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s♪

高三卸lof,一年后见
Sils,叫阿汐就行
主业:瞎bb打游戏,喜欢小偶像小男孩小美女
副业:写点文
准高三狗随时失踪,更新看心情
爬墙如风,墙头多如草,目前实名吹爆💖九条天💖
主要是:凹凸/es/i7,什么都看,你主动我们就有故事

【瑞金】风花雪月 DAY1

是本子未公开部分的试阅w

本宣点我

购买地址点我

感谢支持!!!



DAY 1

 

1.

格瑞和金准备去云南旅游,他们年前就订好了旅行团,决定坐大年初三上午的飞机走。两人回到老家和秋姐吃团圆饭,乡下的小村子网不好,游戏打一秒卡两秒,能把人气到吐血,金把所有的单机游戏都推完之后只能干坐着发呆,他们又没什么亲戚可走,就在电视机面前连蹲了两天,看完男子花滑比赛。

 

2.

“现在就睡觉啊?”金看了眼钟,又看了眼躺在床上的格瑞,“这才七点半。”

格瑞闭着眼睛回答:“别闹,明天两点就要起床了。”

“那我可以先打会儿游戏吗?飞机上再睡。”金了解地点点头,从枕头下面摸出PSP按亮屏幕。

格瑞从被子里伸出手,揪着金的领子把他按到自己怀里,死死箍住了:“睡觉。”

 

3.

金本来以为自己睡不着,刚开始还在格瑞怀里挣扎两下,但在熟悉温暖的气息包裹之下安心的进入了睡眠,很乖地窝在格瑞怀里一动也不动,两点钟的闹钟响了都没有醒。

格瑞很小心地拿开手臂关了闹钟,下床去洗脸刷牙,顺便拿了包,在十多分钟之后轻轻拍醒了金。

“两点啦?”金闭着眼睛迷迷糊糊,他以为自己在很清楚地讲话,其实像含了糖一样不是很清楚。

“嗯,起来准备出发了。”格瑞知道没睡醒的金不亚于十级残废,他把金从被子里扶起来,帮他穿好了衣服。当金脚落地的时候就好很多了,好歹能自己走去洗漱,然后走回来。她本来想帮各位把行李搬到车上,却发现客厅里一个包也没有。

格瑞把车钥匙塞进手里,催促他:“我都准备好了,出发吧。”

“哦。”金还是不太清醒,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在玄关处扫视一周,突然想起什么一样把东西东西丢给了格瑞,“路上困就喝点儿咖啡,格瑞你没法在车上补觉吧。”

格瑞看了眼怀中多出来一个一罐雀巢,把“不需要”三个字咽回肚子里。

 

4.

金是真的很缺觉,他上车之后倒头就睡,死沉死沉的。格瑞回头看了看蜷缩在后座上的人,伸手开了空调,从包里拿出一件衣服给他盖好了。格瑞打开车载音箱,里面流淌出浅浅的轻音乐。

好好睡吧。

5.

两个人定的是上午八点钟的飞机,格瑞从老家开到上海机场足足用了四个小时,到达的时间点卡得正好。金在半小时前就醒了,他坐了一会儿就恢复了精神,等格瑞停好车就很积极地帮忙背了行李,去推了个手推车。格瑞就站在一边等着,毕竟开了这么久的夜路也很累了。

早晨机场人不多,过安检很快,弄完托运之后又等了半个小时才能登机。

格瑞在候机室的时候吃了一个面包,他在途中喝掉了金塞给他的咖啡但还是困的不行,好不容易上了飞机之后就立刻闭了眼睛。金让他的头靠在自己肩上,向空姐要了条毛毯给格瑞盖好。

 

八点钟的阳光稍微有点强烈,金拉下挡板阻挡了照到格瑞眼睛的强光。

 

6.

“午饭吃些什么?”格瑞拿着手机看美食攻略,他问。

金把最后一个包放到酒店房间的椅子上,拍了拍手:“我们去吃过桥米线!”

格瑞没有意见,他爽快的答应了,带着金在酒店门口打了辆车,去了离这边最近的一个古镇,据说那里有一家比较正宗的米线店。

这家店作为大过年的仍然正常营业的为数不多的店家之一,生意好的出奇,熙熙攘攘全是人,格瑞和金干站了半个小时才等到空位,靠窗坐下了。

“我实在走不动了,格瑞你去点单好不好?我随便。”金用餐巾纸用力抹了抹桌面,趴到桌子上。

“嗯,那你留在这里看包。”

“好的。”金爽快地回答说。

于是格瑞就去了前台,排了了十分钟的队,回来的时候发现桌上多了一盒牛奶冰淇淋,金正一边吃冰棍一边玩儿手机。

“…不是走不动了吗?”

金逃避话题说:“你回来啦!乘着它还没有化掉赶紧吃掉吧!”

 

7.

虽然人很多,但上菜还是很快的。服务员没过一会儿就端了两个大盘子上来,先在两人面前一人放了一个滚烫的黑色大碗,里面奶白的汤底上飘着一层金黄的荤油,偶尔冒出一两个泡。服务生把其他的配菜端上来,嘱咐了放菜的顺序之后就走了,但是金一句也没有听进去,他才不管那么多,一股脑全往里头放。

 

“你不按顺序啊?”格瑞最后才把鹌鹑蛋倒到碗里。

“都熟了就行。”金执着长长的筷子努力搅动这一锅的米线,绿色的菜叶和红色的肉片偶尔露出来有随着他的动作沉下去,金皱着眉看着放蛋的小碟子,“而且我不喜欢吃溏心蛋啊。”

 

8.

解决了午饭之后俩人一合计,决定先去滇池看看。旅游路线上没有这个景点,他们只好趁着这个下午自由的时间去玩儿,就在决定出行方式的时候,金一眼瞟到了路边放着的两辆小黄车。

“我们去骑车吧!”他高兴的提议。

格瑞有些犹豫,他只在很小的时候学过,算算不知道有没有十年没碰车把手了:“不好吧,我从没上过路。”

“就试一下,不行我们就换呗。”

格瑞最终还是同意了,他们扫了两辆车开了导航上路。大年初三的街上没有什么人,自行车道上空空荡荡的,金在前面迎着风蹬着脚踏车,开心地笑出声。格瑞就没那么熟练了,他紧张的握着前面的笼头,骑出了完美的s型曲线。

金难得撒野,他呼啦呼啦地跑在前面,格瑞慢吞吞地跟在他后面,提醒在哪个路口需要转弯,他低头看手机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差一点骑到绿化带里。

 

9.

好不容易到了滇池,他们背了包就往人最多的地方跑。那里是滇池边,风极大,吹起一阵又一阵的浪,红嘴鸥大概是到了归巢的时候,成群在水面上盘旋观。

景点有人在卖鸥食,金去买了一袋回来,拉开一看发现长得极像面包。

“这和我们平时吃的有什么区别呀?真的好像干面包。”金揪了一块下来研究,他问,“格瑞我可以吃吗?”

“我不知道,应该可以吧。”格瑞迟疑了一下,“没毒就是了。”

金又看了两秒,还是决定放弃:“算了,绝对不会好吃的。”

“知道了还问。”

“我问问呗。”金兴冲冲的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格瑞一脸嫌弃的看着她与面包合影。

“你拍这个做什么?”

“这多有意思啊!”

金打开相册,把手机伸过来给格瑞看,格瑞才不要看他拍的那些毫无艺术感的照片,他轻轻地把脖子上在单反挡在两人中间,催促说:“行了,知道了,你去玩儿吧。”

“哦。”

 

10.

金喜欢动物喜欢的要死,他兴冲冲地提着一袋鸥食,挤过人群站到水边。白羽的红嘴鸥密密麻麻,一眼看过去全是飞翔的鸟,它们伸展双翼破开长风与浊黄的水浪,修长的羽翼几乎遮住太阳。人们在大风中喊叫,任由水腥味的风呼呼灌进嘴里,他们接连不断地朝鸟群扔食物,也不管浪花是否打湿了鞋尖。

金也乐得参与,他扔了好几次,食物却极少被鸟群叼走,更多的是掉进水里,或者被风吹回来,砸到人群中。金也中招好多次,甚至还被草莓砸中过一次头。

 

“格瑞——!格瑞——!”风声和喧闹声太大了,金扯着嗓子回头喊。

格瑞正低着头摆弄他的相机,听见声音之后抬起头问:“干什么?”

“我扔不中!”

“随缘吧!”

金忿忿地翻个白眼转过身去,他揪了一块面包下来,在手里捏成一个结结实实的小球,然后卯足了劲丢出去,动作标准的像是在扔铅球。

黄褐色的小球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曲线,然后被一只突然飞来的红嘴鸥叼走。

金欣喜地回头,他的金发被大风吹的胡乱飞扬,贴在脸上阻挡了视线,他伸手把发丝别到耳后,努力透过那熙熙攘攘的人群寻找他熟悉的那个身影。

“格瑞——!”

“我看见了!”格瑞大声回答说,他举起相机,按下了快门。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