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s♪

高三卸lof,一年后见
Sils,叫阿汐就行
主业:瞎bb打游戏,喜欢小偶像小男孩小美女
副业:写点文
准高三狗随时失踪,更新看心情
爬墙如风,墙头多如草,目前实名吹爆💖九条天💖
主要是:凹凸/es/i7,什么都看,你主动我们就有故事

【瑞金】笔尖情书(学院pa)

♪朋友点的学院pa
♪描写练习
♪是甜饼,已交往设定
♪本来很好的梗被我写成这幅样子……殴打我自己

现在是上午的第一节数学课,中年的男老师端着书本捏着粉笔在讲台上唾沫横飞,他一只手背在身后,微微佝偻着背,从未抬头看一眼下面已经趴下一片的学生们。电风扇在头顶慢吞吞吱悠悠的转,带起一阵阵凉风,阳光穿过窗户照进来,试图驱散满教室的瞌睡虫。

金有气无力的趴在看桌上开小差,叨叨絮絮的讲课声成了最好的催眠曲,他第三次强迫自己睁开眼睛,第无数次告诫自己不要睡觉。

但是真的是太无聊了——金已经把课本上每一个封闭的圆都填了色,他提着铅笔在草稿纸上画立体的箭头,没过一会就觉得无趣极了,只好无所事事盯着格瑞发呆。

格瑞是金的前桌,他笔直的坐着,就像世界上所有的好学生那样全神贯注的听讲。格瑞的头微微侧偏,金刚刚好能看见他的眼睛,银色的睫毛下投射出一小块阴影,眼睛直直看向黑板。金不免想到了格瑞亲吻他的时候,眼神也像这般专注,看着他就像是看着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古井无波的眼里会涌现出淡淡的温柔,紫罗兰色的眸子里只倒映出他一人——只注视着他一人。

格瑞眼珠子动了动,好像发现了金在看他。正好数学老师转过身写板书,他也有了可以暂时放松的理由。

格瑞在草稿纸的空白处撕下一张纸片,低头写了几个字。

金只能看到他的肩膀在动。

格瑞把手伸到背后,修长的手指夹着一张纸条,他把手朝着金晃了晃,示意金把纸片拿下来。

金抬头,有些紧张的看了一眼背对着他们的老师,迅速地拿下了纸条,悄悄拢在手心里,又刷的一下收回来,偷偷摸摸的把纸条放在笔袋下巴,严严实实把它压好。心扑通扑通地跳动着,推着血液涌上头顶,红了他的耳尖,说不清是激动多些,还是期待多些。

格瑞的手收了回去,他端端正正坐好,毫不心虚的面对数学老师新一轮的碎碎念。

是传纸条啊,金这么想。

与格瑞上一次传纸条是什么时候呢?金费力的回想,应该是在小学,那时候他与格瑞是同桌,每天的话怎么讲也讲不完,每当他上课和格瑞巴拉巴拉讲不停的时候,格瑞就会递过来一张纸条——就和这次一样,上面写着:认真听课。

金用一根手指戳到笔袋下面把纸够了出来,有些硬的白纸四四方方的叠成一个小正方形,边缘还有些毛糙糙的是撕下来的痕迹。金把它展开,格瑞特有的潇洒字体赫然呈现在纸上:好好听课。

金了然,然后又有些失望的瘪了瘪嘴,答案就像设定好的一样一成不变没有意义,他鼓起一边的腮帮子,决定给格瑞也写一张小纸条。

手边的草稿纸就是最好的原材料,金用美工刀和直尺仔细丈量着画出一个规整的长方形。他看着中间的空白部分思考,犹豫写什么内容才能吸引格瑞给他回纸条。金咬着笔盖思考了一会儿就决定了内容,他提起笔写道:我最喜欢你啦格瑞!!仔细端详之后尤嫌不够,又掏出粉红的荧光笔画了好几个爱心。

一切准备就绪,金有些紧张还有点害羞,他把纸片折的尽量整齐,握在了有些出汗的手心里。

金用笔戳了戳格瑞的后背,对方直接把手放到桌子下面,手掌向上摊开,金把没有直接把纸条给他,而是拳心向下放在了格瑞略有些冰凉的手上。

格瑞明显抖了两下。少年的手带着年轻的活力与朝气总是温热的,就像之前无数次的牵手感受到的一样软乎乎,他好像很紧张,手在微微冒汗。他一点点展开拳头,不知他是否是有意的,指尖缓缓划过格瑞的手心,带起一阵酥麻,就像微小的调皮电流,通过手心到达手臂又直击心脏,格瑞的心登时变得酥软极了,就好像是家猫和你撒娇,让你说不出拒绝的话语。

窗外恰好有一阵风吹过,卷起两人的书角,带起额前的碎发,飘飘然吹散了灰尘,散落在空气里变成一个个的小亮斑。

这个动作持续的时间太久了,它已不属于上课开小差的范畴,而是两个少年直接短暂的一次约会,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和对的人,品尝只属于现在的青涩果实。

金收回了手,把纸片留在格瑞的掌心里。

金就像做了亏心事的孩子一样强装镇定,他努力把自己脸上的紧张收敛起来,他难得坐直了上课,身体绷得笔直,脸上全是严肃,貌似是在听课,但是谁也不知道到底停进去了多少。

格瑞打开了金给他的纸条。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粉色的爱心,其次就是金孩子气的话语。格瑞是明白的,金一直不擅长说情话,他的话语像幼儿园的孩子一样简单直白,喜欢就是喜欢,最喜欢就是最喜欢,是不掺杂任何杂质的最为纯洁的告白。

格瑞没有回头,他不知道金是怎么样的表情,但是他感受的到他的心——那是仅献给他的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爱意。

带着粉红爱心的纸条上多了一行字。

“我也最喜欢你。”

—FIN—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