你一起我才买的。”

“……是这样啊。”格瑞有点无语,他觉得凯莉也不会傻到相信金找的这种借口的。

“是啊,所以说——格瑞——”金拖长了声音。

“我知道了,我也要一个。”格瑞无奈地笑了笑,举手投降同意了,“我只要外面的原味饼。”

“耶!”金像个小孩子一样振臂欢呼,他笑眯眯的朝格瑞抛了个飞吻,然后立刻飞奔去买甜食了,格瑞就站在原地等他,转身看着面前的新桥。

中午的巴黎街头仍然热闹的很,络绎不绝的游人经过这里,穿过一个又一个的桥洞,欣赏着塞纳河上架起的古老桥梁,白色的小游艇慢悠悠地行驶在清澈的河流上,微风扬起船头的小彩旗。衣衫破旧的乞丐站在水边眺望另一边河岸,大声朗诵着浪漫主义的歌谣,打扮新潮的少年嚼着泡泡糖,踩着彩色的滑板滑过黑色的路灯。

有一个黑人商贩向格瑞走过来,他手里拿着好几把心形的锁,他上前问:“先生,要买一把锁吗?”

“我单身。”格瑞说,新桥又称爱桥,经过这里的情侣都会买上一把锁锁在桥上,以求爱情永恒。

“没关系,没关系。”黑人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单身也能锁,锁住爱情。”

格瑞略犹豫了一下,然后还是掏出零钱买下一把锁,他问商贩要了小刀,在上面刻下一个名字“Gold”,商贩开心地接过了锁,把它锁在了桥上。

“祝你幸福,先生。”他朝格瑞摆摆手。

“谢谢。”格瑞微笑了一下。

作者的碎碎念:

写文一小时查资料两小时可能说的就是我了,阅历太少了真难过

小高考考完之后课程又只剩下语数外物生,生物也越学越奇葩了,忙到没空写文hhh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