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s♪

高三卸lof,一年后见
Sils,叫阿汐就行
主业:瞎bb打游戏,喜欢小偶像小男孩小美女
副业:写点文
准高三狗随时失踪,更新看心情
爬墙如风,墙头多如草,目前实名吹爆💖九条天💖
主要是:凹凸/es/i7,什么都看,你主动我们就有故事

【瑞金】Universe 11(星际abo)

💝小广告:瑞金本《第十四行情诗》通贩中~
购买链接

前篇戳头,其他作品见归档~

  格瑞脸色极差地从仓库中出来,副官战战兢兢地立在门口,见到格瑞出现后立刻迎了上去,他瞧着格瑞的脸色,小心翼翼地开口:“少将,情况如何?”

“很糟糕。”格瑞手里的录音笔被捏的咯吱咯吱作响,他抿了抿嘴,把东西收进空间纽里,“先封锁消息,让别人以为金也是名单上的一个而不是混进来的。”

“是,还有什么吩咐?”

“然后联系总部。”格瑞说,“我怀疑总部有内鬼。”

*
金在格瑞离开之后又呆了一会,他捏着自己的耳朵,认真地反省了刚才不冷静的自己。“不怪我,”金在心里嘟嘟哝哝,“换做是格瑞被留在总部,他肯定也会偷偷摸摸跟上来的。”

金看了一眼驾驶屏幕,现在已经是六点,战舰出发了有三个小事,鉴于这次任务的重要性,战舰的速度一定不会慢,他和总部的距离也一定十分可观了,看样子不会有被遣送回去的危险。

金起身,他关闭了机甲,从驾驶舱中跳出来,他出现的消息一定会很快传出去,与其躲躲藏藏让人怀疑是否防御有疏漏,以致军心不稳,不如光明正大地出现,反而能堵住居心不良的人的嘴。

虽然战舰上没有准备他的一份物资,但是走后门拿到的物资包里面的东西数量也十分可观,再算上之前在空间钮里面存放的营养剂,至少他不用愁吃饭了。

金走之前没忘记从背包里面拿出抑制剂来喷一喷,他马上就要和alpha们扎堆了,自己的信息素最近不太稳定,得防患于未然。

金的移动速度很快,没一会儿就走到了重力训练室,有个军人刚刚锻炼结束出来,看见他打了个招呼:“嗨,金?是你吗?”

“早上好,罗姆尔。”金朝他点点头,“早训练?”

“是的,真高兴能看见你,我还以为你没来呢。”

“怎么会?关于秋姐的事,我一定会参与的。”金笑了笑,“你下面要去哪?”

“我得去宿舍清洗一下。”

“好吧,我得去模拟练习室了,回见。”

金和罗姆尔道了别,他又迈开步子走了出去,把整个战舰转了一通,一路上遇到不少人和他打招呼,也没见人怀疑他是混上来的。

看起来格瑞那里的工作做的也很到位,金心下了然,他想起刚才吵的架又有些愧疚了,觉得自己还是要抽个时间去道歉。

*

战舰出发后,总部的变化也不大,甚至可以说没什么动静。

凯莉照常五点半起床,早练之后去了食堂,今天早上提供的营养剂是草莓口味的,但凯莉向来不屑于吃那种东西,她去军官特别食堂打了一份有米有面的正常早餐,找了个空位子坐了下来。

凯莉正准备动筷子,手上的智脑突然亮起,悬浮屏上的通讯显示了格瑞的名字。凯莉皱了皱眉,她在四周设下精神屏障后才点了接通。

“早上好,凯莉。”格瑞的脸出现在她眼前,“今天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消息?”

“你是说金不见了的消息?没有,不过快了。”凯莉没有丝毫隐瞒,她对金的保密有信心,但是格瑞也不是个傻子,和金亲近又了解内情的总共就只有几个人,要是格瑞还猜不出来那才让她吃惊呢。

“现在军区的人还没发现金消失的事情,但他好歹也是个少校,消失一天也该有人发现不对劲了。”凯莉说,“你不会只是来兴师问罪的吧?”

“当然不——现在只有你一个人?”

“我设置了精神屏障,暂时不会有人来偷听,怎么了?”凯莉机敏地发现了不对,她严肃下来,坐直了身体。

格瑞脸色也不好看,他说:“听我说,凯莉,我现在合理怀疑,军区有内鬼。”

“你指那边的?帝国?其他星球?还是虫族?”

“虫族。”格瑞回答的很快,好像他非常赶时间一样,“我刚刚和丹尼尔将军通讯过,他也认为有这种可能。”

凯莉屏住呼吸,好一会儿才回答:“那将军打算怎么办?”

“将军职位太高,太多人盯着了,他不方便动作,现在就靠你,”格瑞顿了顿,“还有紫堂幻。”

“我懂了,我会尽量去调查的。”

“速度要快,我们预计还有十五天到达——尽量在那之前。”

“好,保持联系。”凯莉干脆利落地挂断了,她刚刚收起精神力,就有一个人坐到了她对面,凯莉警觉地抬起头——是鬼狐天冲。

对这个名义上的哥哥,凯莉向来没有任何好感,一来是血缘上不算亲近,二来是鬼狐天冲的性格与凯莉极度不合,不说合作,还隐隐有敌对的意味在。

“是你,鬼狐上校。”凯莉敷衍地点头,“有何贵干?”

“聊聊天,不做什么。”鬼狐天冲的声音听起来很温和,凯莉一时猜不透他面具下面是个什么表情。

“我们似乎没什么好聊的——你挡着光了,劳驾挪挪位,上校。”

鬼狐天冲好像什么也没听到一样,自顾自地说:“有没有兴趣听个大新闻?”

“什么?”凯莉皱眉。

“一位年轻的alpha少校,他——”鬼狐故意拉长了声音,他看着凯莉的眉头越锁越深,终于恶趣味地接上了自己的话,“偷偷出征了。”

“——你知道?!”凯莉立刻明白了他在说什么,她一瞬震惊,又很快冷静下来,“和你有关,对吗?”

“我只是帮了一个小小的忙。”鬼狐笑了,他的声音透过面具传出来,莫名十分诡异,“看着我们兄妹一场,我来提醒你一句罢了。”

“提醒我…”凯莉沉默,她的脑子飞快地转动,提炼出对方话语中有效的信息,和最近发生的事情逐条联系分析起来。

“再见,上校。”鬼狐天冲说,之后他就端起盘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好像是赶着上来暴露身份的一样,凯莉思考,凭直觉,她可以毫不犹豫地指出鬼狐天冲一定有问题,但往实际证据上靠,缺毫无头绪。鬼狐做的事情没什么不对,他只是帮着金上了战舰,而金也绝不会给那里捣乱。

他想干什么…凯莉心事重重,她草草结束了早饭,立刻去了信息部,找到了在办公室里敲键盘的紫堂幻。

“紫堂幻,你听我说…”

作者的碎碎念:

回来填坑了…估计伏笔啥的都忘的差不多了,我自己写着写着都要看前面(。)现在看看,这真是很不abo的一篇abo了,我干啥作死呢!???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