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s♪

高三卸lof,一年后见
Sils,叫阿汐就行
主业:瞎bb打游戏,喜欢小偶像小男孩小美女
副业:写点文
准高三狗随时失踪,更新看心情
爬墙如风,墙头多如草,目前实名吹爆💖九条天💖
主要是:凹凸/es/i7,什么都看,你主动我们就有故事

【瑞金】Only Your Stsr 01(偶像梦幻祭paro)

正经的名字是:Only Your Star  
♪偶像梦幻祭paro
♪日常的碎碎念小甜文
♪是一个隐藏了很久的脑洞了,想了想还是决定写出来叭。没玩过的朋友就当偶像paro看就好,特定术语在文末会有标注和解释
♪无主线,不涉及原作情节
♪考虑到偶像科只有男学生,女性将以老师/制作科的身份出现
♪希望大家喜欢!!!

   【入学的时期刚好在春日】

    “快点起床,要迟到了。”
    “唔唔唔……我好困……”
    格瑞看着床上隆起的一个包,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他好脾气地重复了一遍:“要赶不上车了。”
    软乎乎的被子动了动,冒出一个毛茸茸的金色头顶,被子里面传来了闷闷的声音,拉长了尾调不满地嘟哝:“诶——好吧,我现在就起床。”
    格瑞有点想笑,昨天闹闹嚷嚷说激动的是他,今天早上起床拖拉的也是他。平时这个时候他早在路上了,今天却站在墙边上看幼驯染换衣服。
    深蓝色的校服整整齐齐地叠在床角,红色的领带放在一边,外面的餐厅桌子上摆着烤的微黄的面包片,还带着点余热,裹挟着甜香味飘在屋子里,椅凳背上斜斜地挂着书包,开口大敞着露出里面的学生手册和造型独特的荧光棒。
    叫醒金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他只要醒了就会很有分寸——因为他一直都是很守规矩的,从不会让一时的赖床影响他的全勤记录,又或者说,他是上天的宠儿,就是偶尔任性一下也能准确地踏着铃声进教室。
    金醒来之后会非常注意速度,因为他一般是知道自己时间紧迫的,一个打挺坐起来之后就是一连串的刷牙洗脸穿衣服,一切都非常顺利,只是最后梳头的时候遇到了点困难——柔软的金发乱糟糟蓬蓬松松的,金费了好大功夫才梳理整齐,但是一拿开梳子就又会翘起来。
    “用水。”格瑞站在金身后提醒。
    “哦哦哦哦,”金忙不迭应声,把手伸到笼头底下哗哗冲了两下,把水珠子直接往头上甩,有几滴水珠飞行方向不对,直接落入金的领子里,激的他哇哇乱叫了一会。
    搞定了头发之后金的起床步骤就此结束了,他噔噔的跑到餐厅,右手刷的一下拎走了书包,左手拿起吐司片往嘴里一送,他叼着吐司又噔噔跑向玄关弯腰穿鞋,嘴里含含糊糊的说:“好啦好啦出发吧。”
    格瑞已经站在门口等他了,他看着金弯腰系鞋带,背后开着口的书包顶在背上,里面的东西随时有可能滑落。格瑞上前两步,也弯下腰帮金拉好了书包的拉链,余光瞥见金皱皱巴巴的制服领子,他皱了皱眉,拍了拍金的书包:“先别起来。”
    金老老实实的蹲着:“哦,怎么啦格瑞。”
    格瑞没回答他,只是伸手把金的领子翻翻正,又直起身拍了拍他示意可以起来了:“笨蛋,领子都没翻正。”
     金站起来毫无知觉地摸了摸后脑勺,走出去关了门,说:“是吗?我不知道诶,”没等格瑞开口,他就一把揽过格瑞的胳膊抱在怀里,笑嘻嘻的蹭了两下:“但是有格瑞在嘛。”
     格瑞想,金能被录取进梦之咲偶像科是有原因的,除了他刚刚擦线过的笔试成绩,金的外貌也是占很大部分——清晨的阳光细细碎碎地洒在金的头发上,光影柔柔的模糊了边缘,蓝色的眼睛里像是装了一汪清水,星星点点的反射着亮光,他的眼里是藏不住东西的,兴奋和喜悦都像实化了一般一股脑的涌出,徜徉在周遭的空气中了。
    “……你傻吗,我在3A你在1A,又不可能和你在一个班。”
    格瑞看了金好一会,决定还是不甩开他,就这这个姿势往前走,金也意识到这个姿势不太方便走路,挽着格瑞的手臂放下了一只,另一只手改为拉着对方的袖口,粗略看过去就像是格瑞领着金在走路,金跟在后面撒娇一样——事实上确实如此了。
    “格瑞我下课能不能去找你啊,我想和你在一块。”
    “太远了。”
    “诶,那怎么办啊格瑞,你是什么社团的?”
    格瑞想了一下:“是弓道部。”
    “那好啊,我去……”金本来想说的话卡在了喉咙里,他仔细回想了自己是否有这样的经验,然后悲伤的体会了一个事实:自己根本不会玩弓。
    脑子底层被封印的记忆慢慢复苏,金终于想起那天在游乐园被五十支箭全部脱靶支配的恐惧。
    格瑞明显也想起了这件事,所以他没讲话。
     “好吧……”金蔫蔫地低头,他拽着格瑞的袖子开始缓慢的挪起小碎步,被现实狠狠打击了他仍然没有放弃“要和格瑞在一块”这个念头,金嘟着嘴琢磨,绞尽脑汁想方法。
    不能和格瑞在一起多可惜啊,好不容易才考进梦之咲偶像科的,金有些惋惜,背后的书包里空空荡荡的只装了一本小册子,上上下下地颠的一刻不停。金努力回忆了一下小册子里的内容,他试探着又问了一个问题:“那,格瑞,你的组合里还缺不缺人啊?”
    格瑞显然没有料到金会问关于组合的事情,他只犹豫了一下就如实回答了:“之前和我同组合的都毕业了,所以现在就只有我一个人。”
    “啊!”得到意料以外的答案的金异常兴奋,整个人就像撒了金粉一样又闪闪发亮起来,他袖子也不拽了小碎步也不挪了,蹦蹦跳跳地三步并作两步一下子冲到格瑞面前,眸子里闪烁着的全是星星,一把捉住格瑞的手举到眼前,半恳求半撒娇地软磨硬泡起来:“格瑞,组合里面加我一个吧。”
     格瑞没回答,金就继续讲:“格瑞——你最好了,难道你忍心让我一个新生去别的组合受人欺负吗?”
    “别瞎说,”格瑞对金的说辞表现得十分无奈,他甩甩手想让金放开,“现在又不会争得你死我活。”
    “但是同一个组合我就有理由去找你了嘛,还有很多时间能在一起。”金顺着他的动作放下了手,他蹦跳着到了格瑞旁边,和他并排走,但是嘴上还是一刻不停的巴拉巴拉,甚至还掰起了手指头,“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练习一起演出,这不是很好吗格瑞。”
    无论是什么时候格瑞总是无法抗拒金的撒娇的,或许也不是撒娇,只要是没有大问题的要求从金嘴里讲出来最后他都会同意,哪怕一开始他表现得无比不情愿无比冷漠,但这并不妨碍他对金的纵容——格瑞永远会在最后一刻松口,就好比这次:     
    “……随便你了。”
    金发出了一声不小的惊呼,但是他很快就意识到这是在外面,立刻用手把嘴捂的严严实实的,他眉眼弯弯低着头偷乐,肩膀一颤一颤的,嘴里发出意义不明的噗噗声。
    格瑞仍在前方走着,他撇头看金傻乐,有的时候他也不清楚为什么金会这么容易高兴,但是不可否认的,他的心情也随着金的笑容渐渐明快起来。
    格瑞努力压下嘴角的一点弧度,扒拉下了金捂着嘴的走拉好,说:“快点走吧,会迟到的。”
    “哦!”

——tbc——

好激动我搞完了!!!!!以下是科普!

♪私立梦之咲学校:是一所培养偶像的学校,分为偶像科、制作科、演剧科、声乐科、音乐科和普通科。除了部分的普通学生,其他都是已经出道的艺人和隐退或暂停活动的艺人。学校培养学生的偶像技能,帮助他们形成人脉,并介绍工作。偶像科就相当于一个偶像事务所。
♪领带颜色:一年级是红色,二年级是蓝色,三年级是深绿色
♪荧光棒:其实就是应援棒call棒啦,梦之咲特别的call棒,底盘有1-10点数字选项,是在进行对战的时候观众投票用的,不同分数对应不同颜色,10分的时候是七彩的。官方比赛的时候有仪器进行统计,非官方比赛可以通过颜色人工记录票数。
♪组合:由偶像科学生组成的组合,一般是2-5人一组,也有学生会特别批准的单人组合。只有结成组合才能参加学校组织的比赛,向学生会申请经费等。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