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s♪

高三卸lof,一年后见
Sils,叫阿汐就行
主业:瞎bb打游戏,喜欢小偶像小男孩小美女
副业:写点文
准高三狗随时失踪,更新看心情
爬墙如风,墙头多如草,目前实名吹爆💖九条天💖
主要是:凹凸/es/i7,什么都看,你主动我们就有故事

【瑞金】Only Your Star 03(偶像梦幻祭paro)


【既然A1要来了那就请好好练习】

♪我终于写到了跳舞
♪bgm我找不到音乐链接但是有舞蹈视频,想看的私敲我
♪前文and提到过的特殊名词请戳头
♪希望大家喜欢w


    自那日中午后,两人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照常上课。接连过了很多天,双方都默契地没有再提起这件事情。

     随着时间的推移,课程也从单纯的理论知识开始添加进一些偶像该学习的东西:舞蹈,唱歌,还有一点基础的作曲。金延续了他开始时的良好表现,虽然作曲完全歇菜,但他在偶像最应该具有的方面——唱歌和舞蹈,可以说是天赋鼎异,在短短的几天内就成为大家口中最有潜力的新生之一。

    顺理成章的,也有组合向他抛出了橄榄枝,但无一例外的全部被拒绝了。

    “谢谢,但是我想和格瑞在一块儿。”金是这么说的。

    自然不会有人想去和全校第二抢人,大多数组合都识趣的放弃了。但并不代表所有人,比如说——鬼天盟。



    “不。说真的,我已经拒绝很多次了吧。”金烦躁地戳着眼前的的蛋包饭。金黄的蛋皮被扒开,露出里面的青豆和米饭。他不耐烦地皱着眉抬起头,不悦的看着对面已经纠缠了他很多天的三年级——鬼狐天冲。

    对方也没有退缩的意思,他只是笑笑说:“鬼天盟到底如何,不加入试试怎么知道?”

    “可是我已经加入Serenade了,我也不想退出。”金撇嘴,他指了指坐在旁边的紫堂幻,“你别光问我,紫堂作曲很厉害的,你怎么不邀请他。”

    紫堂幻听见了自己的名字,她抬起头,犹豫地说:“金……其实……。”

    “你不知道么?”鬼狐天冲做出惊讶的表情,他微微睁大了双眼:“他”已经是鬼天盟的成员了。”

    这次换做是金睁大了眼睛。




    “紫堂你什么时候加入的呀,都没有和我讲。”

    金再次明确的拒绝了鬼狐天冲的邀请,草草结束了自己的午饭。

    在和对方回教室的路上金终于耐不住好奇心,他向紫堂幻追问。

    紫堂看金没有别的什么意思,就如实回答了:“是前天的事。”

    金短促地感叹了一下,送上了迟到的祝福:“那恭喜你呀!”

    顿了一顿,又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湛蓝色的眸子像质地纯正的蓝宝石。

    他语气轻快地说:“不在一个组合的话,A1上就是对手了!”




    新生入学迎来的第一场A1级别的梦幻季已经近了脚步,空气中也有不同往日的气味蔓延开。社团的人渐少了,但练习室总是满的。教师和学生会成员都忙碌起来,在休息时间,校园内的任何角落里都能看见他们的身影。大礼堂,也暂时性地关闭了大门,进行舞台布置。教室中的气氛也带了些紧张,大家都比这平日里认真地多倍。

     金把黑笔盖上盖子,扔进笔袋里,他扭头对紫堂说:“真像普通学校里的测验前啊——”

    “不就是实践测试吗?”

    金晃了晃头:“以前都是走形式的……”,他笑了一下:“但这回可是来真的。”

   

    放学后的两人都需要参加组合训练,但恰好赶上紫堂幻社团活动的日子,于是金先陪他去游游戏研究部请了假,自己再慢悠悠的晃去专属Serenade的练习室。

    他的目的地在走廊的里边,两边全是其他人的练习室,门大多紧闭着。门上面有一个小小的磨砂窗口,浅黄色的灯光从里面挤出来,说明每一间都有人。有一间房间的门开了一个小缝,好几首不同的乐曲混在一块儿从缝隙中传出。

    金扒着门缝往里看。有好多波人,他看着地上摆着的好几个收音机这么想。明显是不同组合或者个人,各自圈了一块地方练习,也不互相干扰。都是些组合经费不够租不起单独练习室的学生,大多是一年级。

    金的练习室就在隔壁间,当他推门进去的时候,只有格瑞一个人在里面。

    他穿着方便活动的练习服坐在地上,练习室中没有打暖气,还是带着些春意的微凉。格瑞手边放了一套衣服,手上拿着纸和笔。他哼两句歌,写下几个音符,额前的银发垂下几根发丝落在纸上,发尾随着他的动作偶尔扫几下。

    金知趣的没有去喊他,他自己先是把书包放在门边,蹲下来扒拉出了练习服换好,自顾自的做起了准备活动。格瑞也没有让他等很久,在金压腿的时候他就站了起来。

    “再往下去一点。”格瑞说,他的手贴上金的后背,轻轻往下压了压。


    格瑞的手热得厉害,尤其是手心,好烫一块儿附在他的背上,离她的皮肤只有薄薄的一层衣服隔着,有些酥酥麻麻的痒。不知是否是因为弯腰头脑充血的缘故,金感觉有点脸热。

    他乖巧地回答:“好哦。”又往下去了一点,伸直的手碰到了凉凉的地板,后腿传来阵阵的酸麻感。

    格瑞看着他压了两下,觉得没有问题了就拉他起来。

     金看了看地上的收音机,他问:“今天还是练习那几首曲子吗?”

    “是的。”格瑞走到录音机边弯下腰,按下播放键:“应付A1的话,练习这些再说吧。”

    金对着镜子吐舌头做鬼脸,虽然他的神情明显非常不正经,但身体已经随着音乐动了。

    格瑞和他并排站,对着镜子跳舞,方便金照着他的样子调整舞步。

  
    “你是傻吗?”格瑞也看见了金的作怪,他不轻不重的责备了一句。

 
    前奏还没有结束,金暂时还是有空回答他的话的。他右腿后退了一步,以此为圆心转了个圈,一缕刘海被甩到了旁边。

    “反正讨人喜欢就行了嘛。”

格瑞看着镜子里的金,他刚才因为转圈重心不稳晃了一下。虽然动作很微小,但未免还是影响了下面动作的流畅程度。格瑞并不打算立刻提醒他,他并不喜欢中断练习,况且他相信金也不用他多说——刚才那一刻,他捕捉到了金眸子中地一抹慌乱,他也意识到了。

前奏结束之后,真正的表演才由此开始,偌大的练习室中没有别的观众,看向的只有镜子中的自己,听到歌声的只有对方。没有灯光,没有服装,没有音响,但这并不意味观赏效果会大打折扣。相反地,呈现在这里的,是没有任何包装,最为纯粹的偶像。

由于不是真正的舞台演唱,没有真实的话筒,两人只能手虚握着假装有一样,金不止一次向格瑞报怨,说这样看起来好傻好傻,但真正练习的时候他也丝毫不会马虎。

叶うことを願うたぬに

夢を見るなら教えてあげよう

選ぶことを恐れるなら

おいで…手を取つてあげるよ

金的声音可以说是清亮,是纯粹带些稚嫩粉活泼又俏皮的少年音,叮叮咚咚如银铃轻响,朝气和活力像能出来一般。

格瑞比金长两岁,如果说金的声音是小提琴,那他的声音就像醇厚的钢琴,带着些低低的颤音,撩人心弦。

跳跃,旋转。檀紫色与湛蓝色短暂相接又迅速分离,金发与银发带出一粒粒汗珠,在练习室大灯的照耀下闪着光,从躯干到指尖的每一寸肌肉都绷着,形成流畅美好的弧度,练习服的背后染上一小块一小块的水般,他们高声唱着:

さぁ、君を連れて行こう

今、見せてあげるのさ

It’s Perfect World

Because we only can make that place!

この世界を照らしてる希望は

たったーつ

たったーつ

たったーつの

Forever Sunshine!


金开始觉得格瑞没有打暖气是正确的选择,他现在热极了,汗珠顺着他的脸庞留下,滑入衣领中消失不见。

尾音还没有结束,他仍直立站着,向前伸着的手保持着张开的状态。金偷偷地用眼角去看格瑞,他也在喘,但看起来比自己轻松多了。

“累了吗?”格瑞把粘在脸上的几缕头发拨到耳朵后面。

金难得觉得自己的刘海碍事,他撩起头发使热乎乎的额头得到解放,他用手向着脑门儿扇风:“也还好,就是有点热。”

格瑞也没比他凉快的哪里去,但好在他已经受了两年多的罪,还算习惯。他在脑子里琢磨金刚才的动作失误,也挑不出大错来。金非常有天赋,也非常适合做偶像。思来想去,吹毛求庇地挑了一点讲了。

“刚才转圈的时候重心不稳吧。”他先去暂停了音乐,再折回来指着的鞋尖比划。

金冲着格瑞吐舌头,他自己当然是明白的:“我好像脚没有站稳。”

眼光毒辣如格瑞,知道这不是好像不好像的问题。他走到今的面前蹲下来,伸手去撩金的裤脚管。金吓地往后退了一步,但是马上又把脚移回来了,他立正站好,手背在后面低头看对方的头顶。

格瑞的手覆上了他的脚踝。

“没有活动开。”

金默不作声。

格瑞仔细看了看,并没有红肿。他的脚踝很好看,白皙的肌肤贴着骨骼,还能看见一点点青色的经络。格瑞用手捏了两下,金觉得痒,在他头顶咯咯笑。

“不疼,没扭伤。”金知道格瑞下面要问什么,自己先主动报备了,帮对方省了几滴口水,“下次我会注意的。”

格瑞又再次确认了一下才站起来,他闭眼叹了口气,拍了拍金的头顶——热气腾腾的,发间都是汗:“下次我也会注意的。”

他又再次打开了音乐:“继续练习吧。”

“好——!”金活动着脚踝说。




A1的到来真的非常快,也没有多练习几天就开赛了。全体梦之咲学生都必须参加,格瑞自然也去了,他坐在靠前的位置,和周围活跃的气氛根本不相容和。他像一尊冰山一样坐在那里,形成了他独特的天然气场。

金一上台就看见他了,还用眼神跟他打了招呼,金看起来一点也不紧张。

比赛是毫无悬念的,金拿了一个非常不错的名次,这早已也是格瑞意料之中的事,没什么好惊讶的。

他看着金对着台下挥手,就像已经上台过千万次一样熟练,他只是穿着学校指定的服装,在台上笑着说一些他听起来有点傻的话,但却和最高舞台上的顶级偶像一样耀眼。

气氛被炒的火热,欢呼声层层叠叠,一声高过一声。五彩斑斓的荧光棒向着同一个方向挥舞,像巫女手中的魔法棒,施展着一个又一个闪闪发光的咒语,把这不算大的礼堂照得明亮。

“谢谢你们!谢谢!”金在热烈的掌声中再次弯腰鞠躬,他手紧紧地握着话筒,咸涩的汗珠流过眼角。

汗水混着灯光染的他眼角滚烫,几乎睁不开眼。应援声像巨浪,铺天盖地的向他涌来,把他从头到脚都没住了,震得他耳廓发麻。金在人群中寻找格瑞,他仍旧坐着。格瑞向来是内敛的,他只是拿着call棒轻轻挥舞,金看见了那光芒——是彩色的。

或许这就是作为偶像的意义吧。他这么想着,全身的血液都在热烈地流动。

唱跳时间久了,金的喉咙有点冒烟,他努力咽下一口唾沫,把手高高举过头顶。

“大家!”

他大声喊:“最后一首安可曲,请大家跟我一起唱!”

“Prefect World!献给你!”他看着格瑞的眼睛这么说。

作者的碎碎念:
本来是上周的文,结果我忘记带手稿回来就挪到这次了(超大声)
这次的选曲来自我的私心,es里面最喜欢这个组合,所以非常想要这两人跳跳看,特别是金,天使吗。
espa的这篇国庆会有两更,还会有一更失之毫厘的,如果另一个脑洞写的完的话,也会发w

评论

热度(20)