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s♪

高三卸lof,一年后见
Sils,叫阿汐就行
主业:瞎bb打游戏,喜欢小偶像小男孩小美女
副业:写点文
准高三狗随时失踪,更新看心情
爬墙如风,墙头多如草,目前实名吹爆💖九条天💖
主要是:凹凸/es/i7,什么都看,你主动我们就有故事

【瑞金】且傲且骄 10 (设计师瑞x模特金)

✨✨小广告:瑞金本《第十四行情诗》通贩中,购买戳头~💝

感谢支持~前篇戳头,其他作品见归档

10.

金好像很快就忘记了那个秋日午后说过的话,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再提起过。格瑞也非常知趣地不去追问,就让那一段小小的插曲随着金黄的的法国梧桐叶一起落下,深埋于落叶堆里。他们两人还是维持之前的相处方式,一周里面见面两三天,或聊天,或工作。

越是临近圣诞节,各种各样的晚会就越发多了,烫了金的各种请柬飞进金的信箱里,邀请他参加这个宴会那个展秀,金根据自己的喜好选了几张给凯莉看,排了一个大概的档期表。

“感觉今年比往年都要多呢。”金捏着手里一沓厚厚的请柬掂量了两下,“应该说是幸运吗?”

“当然了,我要是你,真是做梦都要笑醒。”凯莉拿着邀请的名单拿着反复看,“你也差不多该忙起来了。”

金没什么意见,他也觉得自己前段时间太过舒适了,每天忙着吃喝玩乐培养感情,最近他看格瑞忙得快跳楼,身为职业模特的良心终于开始隐隐作痛。

“能听见你说出这种话,我太高兴了。”凯丽木着脸说,她翻开翻了翻后两天的行程表,“两天之后要去威尼斯拍照,东西准备好了吗?”

金比了一个OK的手势,说:“明天上午的飞机,我记得的。”

凯莉“哦”了一声,自顾自地开始玩儿手机了。

格瑞那次去过卢浮宫之后就大致确定了风格和样式,“天堂眼泪”,主题时装秀将在来年春天的米兰时装周举办,作为新季度高级成衣发表,也作为年度时装展秀。因此,格瑞又陷入了一年一度的极度繁忙中,不知比上半年辛苦了多少倍,每天泡在工作室里有18个小时,从天明画到天黑,连着安迷修和安莉洁也跟着昏天黑地。

“格瑞最近有毛病了吧?之前的年度展也不见他认真成这样。”安迷修从大一大摞文件中抬起头来,几乎老眼昏花。

安莉洁忙着研究格瑞画出的复杂到极点的花纹,她简短地回答:“可能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吧。”

“这不成,让我打个电话给金。”安迷修抓起手机,“再这样下去,格瑞不垮我先垮了。”

金接到安迷修电话的时候,他正在摄影棚的化妆间里扔任艾比给他上下摆弄,手机在凯莉的手里向了,她打开免提,将手机放到金面前。

“喂?”

“嗨,金。是我,安迷修。你现在在干什么?”安迷修问。

“我?我现在可不在巴黎。”

“工作吗?”

金回答:“嗯,在威尼斯取景。因为要拍好些地方,可能还要过两天才能回去。你有什么急事吗?”

“太好了!我们可以去看你吗?”

“你们?三个人吗?”

“对,你不会不答应的吧?”安迷修在那里头着实捏了把汗。

金犹犹豫豫地看了一眼凯莉,发现她没什么别的表情,就说:“嗯……倒也不是不行吧。”

那边大喜过望,问了金后两天的行程之后立刻表示马上就去定机票,金有些莫名其妙地挂了电话,他问:“凯莉,你刚才是同意的吧?”

“自然,金主来探你的班,哪有理由拒绝。”

金不乐意了,他说:“什么金主!我们是纯洁的合作关系!”

“你当我是瞎?自己什么心思,心里没点数吗?”凯莉冷笑一声,“你有胆子就对上帝发誓你对他一点想法都没有。”

金立刻安分了,声音软下来,小声哼哼:“也不是没有吧。”他又把声音提起来,“那又怎么样?现在21世纪,我还不能自由恋爱啦?”

“怎么敢呢?只不过怕你浪漫过头,把自己给赔进去了。”

“我才不会呢。”金扁了扁嘴,不满地嘀咕,但他发现自己总是争不过凯莉的,只能悻悻地闭了嘴,偏过头,方便艾比给他打高光。

这次来威尼斯拍摄的是GERY旗下一个时装杂志的内页,金在这水城里撑了足有两天的船,才去了下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取景地——不远处的一座小岛,布拉诺岛。这个被称为彩色岛的小岛确实不负它的名字,一栋栋房子被漆成不同的颜色,墙壁上画着风景油画,窗台上装饰着鲜花,绿叶红花,团团簇拥,随便拉一个地方就能拍出绝好的相片。

金被好几个化妆师和造型师拉着来回折腾,他抽了个空空探出头来喊:“凯莉!他没有打电话给?”

“别那么着急,男孩。”凯莉扯了扯头上的发卡,“是你的总归跑不走的。”

“什么我的,八字还没一撇呢。”

“啊哈!我真高兴为你会用中国的俗语了!”凯莉说,她手上握着的金的的手机这时候突然响起,她看了眼屏幕,“现在再教你一句——说曹操曹操到!”

凯莉替金接起电话,“喂,我是凯莉。”

“哦,凯莉小姐。”安迷修在那里说,背景声音有些嘈杂,大概是在机场,“我们快到布拉诺岛了,你们那里有什么标志性建筑的地方吗?”
“我看看……奥尔科特手工蕾丝定制,我在那里等你们。”

“好的,一会儿见。”安迷修挂了电话,他把手机还给格瑞,揶揄地问,“明明期待的很,为什么不自己打电话?”

“金现在没空接我电话,为什么我要和凯莉说话?”

安莉洁半晌之后说:“保持绅士,先生。”

布拉诺岛的道路并不过于复杂,但这里手工蕾丝的店铺多的出奇,格瑞三人边走边辨认着一个个花体字的招牌,好不容易找到他们之前约定的地点,凯莉已经靠在墙边等了,看见三人她收起手机,向三个人走过来,懒洋洋地打招呼:“路上辛苦了,格瑞先生,安迷修先生,安莉洁小姐。”

格瑞不高兴讲话,安莉洁不常开口,于山安迷修再次站出来:“真是麻烦你了,凯莉小姐,希望我们没有来晚。”

“哦,这一点你放心,时间刚刚好。”凯莉笑了笑,她意味不明地瞟了一眼一直不开口的格瑞,“我想金大概等急了,走吧,我们去拍摄的地方。

“看起来他也挺期待我们来的?”安迷修摸摸鼻子。

“为什么要用复数自取其辱呢?”安莉洁抬眼,平静地插话说。她这句话的意味大家都明白的很,除了格瑞之外的三人发出了善意的哄笑声,格瑞不轻不重地警告自己的两个搭档:“如果你们不想欣赏早上三点的巴黎城,最好别再说话。”

两人立刻严肃地闭上了嘴,眼观鼻鼻观心。凯莉捂着嘴闷笑意识,她出来打圆场说:“好了格瑞先生,别这么严肃。要我说,他们确实没说错。”

“什么?”格瑞问。

“你打电话来之前,金他刚刚问过我,”凯莉学着金的表情做出期待的样子,清了下喉咙,说,“‘嗨!凯莉,他们打电话来了么?’”

格瑞听了之后飞快地翘了翘嘴角,很快又恢复到他那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说:“我很荣幸。”

“哦,德国男人。”安迷修小声嘟哝,他以为自己的声音足够小,不想还是被格瑞听见了,格瑞立刻转过头来看,眼神锐利得要杀人。

凯莉说:“好了,我们到了。”她在一个街口停住脚步,往前指了指。在前面的彩色街道上挤了不少人,搭了一个简易的休息棚,工作人员拿着仪器工具忙进忙出,格瑞一眼就看见了靠在一大块蓝色彩墙前面的金,他穿着白衬衫和牛仔裤,头发蓬松,随意卷起半边衣袖,露出白皙的手肘,正插着口袋和摄影师讲话。对方好像讲了个什么笑话,金爽朗地笑了,然后低头去看对方手里相机的屏幕。

他们四个人到的时候没引起什么大的骚动。凯莉捏着手机走进棚子里,前来探班的三人简单和工作人员打了招呼,在和这套衣服的设计师寒暄的时候,格瑞的眼神常常不经意般地往金那边瞟。

“好了格瑞,你先去吧。”安迷修眨眨眼。格瑞好歹没说话,他朝金那边走过去,朝两人打了个招呼:“上午好,先生们,”

金闻声转过头来,他自然地笑笑:“上午好,格瑞。特地跑这么远,真是辛苦你了。”

“还好。正好我也打算来一趟,样衣需要定做蕾丝。”

“那这里确实很合适!你想到处看看吗?”

“当然。”格瑞点头,他指指金的衣服,“你先拍吧,结束之后我们就四处走走。”说完他就知趣地退到镜头外,留了充足的空间给摄影师。

“好吧,金先生,我想我有点紧张了。”摄影师开玩笑说,他端起相机,“被老板盯着工作还真是有些不好意思。”

金没说话,他并不觉得有什么尴尬的,他拍他的硬照,格瑞则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来,他给自己冲了一杯速溶咖啡,享受着早晨还不算太灼热的阳光,他随手从桌子上拿起一本不知道是谁的书开始看,偶尔也抬起头,和金交换一个眼神或一个微笑。

饶是金十分配合,表现的非常出色,甚至没有一张需要重拍,十多套衣服和五六个取景墙也折腾了三个多小时,等到拍摄结束都已经快接近中午了,金换回常服之后胡乱抓了两袋饼干,叼着根葡萄味的棒棒糖向格瑞坐的那张桌子踱过去。

格瑞正看着书,后面一个黑影附过来,他头也没抬,问:“结束了?”

“走吧,你要去哪里?”金递了一包蔓越莓饼干过去。

“我已经联系好了,现在走过去也来得及。”格瑞结接过袋子,合上书,撑着桌子起身。

午时的布拉诺岛有着一种令人沉醉其中的舒适气息,白黄相间的家猫贴着墙角“嗖”地一下往前窜去,三下两下跳上窗台,缩在彩色的圣母雕像边打一个大的哈欠,路边的小喷泉汩汩流着水,粼粼的波光掩住了池底闪闪发光的硬币,游人踏着砖头路走过,背着旅行背包小声交谈。

金跟着格瑞慢悠悠地往前,手里拿着手指饼干咔吧咔吧地嚼,他正走着,突然觉得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低头一看——是一只雪毛碧眼的波斯猫,脖子上系了一个粉红色的蝴蝶结和一个小老弟,正一脸舒适地蹭他的裤管。

“格瑞,格瑞!”金喊道,“快停下,这里有一只猫!”

“猫?”格瑞回头走过来。

金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他为难地想了一会儿,轻轻动了动脚腕,想让猫自己离开,但它并不买账,退开两步之后又粘回来,它抬起脸软软地叫了一声,好像在控诉金刚刚的行为似的。

“嗯……我们应该怎么办?”金犹豫地低着头。

“看来它喜欢你。”格瑞蹲下来,把手伸过去,波斯猫看他一眼,屈尊一样把爪子在他手上搭了搭,但没有任何走开的意思。格瑞耸耸肩,他站起来:“要不你先抱着它?不然没办法往前走。”

“好吧,猫先生。”金看见了那一抹粉红,立刻改口,“猫小姐,我可以抱你吗?要知道,我可是个绅士。”

猫“喵”了一声,算是同意了,于是金就弯腰把它抱起来,挠了挠它软软的下巴。

“也没看见猫牌,这是走丢了?”金梳着白毛问。

金穿着一件名家设计的棉麻衬衫,上面没有一点花纹,只在胸口的口袋上有一点小刺绣,他的长裤和帆布鞋也都是白色的,就像是油画家在画布上刷上大块颜色的留白,背景是五彩斑斓的小平房和普鲁士蓝的天空,他和猫的眼睛就是这画中最明丽的眼神。

格瑞一时看得出神,没听见金说的话,金又喊了他两声才反应过来,说:“说不定那间店的主人会知道,我们走过去问问吧。”

“你说得对。”金想了想,觉得格瑞说的有道理,于是点头同意了,就和刚才那样重新跟在格瑞后面慢慢挪,只不过怀里多了一只猫,它的手感实在太好,金不时摸一把,软软的触感喜欢的他牙都痒痒。

布拉诺岛上到处都是手工蕾丝的店铺,说是这里家传的产业也不为过,可能哪一家铺子的先祖就曾为皇室做事,为路易十四的加冕礼服编制过蕾丝。常有穿着低调却奢华的富人推门进入店铺,他们乐意花上数万欧元定做蕾丝,装饰他们的房间和衣服,甚至乐意等上那么一年的时间。当然格瑞是没法等那么久的,他过来只不过打算买写现成的。

格瑞和金推门进去的时候,店里没有其他人,男主人正推着窗户晾衣服,女主人躺在摇椅上,读着一本泰戈尔的诗集,见人来了才慢慢起身,摘下金丝边框的老花镜,她讶异地看向金手中的猫:“奥……黛安?”

波斯猫应了一声,它在金的怀里动了动,轻巧地跳了下来,扑向女主人,那黏糊的劲比刚才有过之而无不及。金问:“这是您家里的猫吗?刚才在路上碰见它。”

“是的,黛安总喜欢到处乱跑。”女主人眯起眼睛笑,“谢谢你们带她回来,你们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吗?”

格瑞简单说明了来意,女主人了然地点头,带着格瑞进了里屋,金留在外面,他刷了会儿推特就有些昏昏欲睡了,这也不怪他,刚才拍摄了有三个小时,每一秒都得绷着神经,况且又到了中午,是到他犯困的时候了。

男主人给金倒了一杯奶茶,金觉得那暖融融甜丝丝的味道更催眠了,他实在撑不住眼皮,认命地闭了眼,心里想:“好吧,我就眯那么一会儿,希望格瑞他晚点出来。”

于是等格外从里屋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画面——金靠着椅背闭着眼睛,睫毛偶尔颤动一下,原本就松垮的亚麻衬衫被阳光的细屑一撒,轮廓更加柔和了,雪白的波斯猫趴在他的脚边,细长的尾巴有一下没一下地扫过棉拖鞋。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居家感啊,格瑞在心中轻笑,他走过去,终于没忍住,把手盖在了金的头顶上,用力地揉了揉。柔软的头发从指尖滑过去,美好得让人移不开手。金没有醒,他动了动,就像脚下那只波斯猫一样,把他的脑袋在格瑞手中拱了拱。

好吧,好吧。格瑞无可奈何地想,暧昧期。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