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s♪

高三卸lof,一年后见
Sils,叫阿汐就行
主业:瞎bb打游戏,喜欢小偶像小男孩小美女
副业:写点文
准高三狗随时失踪,更新看心情
爬墙如风,墙头多如草,目前实名吹爆💖九条天💖
主要是:凹凸/es/i7,什么都看,你主动我们就有故事

【瑞金】风花雪月 DAY2

前篇戳头(要翻一下),其他作品见归档
欢迎关注

【混更一下】

DAY2
1.
早上六点半的时候,两人爬起来吃了早饭,在大厅里面见到了这次旅游的导游。他们这一拨有不少人,约有20来个,总共排到了十号家庭。

“格瑞先生,金先生?”导游是个小伙子,自称小王,正拿着名单点人。

“到了!”金举手回答,然后接过格瑞给他戳好的酸奶。

“你们是六号家庭啊。”导游点点头,在本子上写了点什么。

“挺好的,六六大顺呢。”金随便说了一句。

说实话,像他们这样两个人的组合也不多见,其他大都是一家三口。,或是六七个人的一大家子,只有一对是新婚夫妇,正好坐在他们后面。

那个年轻的丈夫,估计是把格瑞和金当作是大学生了,问两人说:“乘着放假出来玩儿的?学校里不忙吧?”

“我们工作啦。”金笑着说,“毕业有几年了。”

男人吃了一惊,很讶异的样子:“看不出来啊,读研了吗?”

“嗯,我们在国外念的,提前修完学分了。”

“感情真好,是同事吗?”那位年轻的妻子笑着说。

金不回答,他揶揄的用胳膊肘捅了捅从刚才开始就一言不发的格瑞,说:“我不知道耶——你说呢格瑞?”

格瑞看他一眼,挺自然地搂过金的肩膀说:“没有,这是我爱人。”

2.
他们又聊了一会儿,导游就催人上车了,格瑞去放行李,他让金去找位置,放完东西上车的时候拿了两个垃圾袋。

金挑的座位在中部靠前的地方,他看见格瑞回来后站起身问:“你坐里面还是外面?”

“外面就行。”格瑞说,他们坐下之后从包里拿了两个颈枕出来,这对颈枕还是前两年他们刚回国的时候买的。从美国回来的飞机有十个小时,即使已经来回飞了许多次,金还是被折腾得差点睡断脑袋,他抱怨格瑞的肩膀真的一点也不舒服,强烈要求买一个颈枕。格瑞拗不过金,随便挑了个日子在路边的礼品店里买了一对给他。金为此高兴好些天,从那以后天天枕不离手,连着用了两年。

金十分惊讶的样子:“怎么想起带这个来?”

“你没看行程表吗?”格瑞慢悠悠地打开手机,“每天都至少做5、6个小时的车,你受得了?”

“没……看。”金吞吞吐吐说,问,“今天要走多久啊?”

格瑞还没开口回答,导游就在上面替他说了:“马上我们要做两个半小时的车去石林。大家都先休息一会儿,等快到了我再和大家讲讲石林的事情。

金长叹一口气,他把脸埋到软绵绵的颈枕里,使劲蹭乱了额前的头发。

3.
出发没两分钟金就靠着格瑞补觉了,格瑞开了罐八宝粥,边吃边看前段时间错过的爆米花电影。电影看了大半,主角队快推到的大boss的时候,导游拿起话筒喊人起床。

格瑞伸手摘下了耳机,金打着哈欠悠悠转醒,他把颈枕拿下来,凑过来看格瑞手里八宝粥的罐子。

“耶,你趁着我睡觉偷吃东西啊。”

“这样啊,对不起。”格瑞从善如流,没什么诚意的道歉。

“嗯哼。”金满意的点点头,他忍着笑故作冷漠,夸张地扬起下巴说,“幸好你没有吃椰子味的——我原谅你了。”

4.
金补了觉之后神清气爽,他兴高采烈地走在最后队伍的最前面,格瑞落后他一点不紧不慢的跟着导游那蓝色的小旗子走。

石林的景色三分靠看,七分靠想,这其实挺苦了格瑞的,他是严谨派,可没有那么丰富的想象力。

所以在导游指着不远处的两座石山问“这个东西像什么”的时候,他只能干瞪眼。

这能像什么?他左看右看也没觉出什么不同来,只是觉得越发像两个柱子,他只能缓慢地摇头。

“哎呀,这么明显怎么看不出来呢?”小王伸手给他比划,“来,你这么看那个,像不像人的侧脸,那里像不像古人的阔袖?”

格瑞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还是摇头。

小王一脸“朽木不可雕也”的表情看着他。

“我知道了!是十里送别,对吧?”金一拍手。

“对对!就是这个!”小王大喜过望,小旗子舞得哗啦哗啦响。

5.
导游在原地讲解了将近五分钟之后,给他们十分15分钟的时间自由拍照。

解散之后,金三下两下的爬上一块岩石,把后面远远地石林当做背景,让格瑞给她拍照片。格瑞不情不愿地给他照了两张之后就不理他了,去一边拍没见过的花。

“这个钢铁直男,怪不得找不到女朋友。”金蹲在岩石上,对着格瑞的背影长吁短叹,但很快他就立刻反应过来不对,“他也不是直男了耶……。”

“有我这样的男朋友,他上辈子大概烧了88柱高香。”金煞有其事地摸了摸下巴,打开手机,照了张格瑞的背影,顺便琢磨着下个假期去美国把证给扯了。

6.
石林虽然大,但其实没逛多久,大约过了两个小时他们便出来了,在出口的地方吃过了午饭之后又坐上了车。

金坐在位置上唉声叹气:“哎哟,怎么又坐车,不会要一直坐到晚上吧?”

“没事,你可以在车上看完好几部电影了。”格瑞拿出平板递给他安慰说。

“其实我不是很想看商业大片……不然你给我找两集小猪佩奇?”

“你也挺有意思的……多大人了。”

开车之前小王下来发纸袋,每人一个,金打开看了看,里面是一个小香囊,两包湿巾纸,一包酸梅糕和几袋鲜花饼。

金拿了一个饼出来,发现是之前看到的美食攻略上推荐的牌子。

“是嘉华鲜花饼,它是不是比潘祥记的甜一点?”金问。

“好像是吧。”格瑞说,他把自己的掏出来也递给了金,“太甜了,你吃吧。”

金高兴的接过来,他手快先开了一袋子。一撕开黄色的包装纸,花的甜香就冒出来了,混着松松散散的面粉味,倒是让人觉出了一丝云南的味道来,鲜花饼的外壳和苏南的鲜肉月饼差不多,金很是很熟悉的,他一口咬下去,满嘴就都是玫瑰的清香味了。花瓣被腌得正好,从舌尖漫到舌根处。也添了一丝脆凉,正好中和了饼皮的干涩。

“真的很好吃,你不来一口吗?就试一下。”

“免了。”格瑞拒绝,然后给导游发了微信,让他帮忙带的鲜花饼。

作者的碎碎念:

成了准高三之后整个人越发佛了,改了一个很简单粗暴任性的置顶,大家有空可以品一品

还有就是有没有朋友愿意和我深交聊天的啊15551关爱一下空巢老人吧,es/i7/sao/小英雄的都可以啊(哭)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