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s♪

高三卸lof,一年后见
Sils,叫阿汐就行
主业:瞎bb打游戏,喜欢小偶像小男孩小美女
副业:写点文
准高三狗随时失踪,更新看心情
爬墙如风,墙头多如草,目前实名吹爆💖九条天💖
主要是:凹凸/es/i7,什么都看,你主动我们就有故事

【瑞金】Universe 09 (星际abo)

前篇戳头,其他作品见归档
✨打个小广告:个人志预售中,本宣也戳头!!✨
感谢支持~

认真做事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的,金刚刚差不多把事情处理得七七八八,就已经到了临近出发的日子。

军舰将于明天凌晨从军区出发,各个部门都在进行最后的检查和调试,金也最后清点了自己的物资,抽空去找了一趟鬼狐天冲。

“不用这么紧张,一切按照原计划进行。”鬼狐天冲不紧不慢地整理着文件,说,“如果你觉得明天早上混进机甲里不安全,今天晚上你就可以行动。”

“那我今天晚上就过去,以免夜长梦多。”金微微颔首,说。

“可以,你的’矢量箭头”已经在军舰的机甲仓里安置好了,你可以直接去。你的物资呢?”

“做什么?”

“不用和其他人的一起放去补给舰?”鬼狐天冲问。

“不。”金倒是拒绝的很干脆,他利落地摇了摇头,略微皱起了眉毛慢慢的说,“物资我随身带着。”

鬼狐天冲眯起狭长的眼睛——虽然他带着面具看不见脸,但是金可以猜到他此时的模样,他一定会觉得略微惊讶,还会带着些惯有的嘲讽。

“哦……这是不信任我,是吗?”

“鬼狐上校,你能把我送上舰队,这我很感激你”金话锋一转,“但是这不能让我信任你,说得刻薄点,你不是能交付后背的同伴。”

“你所说的同伴是谁?凯莉上校,格瑞少将,还是那个信息部的小教官?”

“这就与您无关了。”金强硬地截住了话端,“如果没什么其他的事情我就先离开了。”

鬼狐天冲没说话,他缓缓放下手里的公务,坐直了身体一动也不动,他大概是在透过面具看着金,这视线让人感觉说不出的嫌恶,好像是被什么不怀好意的怪物盯上,却又揣测不出对方的意图。

金觉得这种冰冷的感觉熟悉极了,就在不久前他刚刚感受过一样,但又模模糊糊的,一时也想不起来究竟是在哪里接触过。

“……随便你吧,金少校。”鬼狐冷冷地开口,“现在我准许你离开。”

“再见,上校。”金敷衍的行礼,头也不回地走了,他实在是懒得多话费精力和对方虚与委蛇,他心里清楚得很,鬼狐天冲只能作为暂时的合作对象,谁也不知道他究竟会不会背叛,保不准已经在他背后捅了几刀了,自己还不知道。

金出了装备部的办公室,合上了门,暗自思忖。反正得罪了他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且不说到底会不会死在皇星,就是好运回来了,他也不可能继续当军人,这次将是军旅生涯的最后一次任务。

这个时间已经不算早了,金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劲量不让自己的军靴发出声音,整个宿舍楼都安静得让人感到一丝恐慌,走廊上的灯光惨白,金属包裹的空间反而没有增添宽敞明亮的感觉,反而显出更多的黯淡和压抑,原本就距离不近的走廊仿佛被拉得更长,一直走了很远很远才到达目的地。

金走过最后一个拐角,却在自己宿舍门口看见了格瑞,他心里一紧,赶紧退了回去,藏在墙角的地方。

“不去盯着士兵做最后的准备,到我这里来干什么?”金在心里嘀嘀咕咕,他小心地弹出一个头,发现格瑞什么都没干,就直直站在他宿舍的门口,也不知道是在发呆还是在想事情。

要是换做平时,这么拙劣的偷窥早就被格瑞发现了,但此时格瑞却毫无反应,他就那么直挺挺地站着,抿唇皱眉,像是有什么话要说。金看着他的侧脸,居然无端觉出一丝悲伤来。

格瑞伸出手,轻轻摸了摸他宿舍的金属门,没有按下门铃,仅仅就是碰了一下就立刻收回手,他盯着门牌看了很久,最终说:“再见,金。”

原来是来告别的……

“但是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呀,格瑞。”金默默地看着他,在心里说,“这种话还是晚一点再讲吧。”

格瑞走之后,金就立刻回宿舍收拾好了东西,偷偷摸摸地去了舰队的机甲仓。鬼狐天冲至少在这方面还是靠谱的,金确实找到了前来接应的人,在对方的帮助下成功藏好了。

“一路顺风,少校。”那个负责接应的人也带着奇怪的黑白面具,他的声音模模糊糊从面具里穿出来。

“谢谢。”

戴面具的那位士兵关上了舱门,整个仓库里就剩下金一个人了,他有些紧张地捏了捏衣角。

“……终于要出发了。”金轻声喃喃。

*

“一切准备就绪,马上就到出发的时间点了,格瑞少将。”副官朝格瑞敬了个礼,一字一句地汇报说。

“……好的。”格瑞深吸一口气,他觉得喉咙口有些堵塞,“通知主舰船的驾驶舱,现在启航。然后传令下去,让所有部门待命。”

“是!”副官一个立正,然后立刻小跑出去了,舰队里彻彻底底知道这次行动原因的战士并不多,他就是其中的一个,也因此,他非常清楚这次行动的严肃和危险。

“这可真是……”格瑞看着副官匆匆跑出去的背影轻轻摇了摇头,他也不清楚自己是在叹息什么,只是觉得莫名开始怅然。

他看了一眼时间,凌晨三点钟,军区的起床铃还没有打,也正是大部分士兵都还在睡梦中的时候——金也一样,他现在应该还缩在他自己的宿舍里呼呼大睡,等早上起来才会发现舰队已经离开了。

“希望他不会睡到太晚,食堂可不会等人的。”格瑞抽了抽嘴角苦笑了一下,脚底的地板开始震动,出发轨道也已经开启了,他知道自己的命令已经传过去了,马上这支舰队就会离开联邦,去向虫族母星,就像之前无数次任务一样,生死未卜。

总是快要离开了才开始担心这担心那的。格瑞不免有些自嘲,就好像他和金还在登格鲁星时那样,他没有念军校,金也没有和他一起搬到首都星来,那时不论什么关于金的事格瑞都亲力亲为,但现在是显然做不到了。

……“少将,格瑞少将!”刚刚领命离开的副官突然匆匆忙忙地赶回来,他慌张地推开金属门,连行礼都忘了,“装备部请您过去一趟!”

格瑞立刻从回忆中挣扎出来,他皱眉:“怎么了?”

“不清楚,但估计不是什么小事!”

“走。”格瑞立刻提起脚,他心里有些不安,“……如果他们要现在才告诉我装备出了问题,我绝对会把负责人从舰船上扔下去!”

作者的碎碎念:

上次写这篇可能还在一百年前……不过好歹我还记起来了,回来填坑惹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